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怪獸系列:《哥吉拉對黑多拉》誕生於匱乏中的另類怪獸風 (36)

唐澄暐

由於預算和時程都被壓縮到極點,過往的拍攝編制在《哥吉拉對黑多拉》(ゴジラ対ヘドラ)中也有了改變。從《哥吉拉》以來,東寶怪獸片的「人戲」和「特效場面」都是在確定拍攝內容後,分別交由導演和特技導演(如說本多豬四郎圓谷英二)各自率領班底拍攝;但到了《哥吉拉對黑多拉》,卻是把兩班混合為一,由坂野義光穿梭統籌以精簡人力加速作業,連長期專職特效攝影的攝影師都要拿來兼任人戲拍攝。

由於圓谷英二接班人有川貞昌也在這一年離開東寶,本片的特效因此和坂野一樣,是由第一次主導特效的中野昭慶來負責──不過他倒是穩穩地扛下 1970 年代以降的東寶特攝導演工作,直到 1980 年代中期。演員方面同樣也受預算壓縮影響而多起用年輕新演員,全片角色之少也是過往罕見;看到片中大小軍武陸續出擊但總軍員數不到十人,也是種奇妙趣味。

《哥吉拉對黑多拉》劇照

《哥吉拉對黑多拉》

>> 前情提要:【專題】怪獸系列:重生於影業絕境、回歸議題初衷的《哥吉拉對黑多拉》 (35)

這一群全新的劇組、編劇和年輕演員,遇上了意圖回歸《哥吉拉》認真議題的導演和劇本,以及有限的資源空間,碰撞出來的便是《哥吉拉對黑多拉》的獨特味道:既寫實又陰森、叛逆中卻又有種廉價惡趣味。整部片從第一個鏡頭就充滿骯髒氣息:空氣汙染、海洋汙染,各種有如死屍般彷彿能聞到惡臭垃圾漂浮在水上,突然從那之中冒出了黑多拉的頭顱;下一幕,卻是性感女歌手在迷幻異樣的五彩燈光中,唱著活潑激昂的主題曲,但在愉悅的曲風底下,歌詞卻如環保文學名作《寂靜的春天》裡,那種自然生態從環境中一一消失的悲嘆。

《哥吉拉對黑多拉》劇照

《哥吉拉對黑多拉》就是這樣從開頭突兀到最後一刻。或許為了符合「東寶冠軍祭」的基本要求,這部片還是先採用了孩童視角;喜歡哥吉拉的小男孩看著科學家爸爸研究海裡撈起來的蝌蚪狀怪物,新聞中出現海怪撞破輪船的畫面。爸爸在海邊被更巨大的蝌蚪攻擊受了傷,小男孩開始在夢中幻想哥吉拉出現,用口中的火炎把海上漂浮的垃圾燒光……人物角色如此的意識流動方式,在過往強調實際感的哥吉拉電影中實在是不多見。

接下來鏡頭一轉來到港邊;蝌蚪狀的黑多拉變成了青蛙形狀,趁著夜色爬上工廠,開始像個藥癮者般巴著煙囪越吸越脹;同時在 GOGO 舞廳裡,年輕男女在毒菇表皮般的迷幻布景下,隨著性感歌手唱著片頭主題曲而舞動,但在迷濛的眼神中卻把人人都看成了海裡的魚類……就在這時,哥吉拉在港邊和黑多拉打了起來,黑多拉飛濺的毒泥巴甩進值班室,上一秒還在打牌的人下一秒直接變成了定格的一灘死屍;舞廳裡的人察覺到爛泥湧進而紛紛尖叫,但在爛泥退出時,卻留下了一隻沒被吞掉的小貓。

觀看《哥吉拉對黑多拉》,絕對會是哥吉拉迷最恐怖的經驗,尤其對小時候就急著想看完所有哥吉拉電影的孩子來說,那更是許多人到了長大都還忘不掉的惡夢;而且,剛剛所說的都還只是開頭而已。(未完待續)

關於作者

國小二年級至今都是怪獸迷。拍過紀錄片《大怪獸台灣上陸》,寫過小說《陸上怪獸警報》,與漫畫家活人拳合作改編漫畫《蔣公會吃人?》。未來會繼續創作各種怪獸等幻想題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