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腦全世界,讓我們無視《MIB 星際戰警》20 年來顛覆全宇宙 (一):無所不用其極的政府黑幕,化身冷硬殘酷的黑衣探員

閱讀《黑衣人》漫畫的爽度,來自於你對 80、90 年代美國隻手遮天的情勢有多不爽。書中出現的每個外星人與每次探員行動,都似乎是在隱喻真實世界的某件醜聞或慘案。讀者現實生活中對國際情勢無能為力的挫敗感,可以在這套嘲諷至上的政治動作漫畫──是的,那些科幻設定其實只是糖衣而已──得到自虐式的快感。

黑衣人傳說從都市傳奇升高成為對政府的不信任發洩。

等等,這好像不是我們喜歡《MIB 星際戰警》的原因?我們可不是來看冷硬寫實嘲諷劇的,我們喜歡《MIB星際戰警》裡的外星人、喜歡J與K的「好哥兒們喜劇」風格(buddy comedy)、喜歡那些嘲諷地球人劣根性的小笑話。沒錯,我說過了,《MIB星際戰警》與《黑衣人》截然不同,而這一切「數典忘祖」、「背叛原著」的改變,來自於系列監製瓦爾特帕克斯 (Walter F. Parkes) 與蘿拉麥當勞 (Laurie MacDonald)。

著名監製博基斯(左)與麥當勞(右)是多部好萊塢電影系列的幕後推手。

他們決定背叛原著不是天外飛來一筆,是事先預謀的心機:他們期望巴瑞索納費德 (Barry Sonnenfeld) 能夠來執導這部電影,他們如此堅持,甚至甘願延遲製片計畫,只等待索納費德有空來為他們服務。索納費德從柯恩兄弟 (Coen brothers) 第一部電影《血迷宮》(Blood Simple) 開始,就為他們擔任攝影師工作。看來博基斯與麥當勞的意圖很明顯,想讓這位與擅拍荒謬冷硬題材大師合作過的導演,來為《MIB 星際戰警》增添一些《黑衣人》的殘酷味。

巴瑞索納費德後來成為 90 年代商業電影大導。

 

這一改就改成了經典電影

怎麼可能,索納費德的確幫柯恩兄弟拍過《黑幫龍虎鬥》(Miller’s Crossing) 這類哀傷黑幫背叛史詩電影,但他自己執導的電影可與柯恩兄弟看來大不相同:他的長片電影處女作執導了兩部《阿達一族》(The Addams Family) 電影,這兩部電影比起過去的《阿達一族》作品,有著更大尺度的黑色幽默──比如姊姊認真想電死弟弟,或是夏令營剝頭皮大屠殺。這才是博基斯與麥當勞要的,他們不要什麼現實控訴反諷劇,他們要輕鬆愉快的動作喜劇,但要讓你笑中有點尷尬,讓你在某個時刻思索你在笑的是不是自己──《MIB 星際戰警》的反諷對象不是高大上的政府,而更多是觀眾自己。

巴瑞索納費德的長片電影處女作執導了兩部《阿達一族》電影,比起過去的《阿達一族》作品,有更大尺度的黑色幽默。

《阿達一族》。

這才只是《MIB 星際戰警》成為影史經典的第一小步而已,忘記那些《黑衣人》書迷宅宅對亂改原著的怒吼吧,更大的衝擊要來了:身為主角的白人探員,竟然要找個黑人明星來演。而另一位主角演員,打從心底瞧不起這部竟然亂改漫畫的廉價電影。(未完待續)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