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那些年,我們永遠錯過的蝙蝠俠電影 (一):沒有昨天的失敗,不會有明天的勝利

1997 年春天,《蝙蝠俠 4:急凍人》(Batman & Robin) 的製作已經即將接近尾聲,導演喬伊舒馬克 (Joel Schumacher) 很滿意他掌控計畫的狀況:所有工作都按時交付、片場一團和氣(特別是阿諾個人的豪華團隊在片場提供的烤肉趴)、沒有太多無法預期的開支……那麼,這位已經拍了 2 部蝙蝠俠電影的導演,是時候該思考下一步工作了。他自認是個盡責的導演──不討論藝術成就方面──對電影公司來說,舒馬克不亂花錢、工作準時、成品有水準,真是該給他一個甲上星星。所以……好萊塢優等生是不是有資格可以拍自己想拍的東西了?

《蝙蝠俠 4:急凍人》(Batman & Robin) 的導演喬伊舒馬克 (Joel Schumacher)

導演喬伊舒馬克。

 

*前情提要:【專題】《蝙蝠俠 4:急凍人》(六):聽聽他們如何為「史上最爛蝙蝠俠」道歉?

 

提醒你一次,在《蝙蝠俠 3》(Batman Forever) 的成功之後,舒馬克想要拍一部風格黑暗的蝙蝠俠電影,改編自漫畫大師法蘭克米勒 (Frank Miller) 的《黑暗騎士:黎明昇起》(The Dark Knight Returns),但是這個黑暗點子不被歡樂至上的電影公司採用,最後他只能拍出比《蝙蝠俠 3》更歡樂的《蝙蝠俠 4:急凍人》,但現在這部蒙面十字軍的第四部電影已經即將完成,也許他終於可以染黑蝙蝠俠了?

《黑暗騎士歸來》:所有人都想拍,卻永遠拍不出來的漫畫(然後點子被分屍到各部蝙蝠俠電影去)。

 

不想再讓蝙蝠俠繼續「歡樂」下去了

有趣的是,有這種想法的不只他一人,華納影業當時雇用的另一位編劇馬克波托賽維奇 (Mark Protosevich),正在改寫史上被改編最多次的小說之一,這部後來被稱為《我是傳奇》(I am Legend) 的劇本,之後也讓《蝙蝠俠4:急凍人》編劇阿奇瓦高斯曼 (Akiva Goldsman) 參與編寫。波托賽維奇非常年輕,也是個漫畫阿宅,他當然看過也非常喜愛法蘭克米勒的黑暗蝙蝠俠漫畫,他主動接觸了當時的蝙蝠俠大師舒馬克,告訴他也許應該換換口味──在兩次華麗的煙火之後,蝙蝠俠應該回到最陰暗的深淵裡。這種想法正與舒馬克心中長期的期待不謀而合。

《我是傳奇》劇照

《我是傳奇》的幕後也充滿災難。

舒馬克是驚悚大師希區考克 (Alfred Hitchcock) 的忠實信徒,他的許多驚悚電影──《8MM》、《絕命鈴聲》(Phone Booth)、《靈異23》(The Number 23)──也都看得出希區考克的影子,特別是人性驚悚劇的這一部分,這些電影的主角都有被壓力逼迫到精神崩潰的時刻。而有誰比蝙蝠俠/布魯斯韋恩更像神經病呢?舒馬克與波托賽維奇討論之後,決定把這個精神崩潰邊緣的超英雄,丟進高譚市最精神崩潰的深淵去。

阿甘瘋人院 (Arkham Asylum,近日較常見的譯名為「阿卡漢」) 當然是高譚市最惡名昭彰的場所,這裡關滿了被蝙蝠俠送進去的超能反派們,他們雖然各自能力不同,但都一樣瘋狂,而舒馬克與波托賽維奇的計畫瘋狂度其實也不相上下。有人說,得不到的永遠最美,那麼我保證,舒馬克這部永遠無法成真的第五部蝙蝠俠電影《不羈蝙蝠俠》(Batman Unchained),絕對會美死你。

無法成真的《不羈蝙蝠俠》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