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蝙蝠俠 4:急凍人》(一):必須比歡樂更歡樂、造就比悲傷更悲傷的拔管

當你辦過了一場歡樂熱鬧又成功的派對之後,下一步呢?當然是再辦一場!這是華納兄弟影業對導演喬伊舒馬克 (Joel Schumacher) 的期許,舒馬克拯救被提姆波頓 (Tim Burton) 拖下黑暗深淵的蝙蝠俠,讓蝙蝠俠再次成為派對的主人翁──而且這場派對賺了很多很多錢。

在《蝙蝠俠大顯神威》(Batman Returns) 裡沒賺到的那些玩具錢,在《蝙蝠俠 3》(Batman Forever) 裡通通回來了,所以舒馬克當然必須繼續下去,華納影業需要再一部歡樂蝙蝠俠、玩具商需要再一部彩色繽紛的蝙蝠俠、也且全球觀眾都想要再一部蝙蝠俠。

1997 年的超級英雄電影《蝙蝠俠 4:急凍人》(Batman & Robin)。

大家高喊著我們要更多蝙蝠俠,而你怎能忽視《蝙蝠俠 3》這部重新燃起超英雄電影 2.5 次文藝復興的電影?但這也是令人心碎之處,因為執導《蝙蝠俠 3》的喬伊舒馬克,這位在超級英雄電影史上的地位,堪比李察唐納 (Richard Donner) 與提姆波頓兩位大師的導演,最終卻拍出了一部終結這次文藝復興的電影。

──而這就是《蝙蝠俠4:急凍人》(Batman & Robin) 的心碎故事,如今蝙蝠俠的粉絲們幾乎已經完全忘卻舒馬克曾有的貢獻。

 

打破原則!舒馬克竟拍了續集

暫時忘記《蝙蝠俠4:急凍人》帶給你的臉紅回憶,它的確有點不堪,但它的誕生是必然的,連帶地它的失敗甚至也是可預期的。對舒馬克而言,他從未想像自己會再拍一次蝙蝠俠,但是他第一次拍蝙蝠俠便風生水起。

「會拍續集只有一個原因,」

多年後舒馬克談起這部他人生中唯一一部續集電影:

「因為《蝙蝠俠 3》帶來了出乎預料的成功,還成為當年度票房第二高的電影,讓大家賺得缽滿盆滿,所以接下來大家當然想要更多。」

「於是我打破了自己從不拍續集的原則,過去很多人要我拍《七個畢業生》(St. Elmo’s Fire) 續集、《別闖陰陽界》(Flatliners) 續集、《粗野少年族》(Lost Boys) 續集,但是我深知見好就收的道理,所以從來不拍續集。

但是後來我與華納影業一起拍了《關鍵時刻》(A Time To Kill),電影公司給我非常高規格的環境與待遇,加上玩具商與華納自己的周邊商店等,大家都期待我拍蝙蝠俠續集。」

別忘了,在電影上映前,沒人相信《蝙蝠俠 3》會有出息,但上映之後,所有人都認為不拍蝙蝠俠才是沒出息。

深諳見好就收的重要性,喬伊舒馬克未曾幫自己的作品《粗野少年族》拍攝續集──但片商還是自己做了。

《粗野少年族》多年後還是沒靠舒馬克拍了兩部直發 DVD 續集。

「所以我終究要對《蝙蝠俠 4:急凍人》的一切負責,因為我說了『拍吧!』,而後我真的拍了。」

舒馬克終究還是跳進自己挖的續集地獄裡了。

 

走向無盡「歡樂」之路的蝙蝠俠

時間倒退到 1997 年,那個超級英雄電影遍地荒蕪的時代,距離超級英雄電影的黎明《刀鋒戰士》(Blade) 還有一年。人說黎明之前最黑暗,怎麼想到,這最黑暗的一刻就發生在理應再創高峰的《蝙蝠俠 4:急凍人》身上?但是 1996 年《蝙蝠俠 4:急凍人》開始製作時,沒人預期到這條《蝙蝠俠 3》開創的歡樂之路會有什麼問題,而樂觀地認為《蝙蝠俠 4:急凍人》應該更歡樂、更繽紛、更….語無倫次。

史上最桃紅的蝙蝠俠電影。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