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恐怖電影教我們的事:黑人角色總是最早領便當?(上):為何他們與死的距離特別近?

恐怖電影是全世界電影中最富教育意義的電影類型,它苦口婆心地教忠教孝,並且用血的教訓警告我們亂搞的下場。它們告訴我們買房要小心暑假要小心、還有提防白髮金眼小朋友。但是,盡信書不如無書,今天我們要來檢驗一個如今世人對恐怖電影的印象:恐怖電影裡的黑人角色真的很容易 GG 嗎?這是偏見還是事實?讓我們用數字告訴你答案。

有色人種真是夠悲哀的對吧?現實生活中已經夠辛苦了──有疑問的話請洽MDFK──在恐怖電影裡還要被殺,而且還是第一個死的。這種印象似乎在打臉「政治歸政治、電影歸電影」的鬼理論:種族歧視可是不分銀幕上下。奧塔薇亞史班森 (Octavia Spencer) 是我們最新的例子,《恐怖大媽》(Ma) 是她第一次演出恐怖電影女主角。而她一開始對演出這個角色充滿疑問:很明顯地,她想起了「恐怖電影黑人最先死」的理論。

《恐怖大媽》(Ma) 劇照。

但是《恐怖大媽》的劇本裡,這個迷昏青少年而後大開殺戒的大媽,是個白人大嬸。與史班森合作兩部電影的導演泰德泰勒 (Tate Taylor) ,當他獲得了執導《恐怖大媽》的機會,他馬上想起了史班森對他的抱怨:

「我總是演出一些很類似的角色,而且從來沒演過主角。」

在他執導的 2011 年電影《姊妹》(The Help) 裡,史班森飾演一位心直口快的幫傭大嬸,刀子口豆腐心;在泰勒執導的 2014 年自傳音樂劇《激樂人心》(Get on Up) 裡,史班森演出詹姆士布朗 (James Brown) 的阿姨,而她……當然又是一位大嬸配角……

《姊妹》(The Help) 劇照。

奧塔薇亞史班森演出《姊妹》

為此泰勒願意修改劇本,但當他詢問史班森是否願意主演他的恐怖電影時,這位大嬸可不相信這種好運氣:

「我是不是會在電影裡死的第一個黑人?」

而導演告訴她,她才是這部電影裡負責殺人的角色。史班森立即心花怒放:

「太棒了!他媽的太棒了!我不用看劇本了!我相信你!」

恐怖電影黑人最先死,這已經不只是你心中的疑問,連電影自己都已經開始嘲諷這種偏差待遇了。 2001 年電影《進化特區》(Evolution) 裡,奧蘭多瓊斯 (Orlando Jones) 就說過:「這不成,我看過電影,這種狀況下黑人都會先被犧牲。」1999 年《水深火熱》(Deep Blue Sea) 裡 LL Cool J 也說過:「我受夠了!咱們黑兄弟在這種局面下永遠都是先 GG 的!」2003 年的 B 級電影《血腥謀殺 2》(Bloody Murder 2: Closing Camp) 裡說得更明白:「每個人都知道恐怖電影裡最先死的一定是黑人,這根本就是恐怖電影 common sense。」

《水深火熱》(Deep Blue Sea) 劇照。

《水深火熱》:在鯊魚片中泡在水裡,而你又是個黑人,感覺很不妙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