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飛象》真人版電影:2019 華麗變身的迪士尼經典,與原版動畫的差異及致敬解析

孫艾莉

作為華特迪士尼 (Walt Disney) 動畫工作室的第四部動畫長片,《小飛象》(Dumbo) 是該公司歷史最悠久但卻一直未被真人化的電影──直到 2019 年推出真人版《小飛象》為止。與 1941 年的經典動畫版本相較,真人版勢必做了很多改變。當年的動畫電影片長僅 64 分鐘,如今由提姆波頓 (Tim Burton) 執導的真人版本勢必需要調整,並新增很多「提姆波頓 Style」細節。

改編自迪士尼奇幻經典動畫電影的 2019 年電影《小飛象》真人版劇照。

《小飛象》。

 有著一對大耳朵的小象「呆寶」,在馬戲團裡接受一系列嚴苛考驗後,發現牠可以在天空中飛行,並變成了馬戲團的招牌。《小飛象》從很多方面來說,都像是為提姆波頓量身打造的:他也是社會邊緣人,有著異於常人的特殊才能,而這個才能最終讓他成為英雄。

值得讚揚的是,提姆波頓的新版本保留了這個核心,即使 2019 年版的《小飛象》添加了許多 1941 年版本所沒有的情節。正如同 1988 年《鬼玩人》(Evil Dead II) 和1981年《屍變》(Evil Dead) 的概念一樣:有著同樣的主題概念,並將其發揮得更淋漓盡致。

僅次於 2016 年《尋龍傳說》(Pete’s Dragon),《小飛象》是迪士尼史上第二部改編程度最大的電影,接下來我們將探索真人版《小飛象》與動畫電影版本的差異,還要去深入解析為何要做出大幅改編的潛在動機。

 

*警告,以下內容將涉及電影劇情,擔心爆雷的探員請謹慎下滑。

 

迪士尼拿手的歌舞情節與說話動物們怎麼了

2019 年真人版《小飛象》刪去「唱歌情節」和「會說話的動物」要素,讓劇情主線更明顯。

2019 版《小飛象》的第一幕看起來像是直接翻拍原作動畫──一輛卡通化的火車,行駛橫跨美國南部的路線──並為新角色添加了戲份,描繪出小飛象「呆寶」戲劇化的一生,

而本片做出的最大改變──特別是在迪士尼系列──就是把所有的「唱歌情節」和「會說話的小動物們」給拿掉,改以標準的戲劇方式呈現主線劇情;主線則著重在由柯林法洛 (Colin Farrell) 及丹尼德維托 (Danny DeVito) 分別所飾演,自一次世界大戰歸來的退伍軍人「霍特法瑞爾」(Holt Farrier)、與捉襟見肘的馬戲團老闆「麥斯麥迪奇」(Max Medici) 身上。其中,馬戲團老闆是唯一一位明確回歸的角色,很明顯可以看出,他的角色就是改編自動畫裡的馴獸師 (ringmaster)。整體故事背景也從架空時代,轉移至具體的 1919 年,可能是為了替電影增加一些更為現實、抑鬱的氛圍。

回到本片的主角呆寶身上:在 2019 年改編真人版當中,增加了一位想要買下馬戲團,以愛迪生 (Edison) 為藍本改編的新角色「V. A. 范德維爾」(V. A. Vandevere,米高基頓/Michael Keaton 飾演),他想把呆寶當成他的「夢想國」(Dreamland) 遊樂園裡的主打星,而將其它馬戲團成員開除。這個舉動導致後續激烈的逃脫行動,並讓呆寶最終在東亞找到了牠的歸宿。

 

2019 年真人版《小飛象》大幅改編的主因

動畫電影《小飛象》和真人版相差 78 年的時光,改編真人版劇情也需因時制宜,做出更動。

前面我們提到一些變化之處,大多是因為動畫版《小飛象》和真人版相差了 78 年時光的關係。

1941 年,為了因應二次世界大戰對美國造成的巨大影響,需要降低動畫製作成本,因此該年的動畫版《小飛象》片長只有一般 B 級電影的長度,內容也非常簡單,僅著重「在最不可能的地方發現自己的才能」這一點,但到了 2019 真人版電影,世界已經變得完全不一樣了。(*1990 年代末期,迪士尼曾推出一系列錄影帶 (VHS) 版本的動畫續集電影,但其中並沒有《小飛象》第二集。)

現代社會裡,「人類」與「被圈養的動物」間的關係更為複雜──呆寶雖然是馬戲團裡的明星,但這無法掩蓋牠必須被鎖鍊綑綁一生的事實──這些動物們位人類所帶來的廣義成功、名聲、和財富,其實伴隨著許多警告。如果在 2019 年真人版《小飛象》沒有深入探討到動物虐待的議題的話,就有點太不負責任了一些。

關於作者

最喜歡貓和我家小哥哥的邊緣系阿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