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會不會很藍?它會不會太白?《阿拉丁》在上映前就快被輿論殺死

阿拉丁》(Aladdin) 是迪士尼試圖跟上潮流的另一次重製創新,這部真人版電影將 1992 年動畫版電影《阿拉丁》整修翻新,但它也許是目前這波迪士尼重製動畫電影真人版計畫之中,映前最受到攻擊的一部電影。這當然讓我們這些老鼠之家粉絲們擔心,這會不會是一次砸鍋的嘗試?那個藍精靈會不會看起來很詭異?這部中東傳說改編的電影會不會刺痛你對女權至上與好萊塢洗白風潮 (whitewashing) 等議題的敏感神經?我們試圖解答這些問題。

 

《阿拉丁》(Aladdin) 劇照。

改編動畫電影成為真人版電影,一直都是電影製作上最困難的題目之一,而《阿拉丁》很明顯深陷困難之中。迪士尼願意來個全家大翻新,將他們 90 年來的經典全部改編為真人電影,其目的當然是為了讓 90 年後的新生代觀眾們,能有未來 90 年繼續回味的新經典。這些新版真人電影基本上力求原汁原味,唯一的修改都在於使其看起來更現代化、更符合現代社會意識。但這反倒讓某些當年看起來沒啥大問題的動畫電影,在如今民風一新的現代社會裡,變得格格不入。

92 年動畫版《阿拉丁》。

 

《阿拉丁》真人版演員&導演身分惹爭議

《阿拉丁》正處在這種尷尬的位置上:一位等同被軟禁的中東公主,她的人與心一起被有著魔法道具的小偷偷走了。他們與神燈裡的藍精靈一起,一邊唱歌一邊對抗試圖篡奪王位的壞蛋,最終可喜可賀地以一首洗腦觀眾的美妙旋律送大家出戲院。這些我們 20 年前沉醉其中的劇情,在成為真人電影版之後卻引來不少輿論撻伐:公主是犯了什麼罪才被軟禁?她的父親是溺愛還是將女兒視為禁臠?公主竟然與綁架犯發生感情?她會不會是看上精靈與魔毯才願意跟阿拉丁交好?真糟糕,我搞不清是電影有問題,還是我變糟糕了。

92年動畫版《阿拉丁》。

蘇丹王可能是一個細思極恐的角色。

但回歸正題,現在好萊塢要拍一部以中東人為主角的電影,無疑是自尋死路。你可以發現娛樂媒體從《阿拉丁》開始選角就緊迫盯人,深怕他們找到一個非中東裔的白人來飾演阿拉丁:飾演阿拉丁的梅納馬蘇德 (Mena Massoud) 是埃及人、飾演茉莉公主的娜歐蜜史考特 (Naomi Scott) 在倫敦出生──糟糕了!她父親還是英國人!還好她母親是來自烏干達的印度人;飾演茉莉父親蘇丹王的納維德奈嘉班 (Navid Negahban) 是伊朗人;只有追求茉莉的安德斯王子比較麻煩,飾演他的是比利馬格努森 (Billy Magnussen),他的父執輩是立陶宛移民──希望安德斯王子是一位東歐王子。

《阿拉丁》(Aladdin) 劇照。

阿拉丁(右)與茉莉公主(左)。

但有趣的是,如果演員真的都有中東血統,舉著政治正確大旗的社會正義戰士們 (Social Justice Warriors, SJW) 竟然還有話說,他們開始批評,執導《阿拉丁》的導演竟然不是中東裔導演,而是英國白人導演蓋瑞奇 (Guy Ritchie) 。雖然瑞奇強調,導演的工作是說出好故事,而不希望大家關注在他的膚色上。但話說回來,即便不管膚色或文化因素,從來沒有拍過改編題材、而且導演題材喜愛黑幫或寫實類型的蓋瑞奇──《福爾摩斯》(Sherlock Holmes) 可不是我們熟悉的福爾摩斯、而《亞瑟:王者之劍》(King Arthur: Legend of the Sword) 根本就是倡導「工人們戰起來」的革命暴動片──會被迪士尼選上成為《阿拉丁》的導演,的確有點怪怪的。

《福爾摩斯》(Sherlock Holmes) 劇照。

《福爾摩斯》根本是 19 世紀史塔克&戰爭機器外傳。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