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斯卡最佳剪輯】106分鐘的不可能任務:李史密斯與《敦克爾克大行動》

「你說什麼?!」 李史密斯 (Lee Smith) 向著眼前的導演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說:「這不可能!」

但是克里斯多福諾蘭是認真的,剪輯師史密斯從2005年的《蝙蝠俠:開戰時刻》起,就與諾蘭這位眾所周知,非常喜愛多線敘事的導演合作。多線敘事不是多特別的講故事方式,但諾蘭是出了名地難搞,他並不只是快速切換場景與角色而已,他特別喜愛把時間做為考驗角色與觀眾的關鍵要素。也就是說,諾蘭的多線敘事,其中每條線的時間順序不但可能不同,甚至連時間進行的速度都有可能不同。

李史密斯:在敦克爾克大行動 與 克里斯多福諾蘭 的合作如果只是一位演員,也許不用考慮這些問題,只要按照劇本上的安排演出就好。但對於剪輯師而言,他必須得付出大量的時間,與全神關注的集中力,才能以一種宏觀的角度,在不同時間軸中剪接出劇情氣氛所需要的畫面。他必須是作者論導演肚子裡的蛔蟲,必須了解導演想要得到的視覺效果;卻也需要同時站在與導演不同的客觀角度,以自己的剪接經驗,從半成品中判斷決策中的可能缺失。

跟諾蘭工作已經夠累了,現在導演還提出了一項不可思議的要求,「這部新電影全長,希望不要超過120分鐘。」聽到這句話,史密斯不禁懷疑自己的耳朵。

史密斯清楚與諾蘭合作過的幾部電影:《蝙蝠俠:開戰時刻》140分鐘、《頂尖對決》130分鐘、《黑暗騎士》152分鐘、《全面啟動》148分鐘、《黑暗騎士:黎明昇起》164分鐘、《星際效應》169分鐘。每一部都是超過2小時的巨大怪獸,但是《敦克爾克大行動》這部還沒開拍的新電影,竟然要縮短到120分鐘以內。史密斯手上才拿著熱燙燙的新劇本,他要把這份76頁的劇本所拍出的數百小時片段,想辦法剪得精簡,還得要維持諾蘭耳提面命的影片中心思想─「我想把觀眾嚇得魂不附體」這著實對李史密斯30多年來的剪輯生涯來說,是項挑戰。

史密斯在最終完成之前,無法理解這部被分成陸、海、空三條支線的劇本,為什麼要被塞在全長僅有106分鐘的電影裡;當然在他完成工作之後才理解,這部電影不能再長了,諾蘭把他擅長的時間調度,化為抵在觀眾喉上的利刃,每分每秒都折磨這些可憐的人們,「我無法想像你會想坐在戲院裡,承受這種高度壓力兩小時以上。」史密斯說著。

《敦克爾克大行動》的確是一部很不諾蘭的諾蘭電影,它沒有複雜的謎團,甚至沒有前後調換時間段落以故布迷陣。就像電影海報上寫的,「存活就是勝利」(Survival is victory),所有角色的目標都相同,都想逃出這個死亡迷宮。「我們不想拍出一部比所有觀眾都聰明的電影」,史密斯故作輕鬆地說,因為真正的困難都在製片團隊身上,這次觀眾不需要動腦、不需要解謎、他們所要做的,就是享受這106分鐘裡,畫面與音效所帶來如雲霄飛車般的驚悚體驗。

李史密斯 暢談,什麼是剪輯工作:

所以史密斯不但得想辦法將這三個不同時間長度,分別是:一週、一天與一小時的故事線剪在一起。他還得面對一個最巨大的難題:該讓民間救難船在什麼時間點出現,才能營造最大的戲劇效果?

《敦克爾克大行動》不想讓觀眾從開演一路被折磨至片尾,諾蘭不但準備了一頓驚悚大餐,他也需要在片尾準備一份同等份量的情緒高潮饗宴,對《敦克爾克大行動》來說,那就是最終救出總數34萬大軍的民間船隻到來的那一刻。這一刻該在何時到來,才能讓人感覺緊繃的情緒被全面釋放,又必須避免那種灑狗血的「軍愛民民敬軍」氣氛。這的確讓史密斯傷透腦筋,光是民間船隻到來的這個段落,他甚至準備了10到15份的不同版本,才能從中找出最適合這部電影的最終成果。

「我希望當觀眾看到船隻終於出現的那一刻,他們會忘情地興奮尖叫」史密斯成功了!光是在我兩次進戲院觀賞《敦克爾克大行動》的過程裡,都有觀眾在那一秒自然地情緒潰堤,流淚、驚呼、與鼓掌叫好。

李史密斯-從馬修麥康納手上接過奧斯卡最佳剪輯獎座

從馬修麥康納手上接過奧斯卡最佳剪輯獎座,意義重大,李史密斯正是麥康納主演的《星際效應》剪輯師。

《敦克爾克大行動》並不是一部實質意義上的傳統戰爭片,它的動作橋段並不比史密斯以往經手的動作電影多(像是《007: 惡魔四伏》)但這並不代表史密斯可以輕鬆地製作《敦克爾克大行動》,這是一部純然驚悚的刺激電影 ,而刺激,非常需要剪輯師的「分秒計較」才能成事。史密斯入圍了三次奧斯卡,終於能在這次搏得小金人。「這不可能!」的確,《敦克爾克大行動》對史密斯來說,真的是一次不可能的任務。

 

延伸閱讀:

【第90屆奧斯卡】龍貓大王的第90屆奧斯卡得獎預測!
【第38屆金酸莓獎 】這部電影堪稱2018年金酸莓獎之王!
恐龍是很乖的!一定是人類把牠們帶壞了!《侏羅紀世界:殞落國度》公開最新劇情!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