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喬登皮爾《我們》電影無雷心得:與夢魘的距離,如影隨形

人狼屋

「我必使災禍臨到他們,是他們不能逃脫的,他們必向我哀求,我卻不聽。」
(耶利米書 11:11)

走進喬登皮爾 (Jordan Peele) 的恐怖電影,就像踏進鏡子迷宮,有種無所適從的焦慮。你明知道跟著路線就能找到出口,卻連起點在哪都不曉得。喬登不按牌理出牌的故事節奏,與情節中重要卻零碎的線索,讓觀眾設身處地的感受主角的困境與恐慌,唯有跟著主角將四散各地的蛛絲馬跡,拼湊成完整的答案,才能贏得一線生機。無論你是否認同喬登的答案,最後都能深切地體會逃出虎口的暢快感。

喬登皮爾繼《逃出絕命鎮》之後又一驚悚導演力品《我們》。

 

「我們」是誰?我們究竟是什麼?

喬登的新作《我們》(Us) 有個簡單卻引人遐想的片名。它是代名詞,卻又像少了一點的「U.S」,片中宣稱「我們是美國人」的兇暴分身人,也令人聯想到美國近年來對立激增的政治浪潮。不過政治諷喻只佔了電影很小的一環。表面上,《我們》是個主角被自己的分身追殺的刺激故事,但透過本尊與分身的身份錯亂,以及兩方愛恨交織的複雜關係,我們才發現,喬登這次想探討的,其實是「何為人類」的大哉問。

懸疑驚悚片《我們》,由露琵塔尼詠歐、溫斯頓杜克等影星主演。

推薦閱讀>> 《我們》(Us) 看前重點整理:這部今年不能錯過的恐怖片 為什麼值得一看?

雖然喬登自承《我們》的靈感來自「分身靈」(doppelganger)的古老傳說,但片中留下的各種線索,都暗示著與其他電影的關聯。例如擺在架上的恐怖片《C.H.U.D》 (1984),就描述被化學廢料汙染的下水道遊民復仇的情節,與片中的分身人藉由地道攻擊人類的概念有異曲同工之妙;此外,片中劇情也結合了「住宅入侵恐怖片」(Home Invasion Horror)、末日災難片,以及《天外魔花》(Invasion of the Body Snatchers) 等科幻恐怖片於一體,展現喬登對恐怖文本的旁徵博引。

從喬登皮爾《我們》的蛛絲馬跡,不難發現他對恐怖電影的了解與致敬,圖為 1984 年電影《C.H.U.D.》。

 

本尊 vs 分身:我們著實不一樣!

在《我們》裡,露琵塔尼詠歐 (Lupita Nyong’o) 飾演的雅德蕾,雖有著令人稱羨的美滿生活,卻為童年的惡夢所苦。當年她在遊樂場的鏡屋看見一位酷似自己的女孩後,出現強烈的精神創傷,甚至懷疑對方至今仍陰魂不散的尾隨她,而雅德蕾的擔憂在三十三年後的夏天成了現實。就在她與丈夫享受假期的同時,各地突然發生穿著紅衣的分身人攻擊本尊的恐怖事件。雅德蕾在阻止家人被分身殺害並取代之餘,也被迫返回記憶最黑暗的角落,了解「那一天」的真相。

喬登皮爾驚悚恐怖新作《我們》電影劇照。

關於作者

恐怖片的雜食動物,喜歡享用熱騰騰的新作,以及滋味妙不可言的冷門拼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