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蘭新片《Tenet》葫蘆裡賣什麼膏藥?它可能很像 《全面啟動》版007?

曾經有人問過導演克里斯多福諾蘭 (Christopher Nolan) ,為什麼他總是喜歡讓自己的電影保持高度神秘?他有個很好的比喻:

「我們都想現在立刻拆開聖誕節禮物,但我們也知道,如果我們真的提前拆開了,那感覺一定不會很好。」

問題是,現在離「聖誕節」只剩 14 個月了:他已經宣布他的新電影《教條(暫譯)》(Tenet),將在 2020 年 7 月 17 日上映。但他才剛找好演員,而我們幾乎一無所知,這不禁讓我們好奇,這個聖誕節禮物會不會一如他過去送給我們的禮物一般令人驚喜?

 

諾蘭電影保密到家 羅伯派汀森表示新作「非比尋常」

克里斯多福諾蘭

克里斯多福諾蘭

《教條》這部電影在說什麼故事?根據諾蘭的描述,這是一部「隨著國際諜報世界進化的動作經典電影」。沒了,什麼都沒了,就這樣,剩下只能靠我們自己可悲地腦補。但是我們仍抓得出關鍵字:「諜報」(espionage) ,這對於熟悉諾蘭作品的觀眾來說可不陌生。

導演諾蘭與粉絲合照。

很不幸地,諾蘭是一位英國導演、而且他也像成千上萬的大英子民一般,從出生那刻起就是詹姆士龐德的終身粉絲。我們曾經提過,他已經被詢問過無數次是否願意接掌龐德電影的導演工作。

諾蘭很無奈地回答:

「我不會是那個 (BOND 25) 導演。從影片類型的考量上 (categorically) ,就不會選擇我來拍。我想每次只要討論 007 的新導演,就會傳言我可能會執導。」

喬納森諾蘭與克里斯多福諾蘭。

諾蘭兄弟。

「我與製片芭芭拉布羅科利 (Barbara Broccoli) 等人已經談了好幾年,我深深地愛著龐德這個角色,我對他們如何處理龐德永遠抱持著興奮的心情,也許有一天我真的能夠執導龐德,如果你知道我的意思,如果龐德這個角色需要全面翻新,而且這件事非我不可,那麼我真的有可能會雀屏中選。但現在,他們做得仍然還不錯。」

 

誰來拍新的 007 詹姆士龐德?大家第一個都想到諾蘭

但是作者論風格強烈的諾蘭,很明顯地與系列電影格格不入。他無法接手他人的手澤而將系列傳承下去──諾蘭甚至無法忠實改編任何作品,他改編自克里斯多福普利斯特 (Christopher Priest) 小說的電影《頂尖對決》(The Prestige) ,跟原著幾乎大相逕庭;而原本他弟弟喬納森諾蘭 (Jonathan Nolan) 已經為史蒂芬史匹柏 (Steven Spielberg) 寫好了一份劇本,但當他接手之後,他卻把《星際效應》(Interstellar) 關鍵的第二三幕幾乎完全改寫;好了,《敦克爾克大行動》(Dunkirk) 是真實史實,諾蘭總不能為所欲為了吧──如同叛逆的昆汀 (Quentin Tarantino) 讓希特勒去看了一場該死的電影──但是別忘了,《敦克爾克大行動》的劇本是他自己一個人完成的,他硬是將這個歷史經典戰爭故事,拆成三個無名角色從三個不同面向講述的複雜故事。

《頂尖對決》(The Prestige) 幕後花絮照。

而對於已經有 50 多年歷史的詹姆士龐德來說,諾蘭加入而勢必帶來的風格創新,可能會是一場大災難:粉絲心中根深蒂固的龐德印象一旦被諾蘭打破,很可能會造成巨大的不滿反應,看看丹尼爾克雷格的悲劇就知道了。但總歸來說,即便他也自覺自己不適合接棒撫養龐德,他仍然可以自己催生一個間諜,一個更加神秘、黑暗且獨特的間諜──這種方向幾乎已經注定與高調的龐德分道揚鑣,而我們知道,諾蘭的龐德電影裡,很有可能讓龐德抱著炸彈飛向遙遠外海自爆。

克里斯多福諾蘭 (Christopher Nolan) 未來有可能成為龐德導演嗎?

 

風格太強烈!創造屬於自己的「諜報」電影

於是這是《教條》如此令人興奮的原因──我們得先排除你個人對諾蘭的瘋狂癡迷因素──這會是諾蘭多年來的一次夢想成真。如同當年他對《蝙蝠俠》並無太大興趣,卻藉著這個黑暗騎士講述心中的英雄論;但無疑地,諾蘭是諜報電影迷。他甚至在《全面啟動》(Inception) 裡小小地滿足了他的諜報電影癮:我們可以看到《全面啟動》開場的李奧納多迪卡皮歐,穿著標準的三件式西服,鬼鬼祟祟地戴著黑手套,準備潛入大亨的豪宅裡。但現在諾蘭無須再意有所指了,《教條》就是一部諜報動作片,這部電影裡可以名正言順地塞進一堆間諜讓他玩弄,這會是一個巨大的國際諜報網生態。

《全面啟動》(Inception) 劇照。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