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匹柏與網飛,大導演 vs 大平台的奧斯卡之戰 (下):巨人的戰場上,小夥伴們往往先被犧牲

說來奇怪,2017 年時,史蒂芬史匹柏 (Steven Spielberg) 與網飛 Netflix 的感情還不錯,他們一起製作了以二戰時期好萊塢導演報效國家的紀錄片影集《五人歸來:好萊塢與第二次世界大戰》(Five Came Back)。史匹柏不但在影集裡現身說法,他還是這部精采影集的執行製作人。

按照做生意的道理,理應合作無間的製作方與發行方,沒道理吵得不可開交。只是沒想到,這位好萊塢影壇巨人,卻在不到一年內,重砲轟擊線上串流影音平台巨人。

電影的傳統與奧斯卡的盛名之下,曾合作愉快的大導演史蒂芬史匹柏與串流影音大平台網飛 Netflix 為何越走越遠?

複習上一集 >> 史匹柏與網飛,大導演 vs 大平台的奧斯卡之戰 (上):同一天上映電影與發行 DVD 不行嗎?

 

史匹柏與網飛,昔日夥伴今已陌路

當 2017 年,網飛決定限量上映 (Limited release) 並同日於全球網飛平台上架電影《泥沼》(Mudbound) 時,代表《泥沼》不但能滿足全球超過一億以上的網飛用戶,同時也拿到了奧斯卡的入場券。但是史匹柏可沒這麼想,他的措詞強硬:

「如果你的電影是以電視規格製作,那麼這部電影就是一部電視電影。如果這部電影品質不錯,那也不應該拿到奧斯卡,而應該拿到一座艾美獎。」

有趣的是,他與網飛合作的影集《五人歸來:好萊塢與第二次世界大戰》正獲得了一座艾美獎。

史蒂芬史匹柏 2017 年與網飛 Netflix 曾合作推出的《五人歸來:好萊塢與第二次世界大戰》。

《五人歸來:好萊塢與第二次世界大戰》。

當然,《五人歸來:好萊塢與第二次世界大戰》原本就是影集,史匹柏指的是那些網飛自製電影。

「我不覺得那些靠著只在幾家戲院裡上映不到一周、獲得奧斯卡基本入圍資格的電影,有資格獲得奧斯卡金像獎的入圍。」

呼應史匹柏態度的影壇聲音還不少,包括了大導演克里斯多福諾蘭 (Christopher Nolan),他批評網飛這種發行策略是「怪異且盲目的」──雖然他之後對網飛道歉;而 2017 年的坎城這種批評之音就更多了,當網飛野心勃勃的新作電影《玉子》(Okja) 在坎城首映時,觀眾才剛看到電影片頭大大的紅色網飛 N 字出現,巨大的噓聲便充滿了整座放映廳。這讓坎城影展快速地公布了新規則,往後參加影展的電影,都必須要承諾日後必會進行院線放映才行,這又是對網飛的一招重擊。

2017 年坎城影展競賽片《玉子》便是由 Netflix 推出,以「限定上映」模式爭取參賽奧斯卡資格的電影。

《玉子》演職員參加坎城盛會。

 

串流影音改寫電影生態,大導演揚言封殺大平台

但是世界確實在改變中,儘管沒有人認為電影已經到了可以徹底放棄電影院的時代,但另一方面,選擇透過電腦或手機等非傳統收視管道觀賞影音內容的觀眾卻越來越多、美國電視的剪線率仍然每年穩健升高中,而更別提美國戲院的收益也在持續下降中。這一切如同在打臉昆汀塔倫提諾 (Quentin Tarantino) 的名言:

「我無法接受有人在手機上看電影。」

曾經在 50 年代,新誕生的電視把好萊塢電影打得鼻青臉腫,但在 21 世紀,電視台與電影公司卻成了難兄難弟,他們不但得煩惱他們的客戶們寧可在家遊玩《要塞英雄》(Fortnite) 與登入網飛,而且還得擔心加入網飛陣營的巨人們越來越多。

根據諮詢公司 Cg42 近期發佈的報告,不再收看電視節目的美國用戶越來越多。

2018 年預計將有 5 百萬美國電視用戶「剪線」。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