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地球》怎麼了?Netflix 慘遭滑鐵盧的中國科幻電影鉅作,問題出在哪

地下電影

2019 年初,中國影壇可說是迎來盛大的科幻年,科幻題材在春節大放異彩。打著「中國影史第一部科幻片」響亮口號的《流浪地球》(The Wandering Earth),找來吳京、吳孟達特別演出,並集結了屈楚蕭、趙今麥、張亦馳等新生代演員,在老、中、青演員的奮力演出中,首映就傳出好口碑。

集結中國老中青三代演員奮力演出的中國科幻大片《流浪地球》。

而原先預期會有好表現的片子觀眾意外不買單,例如周星馳的《新喜劇之王》、成龍主演的奇幻喜劇《神探蒲松齡》等片,致使《流浪地球》的排片率不斷攀升;此外,中國春節期間並無好萊塢大片競爭,天時、地利與人和的加持下,兩週就在中國創下 41 億人民幣的票房,最終收在 46.55 億人民幣,在中國僅次《戰狼 2》(Wolf Warriors Ⅱ) 的 56.85 億人民幣,成為影史第二。

 

踏出同溫層,《流浪地球》上線 Netflix 熱度不如預期

而現階段的 2019 年全球票房成績,僅次於《復仇者聯盟 4:終局之戰》(Avengers: Endgame) 和《驚奇隊長》(Captain Marvel) 的本片,對比三片在全球戲院的排片量,《流浪地球》可說僅靠中國市場就衝上這個排名,相當驚人。如此亮眼的票房表現,也被 Netflix 相中。今年 2 月 21 日該平台宣布購入其版權,將影片翻譯成 28 種語言,在 190 個國家亮相,5 月 6 日上線,台灣當然在播映的地區中(串流可以讓中國電影跳過抽籤制度),然而《流浪地球》在 Netflix 上線後並不如預期的大熱。

雖說宣傳力道不夠是原因之一,但或許故事本身的缺陷才是主因:《流浪地球》是改編自中國科幻小說作家劉慈欣的同名小說,背景設定於未來,描述太陽即將爆炸,於是啟動「流浪地球」計劃,在地表上建造一萬台等離子發動機,推動地球脫離公轉軌道並飛出太陽系,最終遠航至 4.2 億光年外的星系。

改編自同名小說的中國科幻電影《流浪地球》(The Wandering Earth) 劇照,該片中國票房表現亮眼,但登上 Netflix 平台後的迴響卻不如預期。

先說結論,《流浪地球》並不差,特別是感受到中國 CGI 電影特效動畫技術的進步與成功,在開場有著如同《第五元素》(The Fifth Element) 異世界般「地下城」的勾勒,其生動有趣,之後隨著主角劉啟(屈楚蕭 飾)和韓朵朵(趙今麥 飾)逃離地下城後,在地表上的末世氛圍更是立體鮮明,在這些視效的展現上,都可窺見此作斥資 3 億人民幣製作的野心;但除了技術之外,《流浪地球》的故事就僅是及格邊緣,或許更可以說是相當幼稚與偷懶。

 

當公式化電影少了大銀幕與 3D 視效加持

在Netflix 串流平台上吃重的當然是故事本身,沒有了大銀幕與 3D 視效加持的《流浪地球》,其缺失顯而易見。坦白說,《流浪地球》僅是套上好萊塢災難片公式的電影,自私的政府官員、永遠不死的英雄主角、犧牲小我的偉大情操、違逆不可抗的命運等等,熟悉好萊塢災難片的觀眾或許能立刻察覺《流浪地球》換湯不換藥的偷懶敘事,最大差異不過是把白種人換成了黃種人罷了。

當故事本身了無新意時,《流浪地球》也就赤裸裸的曝光在觀眾眼前,Netflix 如同照妖鏡般,鏡射了無聊、乏味的故事本身。首位獲得雨果獎的中國作家劉慈欣親手扼殺了自己的改編劇本。

中國 2019 年話題科幻電影《流浪地球》(The Wandering Earth) 藉串流平台 Netflix 轉戰小螢幕,但故事本體卻成反應不佳的硬傷。

 

把故事說好,遠比把特效道具做滿更重要 

Netflix 買下中國的另兩部票房大熱的作品:《我不是藥神》和《後來的我們》當然就是《流浪地球》很好的反例。

關於作者

相信電影是每秒24格的謊言,但還是甘願栽進謊言中。希望以文字讓更多人在謊言與真實間找到一點人生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