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裂》(Glass) 玻璃碎片背後的牢不可破(二):永遠有人在等著英雄與反派回家

玻璃先生的母親

相同地,《驚心動魄》裡伊萊亞的母親,也在《異裂》裡出現了。我們最後一次看到她,是在《驚心動魄》結局。看起來她是一個為自己兒子感到驕傲的母親,比照最終結局的描述,非常非常有可能,她應該了解自己兒子所犯下的惡行。她當然會對伊萊亞感到驕傲,因為每個母親都無法眼見兒子遭受任何折磨,但是伊萊亞撐過來了,他有自己的事業,他甚至完成了更大的「事業」:證明了他瘋狂的宇宙真理。而當《異裂》裡伊萊亞有機會逃出牢籠,這位為兒子感到自豪又同時感到自疚的母親,很有可能會是伊萊亞的唯一助力。

送漫畫書給伊萊亞的母親,她說:「這本漫畫有個驚人的結局。」

大衛、伊萊亞與凱文三位主角,《異裂》裡結合了《驚心動魄》與《異裂》,讓主角背後的家庭也跟著現身,成為劇情的重要關鍵。若說大衛與伊萊亞的血緣家庭成員是他們必然的支持者,那麼凱文凱西的關係就更加奇妙。這個家庭不但沒有血緣關係,他們還是加害者與受害者的組合,卻因為同樣被巨大殘酷傷害過而同病相憐。這可是一個奇異的多元家庭,而勢必也是三個家庭中最吸引觀眾的存在。

《分裂》之後的凱西  將與野獸重逢

《異裂》劇情中的時間點,位於《驚心動魄》結局後十數年--我們幾乎可以當作與這兩部電影相距的時間相等--而《異裂》與《分裂》之間的時間分隔,僅有幾天到幾周而已。你甚至可以看到凱文身上由凱西(Casey)造成的獵槍傷勢,還有明顯的癒合傷疤。

這段時間很短,更讓凱文與凱西之間的關係變得奇妙:代表凱西逃出凱文的囚牢事實只是前陣子的事。而我們看到《分裂》結局野獸與凱西對峙的高潮戲,結束時是嘎然而止的,完全沒有交代凱西本人,對野獸放過她這件事所造成的後續心理影響。

《異裂》(Glass)劇照

難道他們會….

她會因此原諒凱文嗎?當她知道了凱文多重人格的真相,她能理解凱文的困境嗎?她會因此認同野獸的理念嗎?或甚至成為野獸的盟友?凱西在此變成了劇情的不確定因素,而當然,在《異裂》裡,這位被沙馬蘭稱作「神童」(Prodigy)的安雅泰勒喬伊(Anya Taylor-Joy),勢必帶給我們更多凱西的新面貌。

我們有了三位主角與他們各自的家人,但《異裂》的複雜度不只如此,畢竟這些角色之中還有一位多重人格的主角…他,等等,應該說他/她們,將讓這一地玻璃碎片閃耀更多奇異的色彩 ── 這全靠一位自找罪受不嫌累的怪傢伙。(未完待續)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