簡直恐怖圖鑑 !《我們》致敬超過 20 部影視作品,你發現了多少?

人狼屋

三部電影除了發行年份相近外,它們的故事都有上下空間的對比,也道盡了「下面」的世界對「上面」的渴望。《C.H.U.D》與《七寶奇謀》有躲在地下隧道的突變人類或危險匪徒,而《太空先鋒》則將人類挑戰天空的歷史,描繪成對抗命運的光榮戰役。

這些劇情元素都能在《我們》裡找到相對應的橋段:被遺棄在地下研究所的分身們,原本僅能從模仿本尊來瞭解人類世界的皮毛。但當他們在雅德蕾分身的領導下突破地上世界的限制,新的知識讓他們開始脫胎換骨,並挪用「手牽手護美國」的原始含意,作為他們的革命宣言。

《我們》片中的本尊與分身,同個世界上下對抗的對抗不言而喻。

 

本尊分身一體兩面:《活死人之夜》《複製嬌妻》《變形邪魔》

主角們的本尊與分身,在片中是一體兩面的形象。如果本尊代表人類的理性面,那麼分身可說較近似原始的動物性。雅德蕾的兒子傑森與分身「普魯托」之間的對比最為鮮明。與其他分身相比,普魯托的舉止最接近猿類或其他野獸,而傑森一直戴在臉上的「狼人」面具,也正好象徵了傑森/普魯托的雙重性格。

以分身對抗本尊為主軸的《我們》,小兒子的本性可從面具窺知一二。

另外,分身們似人非人的神情,毫無生氣的行走步伐,以及缺乏感性與人味的行為模式,都令人聯想到《活死人之夜》(Night of the Living Dead)、《複製嬌妻》(The Stepford Wives, 1972) 與《變形邪魔》(Invasion of the Body Snatchers, 1978) 裡的行屍走肉或複製人類;而雅德蕾小時候穿的〈戰慄〉(Thriller) T 恤,也多少影射了類似活死人的形象。來到電影最後,逆轉結局的發展也跟《變形邪魔》或《頂尖對決》(The Prestige) 有異曲同工之妙。

《我們》中出現的「分身」們,行為模式有如致敬《活死人之夜》等電影中的銀幕形象。

 

記憶真的可信嗎:《鬼魅》《鬼店》《鬼敲門》《靈異第六感》《再續前世情》《極限:殘殺煉獄》

記憶與身份錯亂是《我們》重要的劇情關鍵,也是開啟劇末驚人轉折的鑰匙。《極限:殘殺煉獄》(Martyrs)、《靈異第六感》(The Sixth Sense)、《再續前世情》(Dead Again) 及《鬼魅》(A Tale of Two Sisters) 都提醒了觀眾記憶的不可靠,而且除了《靈異第六感》外,其餘三部電影都有兩位難分難捨的女主角,她們可能是轉世、雙胞胎或幻想的產物,卻都像是鏡像的表與裡,有著無法拆散的深刻羈絆。導演挑選這四部電影為創作參考,無非是從中看見雅德蕾的影子;至於《鬼店》(The Shining) 裡的雙胞姊妹鬼魂,自然也是不容錯過的參考形象。

記憶可信嗎?你的身分真的屬於你嗎?《我們》片中可見《極限:殘殺煉獄》《再續前世情》《鬼魅》等片的相近概念。

關於作者

恐怖片的雜食動物,喜歡享用熱騰騰的新作,以及滋味妙不可言的冷門拼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