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日本恐怖小說改編電影《來了》: 只要有「壞孩子」,滅了一個迫飢魔,還有千千萬萬個迫飢魔!

電影虎蘭花

在各種《厲陰宅》系列、番外,泰國好笑或恐怖的鬼片佔領下,日本曾經帶來心理陰影的經典鬼片領域,現在看來已經是不復光采的都市傳說,就算貞子十分好學向上,懂得與時俱進從井裡、電視,進化到網際網路,還是無法拯救她已經從鬼片的坐鎮大王換跑道成喜戲演員的中年危機。

前浪如果死在沙攤上了,那就交給後浪試試

來了》(来る)改編自澤村伊智原著小說《邪臨》(ぼぎわんが、来る),由《告白》中島哲也執導。故事起源的主人公田原秀樹,個性風趣、外向,自小以現充之姿長大,眾人愛戴飛黃騰達,既有美麗的妻子香奈還有可愛的女兒知紗,成為人人羨慕的完美勝利組。

就在香奈以為得到幸福的家庭生活,秀樹也沉浸在記錄孩子成長的奶爸身分中,隨著「知紗」一天天長大,深埋在秀樹記憶的詛咒「迫飢魔」(中文書譯:魄魕魔)竟被重新喚起,離奇事件接連不斷。秀樹在層層介紹下透過自由作家野崎昆向代代具有靈媒血脈的比嘉真琴求助,事情卻不如眾人想的簡單,直到號稱日本最強靈媒師——真琴的姊姊比嘉琴子感受到強大的靈力不請自來,一場無法避免的世紀驅魔即將展開……。

雖然說這陣子已經有無數篇文章提到「來了!」這個關鍵字,實際在 Google 想單搜這個字就找到關於電影的海量資訊,其實沒有想像中的合理(時刻表和電影網站後就是一堆旅館),因為這個詞太普通了。
普遍和日常的外表掩蓋住背後的的不尋常,《來了》給我感覺就是如此——推翻所有的理所當然。

推翻理所當然,從推翻日本鬼片的基本公式開始!

如果單看上段的電影簡介,既是鬼片套路又像中二病發,我絕對會把看恐怖片的膽量全存下來獻給光預告片就要窒息的《我們》(US)。直到預告片釋出,我對《來了》依然抱持會被雷得體無完膚的心情等著上映日到來,不過有比妖魔更難搞的中島哲也在,這劇情果然曲折迂迴,什麼妖魔鬼怪再凶惡都只是他拿來利用的元素。
所以《來了》是鬼片?不,它只是一部深剖人性善惡的懸疑驚悚片,恰好有超自然現象而已。

以下劇透警示,請念咒語防身再繼續往下!

是什麼,來了?

看起來是什麼樣的人,實際上是什麼樣的人,又是帶給外界什麼影響的人,我們可以在電影中看見每位角色的三種面向。新好男人與偽君子的一線之隔、或是叛逆外表下的自卑良善,每位角色的人設都襯托出強烈的反差結果,戴著面具的人們聚在一起又會形成各種偽裝的假象,例如看似幸福的家庭、或是老死不相往來的姊妹。

「我們兩個很像。」

秀樹好友——民俗學者津田與比嘉琴子對野崎說出完全不同含意的同樣一句話,形成很有意思的對比,不僅帶出「野崎究竟是自私,還是害怕失去」的思考,也應證「自己的心態會影響對他人的評斷」這件事。

秀樹流於表面的虛偽、香奈對家庭的自卑感、野崎對失去的恐懼、真琴對姊姊的敬佩和自貶、琴子用冷血隱藏的脆弱和對妹妹的保護,從隱藏的祕密到社會性壓迫,再回到人際之間善意或交惡,迫飢魔來了?不是,是真相被攤開的日子來了。

萌萌的知紗與魄魕魔是什麼關係?

萌萌的知紗與迫飢魔是什麼關係?

電影資訊

來了 It Comes

上映日期
2019/03/22
來了_It Comes_電影海報

導演

中島哲也

劇情

日本導演中島哲也睽違五年之作,耗時一年多重新編寫劇本。改編自澤村伊智「第22屆日本HORROR小說大賞首獎」得獎大作《邪臨》。任職於東京食品公司的田原秀樹(妻夫木聰 飾)和妻子香奈(黑木華 飾),幸福地一起扶養2歲的女兒知紗。秀樹沉浸在身為「奶爸」的喜悅中,常在社群媒體中分享自己的育兒日常。看似是個幸福美滿的小家庭,但他們淡忘的離奇過往也悄悄地重襲而來…… 兩年前,有個神祕訪客來到秀樹的公司,但接待那名訪問者的後輩竟然離奇死亡。兩年後的現在,秀樹身邊發生許多不可思議之事,感到恐懼的秀樹在朋友的介紹下認識了自由作家野崎昆(岡田准一 飾),與他的靈媒女友比嘉真琴(小松菜奈 飾)。 真琴發現籠罩在秀樹周遭的是一股非常強大恐怖的力量,為了對付這強大的謎樣力量,真琴也請來親姐姐琴子(松隆子 飾)幫忙。身為日本最強的靈媒師的琴子,召集了日本各地靈力強大的神職人員,決心一同對付這未知的力量。在琴子的一聲「……來了」為此恐怖之戰揭開序幕……

IMDB
6.4
Rotten Tomatoes
--
PTT
好雷
100%
觀看完整介紹
來了_It Comes_電影海報

關於作者

看完電影,滿腹心情總想分享, 盯著鍵盤,只摸不打覺得手癢, 所以決定種一朵花, 能夠散播唬爛心得的「虎蘭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