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永遠看不到的偉大恐怖片(二):彼得傑克森版的《半夜鬼上床》(下)

人狼屋

1990 年,彼得傑克森 (Peter Jackson) 與「瘋狂肥寶綜藝秀」的編劇搭檔大衛穆賀蘭 (Danny Mulheron) 準備為《半夜鬼上床》(A Nightmare on Elm Street) 系列電影劃下休止符。遇到進度吃緊的時候,傑克森甚至就睡在新線公司代表歐德斯基 (Mark Ordesky) 的沙發上。在兩人的趕工下。這場終極之戰逐漸成形。但令人意外的是,它並非新線創辦人勞伯謝爾 (Robert Shaye) 期待的生死對決,而是一代恐怖傳奇日漸凋零的夕陽之歌:在劇本「半夜鬼上床 6:戀夢者」裡,曾經不可一世的佛萊迪,現在卻變成弱不禁風的老人,孤獨的住在夢境的角落。對失去魔力的他而言,這裡不再是他的遊樂場,而是牢籠。

1984 年開始他驚悚鬼王傳奇的《半夜鬼上床》佛瑞迪,90 年代竟面臨不得不結束一切的夕陽末日。

先複習上一集>> 你永遠看不到的偉大恐怖片(一):彼得傑克森版的《半夜鬼上床》(上)

 

少了恐慌,便無所可懼

鏡頭拉到外面的真實世界。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鎮上的年輕人不再懼怕佛萊迪,甚至把他當作笑柄及找樂子的對象。他們每晚服用藥物入睡後,就帶著武器走入夢鄉尋找佛萊迪,並輪番凌虐這位曾讓小鎮陷入恐懼的惡魔。

如果佛萊迪的鬼爪鋒利不再──這是一份我們看不到的《半夜鬼上床》的故事。

沒有恐懼作為食物來源,佛萊迪毫無招架之力。他的不死之身,以及人類在夢中的無盡想像力,成為他最大的罩門。久而久之,佛萊迪從年輕人心照不宣的秘密,變成宣洩用的沙包,無論在白天遇到何種挫折,每個人在夜晚都能成為痛毆佛萊迪的英雄。

但佛萊迪沒有放棄抵抗,他咬緊牙根,靜待敵人露出破綻。直到一名年輕人意外昏迷,並在夢中被殺害後,佛萊迪才終於逮到引發恐懼的良機。他借用被害者的身體與人類接觸,並設下狡猾的致命陷阱引君入甕。隨著死亡人數攀升,真實世界的恐慌也令他再次壯大。當男主角的警察父親被佛萊迪關進夢中世界時,他必須硬著頭皮進入夢中救出父親,並與父親聯手根除邪惡。

劇本「半夜鬼上床 6:戀夢者」中,佛萊迪雖一度因恐懼不再而衰弱,但他仍靜待反擊時機。

 

「半夜鬼上床 6:戀夢者」是一份真實到痛心的劇本

穆賀蘭曾在訪問中表示,這個劇本是對佛萊迪的一種「解構」,他們試圖藉由佛萊迪失去力量,及東山再起的過程,重新探究善與惡的界線。此外,主角在夢境世界的歷險,不但呼應首集女主角南西的遭遇,也讓傑克森一展長才,架構出詭奇多變的惡夢異空間。

而另一方面,老邁無力的佛萊迪明顯影射了《半夜鬼上床》系列聲勢下滑的血淋淋現實。劇本雖以邪不勝正的傳統路線收尾,卻流露出對這位恐怖巨星的同情及懷念,宛如傑克森以資深恐怖迷的身份,所致上的最高敬意。

「半夜鬼上床 6:戀夢者」劇本中日漸衰老的佛萊迪,也是編劇對這位一代鬼王的致敬。

關於作者

恐怖片的雜食動物,喜歡享用熱騰騰的新作,以及滋味妙不可言的冷門拼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