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我們一起搶著當美國隊長(七)(完):超越終局,直到無限

猶豫、恐懼、憂鬱,克里斯伊凡 (Chris Evans) 被「成為美國隊長」這個念頭搞瘋了──但別人煩惱的是「為什麼不是我!」──憂鬱久了,伊凡反過來思考,也許讓他最恐懼的事情,反而是他應該要克服的心理課題。如果不實際去走過一遍這趟險途,他也許永遠不會知道自己的極限在哪裡。這個角度正好與他過去遊走大片與獨立電影的思維類似,合約裡的 30 萬美金低薪對他來說不是問題,能不能遇到值得挑戰的目標才是真正能在工作中得到的報酬。

《復仇者聯盟:終局之戰》劇照

《復仇者聯盟:終局之戰》

 

前情提要 >> 那一年,我們一起搶著當美國隊長(六):我不想當美國隊長

 

心念一轉,人就開朗,克里斯伊凡終於回應了跪在地上不起來的漫威影業與導演喬強斯頓 (Jon Johnston),而他們沒想到竟然真的成功了:克里斯伊凡同意成為美國隊長。伊凡的經紀人從那天之後,就把這句話當作口頭禪:

「我早就跟你說了!」

《復仇者聯盟:終局之戰》片場照——美國隊長以及蟻人

 

 

也許他們就是天造地設的組合

我們都知道,「不是漫迷就別演漫改電影」這句話,是句純粹的狗屁。這是我們不會找隨便一位牛津物理教授,來演《愛的萬物論》(The Theory of Everything) 的原因──艾迪瑞德曼 (Eddie Redmayne) 不懂量子引力也可以扮演霍金教授。表演的重點在於演出這個人物的靈魂,而不是他的資歷──你到維基百科上查得還更清楚。而克里斯伊凡當然是很棒的美國隊長,因為他的靈魂、處事態度以及人生觀,某種程度與我們熟悉的漫畫裡的美國隊長是相通的。

飾演美國隊長的克里斯伊凡當然是很棒的美國隊長,因為他的靈魂、處事態度以及人生觀,某種程度與我們熟悉的漫畫裡的美國隊長是相通的。

美國隊長是天生的領導者,他有時甚至顯得霸道,但克里斯伊凡不是,他的隊長連怒吼的鏡頭都很少,反倒是咬緊牙關的次數更多;伊凡的美國隊長是一位堅毅卓絕的士兵,而不是雄才大略的軍事家。某種程度上這似乎根據了伊凡的個性而做的改變,卻導致漫威電影裡的美國隊長更有以德服人的感覺,而不是嚴守軍令的老古板。

伊凡只想平淡地度過他的演員生涯,這種專一的態度正與美國隊長一心為國雷同;伊凡不想讓名聲影響到他的親朋好友,這種為人著想的慈悲情懷正與美國隊長不願造成無謂傷亡相似;我們已經不知道是伊凡影響了電影裡的美國隊長,還是他們真的就是天造地設,原本不會走在一起的演員與角色,融合成一個全新的形象。

《美國隊長 2:酷寒戰士》劇照

《美國隊長 2:酷寒戰士》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