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不可能的任務2》:別太責怪合體失敗的愛情動作片

1996 年,34 歲的湯姆克魯斯 (Tom Cruise) 生下了第一個孩子 :《不可能的任務》(Mission: Impossible),獲得了美國當年年度票房第三名的佳績,對派拉蒙影業出資的 7 千萬美金成本有交代,湯姆自然更有信心。當時已經在好萊塢打滾十年的他,深諳好萊塢大片續集的口訣:成本更高、份量更多、最重要的,你得在瓶子裡多加一點新酒。該如何評斷 20 世紀末的好萊塢電影史?我會說,那是一個電腦動畫全面攻佔好萊塢的年代,在兩集《不可能的任務》之間的 4 年內,贏得全年票房前三名的電影裡,總有兩部是大量使用電腦動畫的電影,這種趨勢影響了往後至今將近 20 年的全球電影。湯姆如果要讓《 不可能的任務2 》(Mission: Impossible 2,簡稱《MI2》) 增加新鮮感,是不是應該也順應時勢呢?

2000 年電影《 不可能的任務2 》依然是由 阿湯哥 領銜主演。

可惜並沒有,湯姆知道親力親為是《不可能的任務》成功的主因,太多的電腦動畫──正如 1999 年的《星際大戰首部曲:威脅潛伏》(Star Wars: Episode I – The Phantom Menace) 一樣──反而會讓《不可能的任務》掉入當時正火紅的麥可貝 (Michael Bay) 與詹姆斯卡麥隆 (James Cameron) 的虛擬戰場之間,同時等於自廢武功。而湯姆想到的新風味,來自遙遠神秘的東方。

 

來自東方的力量

不往當時火紅的電腦特效靠攏,《 不可能的任務2 》東土取經 : 我們所熟悉的 吳宇森 導演。

左:吳宇森

也許是 1999 年的《駭客任務》(Matrix),或也許是因為 1996 與 97 年的兩部由香港導演拍攝的動作片砸中了湯姆心中的甜蜜點,剛進入好萊塢的東方神秘力量──吳宇森──成為了湯姆克魯斯建立《不可能的任務》系列的秘密武器。如今這想來一切都很合理,如果《不可能的任務》系列仍然要維持實打實的硬派風格,那麼 90 年代的一流導演似乎全使不上力,而誰又能比吳宇森的警匪動作電影更硬派?

《 變臉 》的 吳宇森 (中)、 屈伏塔 (右)、與我們有過最好的 凱吉 (左)。

《變臉》的吳宇森 (中)、屈伏塔 (右)、與我們有過最好的凱吉 (左)。

1996 年的《斷箭》(Broken Arrow),充滿花俏快速的鏡頭語言,而吳宇森 1997 年的《變臉》(Face/Off),對湯姆克魯斯來說更是一記有力的宣傳:警匪之間的貓鼠追逐、兩人變臉互換的身不由己、充滿風格化的長段動作橋段。也許湯姆的眼中,已經滿滿都是吳宇森大喊「選我選我」的揮手影像,他毫無疑問地選擇了這位香江槍戰大師,作為《MI2》的導演。

《 不可能的任務2 》編劇 : 羅伯特唐尼 。

你也許很難相信,日後遭到海量批評的吳氏風格《MI2》,事實上與吳宇森過去的電影很不一樣,《MI2》並不是只有白鴿與慢動作而已。《MI2》的編劇請回了《MI》的王牌編劇羅伯特唐尼 (Robert Towne),而他讓《MI2》的劇本風格比你想像的還要有深度一點──但我不確定觀眾感受到了沒。

《唐人街》海報 。

《唐人街》。

羅伯特唐尼在 70 年代,靠著《唐人街》(Chinatown) 劇本榮獲了奧斯卡,這部純粹的黑色電影充滿了上流社會草菅人命、亂倫與冷面偵探孤軍奮戰的暗黑元素,這是為什麼在《MI》的混亂製作過程中,最終難討好的導演布萊恩狄帕瑪 (Brian De Palma) 會願意跟唐尼合作到最後,因為他們在黑色電影的道路上意氣相投,更明白地說:他們都是希區考克 (Alfred Hitchcock) 的信徒。

 

希區考克 「麥高芬」&《 美人計 》

永遠改變了 驚悚電影 類型的大師── 希區考克 。

永遠改變了驚悚電影類型的大師──希區考克。

這是許多影評忽視《不可能的任務》系列的一項成就,在步入 21 世紀的前夕,唯有改編冷戰年代影集的《不可能的任務》系列,仍然忠實地遵循驚悚大師希區考克的心法 :《MI》某種程度與《北西北》很雷同:一個陌生人掉入了一個巨大黑暗的陷阱,他在毫無頭緒的狀況下只能且戰且走;甚至在我們未來會談到的《MI3》裡,希區考克的慣用手法被使用到最高點:我們從頭到尾都不知道「兔腳」這個被用來當作「麥高芬」(MacGuffin) 的關鍵道具,其本體到底是什麼玩意──甚至連功用都沒交代過。

《 不可能的任務2 》有太多向 希區考克 《 美人計 》致敬的味道。

《美人計》。

而《MI2》劇本可以說是《不可能的任務》對希區考克的最高致敬:除了吳宇森堅持的動作橋段不可修改之外──你已經知道唐尼非常習慣這種合作方式──唐尼把劇本其他的部分,全部用來向希區考克 1946 年的《美人計》(Notorious) 叩首跪拜。

因為父親被發現與納粹掛勾而被定罪叛國,卻在父親被判刑定罪當天開派對慶祝,女主角被身為情報人員的男主角判定仍有利用價值:女主角內心的愛國心勝過了親情。但情報人員與美女相處日久,之間卻產生了礙事的愛情情愫──因為男主角的命令就是要拉攏女主角成為臥底線人,而任務需要女主角去誘惑父親過去的同黨,藉以獲取敵人的機密,在愛情與國家安全的雙重壓迫下,女主角被迫下嫁父執輩好友,但最終東窗事發,女主角被壞人下毒而日漸體力衰弱,就在命危之際,風度翩翩的男主角入室救人,搶走了為國 (還有為愛情) 差點犧牲的女主角。

 

咦?似曾相識?

由 英格麗褒曼 (右) 與卡萊葛倫 (左) 主演的《 美人計 》,是否和《 不可能的任務2 》發展似曾相識?

英格麗褒曼 (右) 與卡萊葛倫 (左)。

不,你誤會了,我不是在說《MI2》的劇情,這是英格麗褒曼 (Ingrid Bergman) 與卡萊葛倫 (Cary Grant) 主演的《美人計》劇情,但你會發現,《MI2》劇情的幾個重大故事轉折,與《美人計》幾乎是一模一樣:伊森軟硬兼施地要求女主角奈雅 (譚蒂紐頓 飾),回到反派身邊虛與委蛇;伊森與奈雅沒有釐清任務與感情的界線,成了被迫分離的苦命鴛鴦;奈雅偷卡片與《美人計》偷鑰匙的情節;奈雅終局被注射病毒,命懸一線;伊森最後抵不過內心的掙扎,選擇了救出奈雅作為對她的回報。

《 美人計 》 劇照 。

《美人計》:「發現了卡美拉病毒!」(並不是)

《 不可能的任務2 》 劇照 。

《MI2》:渣男友硬逼閨秀下海。 (並不是)

說真的,《MI2》可能是史上最成功的《美人計》翻拍版本,而這對吳宇森來說並不陌生,他非常習慣從模仿西方經典中找出自己的風格:他對冷硬派大師梅爾維爾的仿效、他對暴力大師山姆畢京博的致敬,組合出了 90 年代為弟兄義無反顧、與慢動作翻飛開槍的吳氏風格。學習希區考克的套路?那對他完全不是問題。

 

吳:「最想拍愛情片,一直沒有人信。」

但就像沒人真的把含有諜報驚悚元素的《美人計》,認真看作是一部諜報驚悚電影一樣。《美人計》壓根就是一部愛情電影,一部相忍為國而被迫犧牲的織女牛郎別離故事,而這對不太擅長拍攝愛情電影的吳宇森來說,可說是一項挑戰。2010 年吳宇森在北京受訪時說到,因為沒人想找他拍愛情片,所以他才鬱悶地離開好萊塢:「最想拍愛情片,一直沒有人信。」,此話真偽客官自有分寸,但話說回來,他早在《MI2》裡做過這樣的嘗試了:與其說《MI2》是一部諜報動作片,它更像是一部愛情動作片。

愛情戲在《MI2》中遠遠大多於電影其他的元素,組隊攜手抗敵?這集除了強化與上集連結而出現的文雷姆斯 (Ving Rhames) 之外,觀眾壓根想不起來還有哪些隊員;到底是卡美拉病毒先做出來或是抗體先做出來?壞人做出抗體後為什麼還要浪費這麼多交易時間?這些問題可能觀眾在走出戲院的第一時間,就已經遺忘殆盡。《MI2》並無意在這些劇情關鍵上花時間,正如同《美人計》也從來沒深究過,把原子彈的材料放進葡萄酒瓶裡儲藏是不是合理。《MI2》在開頭就花了 20 分鐘,鋪陳伊森與奈雅從眉目傳情到耳鬢廝磨、再加上伊森說服奈雅臥底執行美人計的過程,這可完全不像是一部好萊塢暑假商業大片的節奏。

愛情動作片 《 騎士出任務 》,誰說愛情與動作元素不能在賣座商業片中兼具?

愛情與動作兼具的《騎士出任務》。

愛情動作片絕對不是只能拍成 A 片才會成功,日後湯姆主演的《騎士出任務》(Knight and Day),就明顯地把動作與愛情元素揉合成歡樂的商業電影。但是吳宇森在言情題材上的經驗不足,讓他把《MI2》的愛情橋段拍成了 90 年代的香港金曲 MV:大量的深情凝視、無口白的優美配樂、還有慢動作的生死別離,讓人想起德華與倩蓮的經典《天若有情》。但是這裡沒有香港低下階級的殘酷,《MI2》本質上還是好萊塢的動作童話,這讓《MI2》裡伊森與奈雅之間的愛情戲,少了那份華弟身上注定悲劇的宿命感,自然看起來浮面許多。

《 天若有情 》 劇照 。

華弟好帥!華弟!

 

玩命上陣

可是回到磨刀霍霍的湯姆,他正計畫著與吳宇森之間的心有靈犀:好萊塢最大膽的特技演員與香江最硬派的動作導演會有什麼火花?事實證明,不怕死的演員忠實地學習來自香港秘傳的動作秘笈。攀岩?沒問題,而且湯姆還可以做得更好,最終這場戲變成了兩個玩命的笨蛋互相比大膽的恐怖遊戲:劇組決定在猶他州的摩押 (Moab) 拍攝攀岩戲,在吳宇森的分鏡表上,要求湯姆在攀岩過程中滑下山壁,單手勾住岩縫,轉身用雙手勾住兩側山壁,然後面向廣闊的猶他州摩押 (Moab) 紅銅色的大地。吳宇森不太懂攀岩,但他懂怎麼樣讓攀岩變成把觀眾嚇尿的把戲。

吳宇森與湯姆談攀岩那場戲:

這種兩手勾岩縫的動作稱為「鐵十字」(Iron Cross),是非常消耗體力的動作,而他還要湯姆面向眼前一望無垠的大地──距離地面可超過了 600 公尺以上,你在累到半死之下還要讓自己嚇到半死……等等,虐待狂宇森的分鏡表還沒畫完,下一張分鏡裡,男主角必須露出釋然的微笑。

《 不可能的任務2 》 湯姆克魯斯 吳宇森 挑戰動作極限 。

如果你對《MI2》還有印象,你會發現電影裡演得就跟分鏡表一模一樣,因為湯姆克魯斯沒有要求修改任何一張分鏡表,他看了看,就自己上陣去攀岩、翻身、鐵十字然後──使出他獨步好萊塢的純真微笑。旁邊的特技指導布萊恩史莫茲 (Brian Smrz),不太能理解老闆的想法。而老闆是這樣說的:

我平常還蠻喜歡攀岩的,這個機會正好可以讓我去攀岩,很不錯吧?

《 不可能的任務2 》一切都是玩真的!

你得相信湯姆克魯斯應該投保了相當高的保險,因為最終他的瘋狂勝過了吳宇森的虐待狂:在超過 600 公尺高的岩壁上,特技組無法在其下搭設任何防護網。而湯姆這時候需要做一個跨越 4 公尺的空中跳躍,這時應該是偉大的電腦動畫師進場的時刻了……並沒有、吳宇森站在攝影機旁、替身與特技指導站在岩壁頂端,大家只能看一意孤行的湯姆表演不可能的任務,而這時吳宇森承認他可能失敗了,他全身冒汗,閉上眼祈禱上帝不要讓不幸發生,思索這一切安排是否值得,如果有個萬一……

 

沒有「 不可能的任務 」

沒有如果,湯姆雙手一撐,他跳了過去,輕飄飄地落在對面的一個小立足點上,鏡頭下的伊森韓特甚至看起來有點不真實……因為看起來太輕而易舉了,但是所有圍觀的劇組成員,陽壽全少了好幾年:湯姆克魯斯在 600 公尺的高空,在沒有安全網的保護下,凌空跳過了 4.5 公尺,而且平安落地站穩腳步,而他又完成了一次不可能的任務。

不可能的任務2 : 別太責怪合體失敗的愛情動作片

湯姆對這一跳表示:

我對團隊很有信心,而且我自己也很有信心能夠做到。

《 不可能的任務2 》玩命攀岩,《 不可能的任務:全面瓦解 》又來一次!

後來在綜合系列所有元素的《不可能的任務:全面瓦解》(Mission: Impossible – Fallout) 裡,他又爬了……

學著點朋友,當你舉重若輕地完成了一項壯舉,想說點最酷的台詞時,你最好就像湯姆這樣說。

不可能的任務2 : 別太責怪合體失敗的愛情動作片

所以騎乘重型機車狂飆、急煞翹後輪、高速過彎、對湯姆克魯斯來說就是相對簡單──如同安東尼霍普金斯在劇中說的:

困難對你來說,只不過是公園散步。

──湯姆依舊挑戰了其他極限,並且沒有一個特技與前集重複。這讓《MI2》依舊飽含了幾個動作電影史上最好的特技橋段──像是我最愛的汽車機車交際舞。

但是問題卻因此而生,《MI2》中大量的不靠譜愛情橋段,與紮實的動作橋段,就像分開料理的食材,放在一起只有強烈的斷裂感。舉個例子,如果你把所有文戲都移除掉,你會驚異地發現《MI2》仍然是部充滿動感的電影。但對坐在戲院裡看完整部電影的觀眾來說,他們的心情就像在坐雲霄飛車,有時刺激、有時卻無聊地昏昏欲睡。

《 不可能的任務2 》 劇照 。

 

《 不可能的任務2 》賺了銀子賠了口碑

吳宇森的名聲、加上《不可能的任務》的續集預期人氣,讓《MI2》的首周票房輕易地打破了上集的紀錄,全球票房也多出第一集一億美金的票房,最終《MI2》是這個系列中,美國國內票房最高的一部作品:2 億 1 千萬美金。但是在派拉蒙樂得收錢的同時,更多的進場觀眾也代表著更多的口碑相傳,《MI2》的口碑直直下落,而買票進場卻感覺受騙的觀眾──沒人期待這會是一部愛情動作片──讓口碑下落的速度更加快速。

在至今為止的5部《不可能的任務》裡,《MI2》在各大評分網站的觀眾喜愛度都是最低的。《MI2》賺到面子,卻賠了裡子,不但讓吳宇森的星路黯淡:此後他的拍片預算一路下滑,也讓《不可能的任務》系列幾乎注定就此絕後。在《MI2》沉寂 6 年之後,《不可能的任務3》(Mission: Impossible III) 才再度以全新的陣容重出江湖。

《 不可能的任務2 》票房雖亮眼,但口碑並不是。

平心而論,《MI2》翻炒《美人計》的用意是值得誇獎的:情場與戰場一樣詭譎多變。而譚蒂紐頓飾演這種身不由己的角色也非常出色,同時展現了嬌柔與決絕的兩面性,但是成也吳氏、敗也吳氏,愛情與動作合體的失敗造成了《MI2》的災難。吳宇森在《MI2》的動作設計,在湯姆賣命演出,還有漢斯季默最後一次大演喧鬧電子樂與人聲合唱的熱鬧配樂之下,仍然有很高的娛樂性。當時市面上只有《駭客任務》與《臥虎藏龍》(Crouching Tiger, Hidden Dragon) 可以與其相較,但它們都不是傳統的時裝動作片,《霹靂嬌娃》(Charlie’s Angels) 與《驚天動地 60 秒》(Gone in Sixty Seconds) 甚至比《MI2》更加戲謔浮誇,但只有《MI2》受到了最多的惡評。當然,樹大招風,耗資 1 億 2 千萬成本的《MI2》必須承擔更多的市場迴響,它的差勁評價也不全是空穴來風,但人們卻往往忽略了《MI2》中真正成功的那些段落。

 

對《 不可能的任務3 》的影響

成功與失敗對《MI2》是一體兩面,票房的成功卻導致了系列作的難產,它帶來的影響甚至比我們想像的更巨大:《不可能的任務3》是最明顯的受害者,這部試圖中興系列的作品,卻因此承受了不必要的成見,但那是另一個我們下次再聊的故事了。

▶《不可能的任務》系列專題報導◀
【影評】《不可能的任務:全面瓦解 》 今年最棒的動作電影
【專題】《不可能的任務》第一集:從頭說起老湯姆校長兼撞鐘的故事
【專題】《不可能的任務2》:別太責怪合體失敗的愛情動作片
【專題】《不可能的任務3》:一趟很有事的漫長雲霄飛車之旅(上)
【專題】《不可能的任務3》:一趟很有事的漫長雲霄飛車之旅(下)
【專題】《不可能的任務:鬼影行動》(上):當湯姆成為前浪的那一天
【專題】《不可能的任務:鬼影行動》(下):打造「不可能」的黃金公式
《不可能的任務》伊森韓特會死嗎?聽聽他本人怎麼說

 

延伸閱讀: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