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蝙蝠俠3》(完):這次,讓歡樂勝利一次!

是時代變得黑暗了,而並非《蝙蝠俠 3》不該歡樂。

諾蘭的《黑暗騎士》評價極高。

《黑暗騎士》。

 

曾不被允許披黑戴暗的高譚英雄

更諷刺的是,提姆波頓曾經想在《蝙蝠俠大顯神威》之後,拍攝蝙蝠俠的誕生故事;相反的,在喬伊舒馬克被指派要以歡樂為上的任務前,他也想為蝙蝠俠拍一部前傳,而且就是以漫畫家法蘭克米勒 (Frank Miller) 的《蝙蝠俠:元年》(Batman: Year One) 作為改編基礎。可以說,這兩位導演都想要回到蝙蝠俠的始源。但是為什麼他們不著手這樣做呢?為什麼要留給諾蘭發揮呢?答案很簡單,你也很常聽到這個答案……

因為華納影業不允許。

法蘭克米勒所繪製的蝙蝠俠起源漫畫作品:《蝙蝠俠:元年》。

《蝙蝠俠:元年》。

他們認為拍前傳沒有吸引力,而且黑暗的風格一點都不能吸引票房,只有闔家觀賞才是製片無上的唯一標準。

「現在在拍蝙蝠俠的克里斯,他是一個很有才華的年輕人。說來瘋狂……你看看他現在做的,正好就是當年我拍第三集時想要拍的題材。我那時就覺得,人們會對布魯斯如何開啟他的英雄事業感興趣,我們可以來補完這段故事的缺口……這一定會很棒……」

你覺得舒馬克有這個能力嗎?當然有,他在《終極證人》(The Client) 裡就拍過一個男孩對抗黑勢力的故事,他在《粗野少年族》(The Lost Boys) 就拍過年輕人如何在慾望與壓力下決定自己的道路,這些都是《蝙蝠俠:元年》劇情裡的重要元素。

蘇珊莎蘭登扮演律師,幫助小男孩對抗勢力壓迫的電影:《終極證人》。

《終極證人》。

只是,他並不是來發揮創意的,電影公司請他來接下他也景仰的提姆波頓工作,是為了拯救這個英雄電影系列,而電影公司的鐵則就是要屏棄黑暗,這讓他沒有其他選擇。但當《蝙蝠俠 3》獲得了口碑與票房──更棒的,還有玩具──的勝利之後,續集計畫立刻被電影公司一口答應。這時一直想拍黑電影的舒馬克,有了好成績證明他的實力,他終於可以來拍他的法蘭克米勒了──當時他想拍的是米勒版的《黑暗騎士回歸》(The Dark Knight Returns)。

理論上,電影公司應該會答應這位蝙蝠俠救世主的任何要求。但當他們知道了黑暗米勒編劇的《黑暗騎士回歸》是一部如此黑暗的作品後,華納影業一樣封殺了這個提議:喬伊舒馬克被自己的好成績限制住了,華納影業想要再來一部《蝙蝠俠 3》!

喬伊書馬克一度很想將法蘭克米勒的《黑暗騎士回歸》給具現化,只是......

《黑暗騎士回歸》。

已經打電話給尼可拉斯凱吉 (Nicolas Cage),問他要不要演出稻草人的舒馬克,被迫回到他幾個月前的製片方針,再拍一部更歡樂、更多大咖的蝙蝠俠電影。他曾經是個不想拍續集的導演,他也曾經想把蝙蝠俠染黑,如今他已別無選擇,只能繼續推動這盞轉動的七彩霓虹燈,繼續向前。

日後諾蘭版《蝙蝠俠:開戰時刻》也向《蝙蝠俠:元年》借鏡了許多元素。

諾蘭的《蝙蝠俠:開戰時刻》許多地方取材自《蝙蝠俠:元年》。

「當時的華納──我不確定觀眾是怎麼想的──怪罪蝙蝠俠太過黑暗了。我想看看這幾年社會文化如何變遷是很有趣的一件事,社會經濟與政治文化的變遷絕對影響了諾蘭鏡頭下的蝙蝠俠。舉個例子,《黑暗騎士崛起》簡直是為我們的當代情勢在下註筆。

照這種脈絡,你不妨去看看所有的蝙蝠俠電影,我想也許蝙蝠俠一直像圓周率一樣,它在整個世界的正中心。」

電影超脫現實,電影反映著現實,不管是 66 年影集版嬉皮又有點娘的蝙蝠俠、1989 年嚴肅的提姆波頓版蝙蝠俠、1992 年陰鬱又絕望的貓女、企鵝與蝙蝠俠、乃至 1995 年歡樂又有奶頭的蝙蝠俠、還有 2005 年的黑暗騎士,這些蝙蝠俠都曾經是他們時代的縮影。這些蝙蝠俠,不管他們黑暗或輕快,他們都是紀錄我們社會歷史的忠實見證者。(系列完)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