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匹柏與網飛,大導演 vs 大平台的奧斯卡之戰 (上):同一天上映電影與發行 DVD 不行嗎?

不管你期待復仇者大戰薩諾斯、或是絕地大戰西斯,好萊塢將要迎來另一場巨大戰爭中的重點戰役。這場戰爭並非發生在大銀幕上,但它造成的影響卻無遠弗屆。這是新舊思維之爭、這是制度規條之爭、這場戰爭在 4 月 23 日──就在復仇者們面對薩諾斯的前一天,好萊塢編劇暨監製暨導演暨電影公司老闆暨商業電影大師:史蒂芬史匹柏 (Steven Spielberg),與線上影音串流平台巨人:網飛 Netflix 之間的「奧斯卡之戰」,將要迎接最新的戰情變化──美國影藝學院 (Academy of Motion Picture Arts and Sciences) 再次招集董事會開會,討論串流平台電影,是否有資格參加奧斯卡甄選。

好萊塢大導演史蒂芬史匹柏與串流影音大平台網飛 Netflix 的奧斯卡之爭,越演越烈。

 

這個單字你必須先知道

話說從頭,你得先認識一個單字:「同日上映上市」(day-and-date)。

往常我們對電影發行的概念比較單純,電影公司製作的電影通通都會在戲院上映,觀眾買票進場觀賞,然後抱著「剛剛那段讓我昏昏欲睡的片段到底在演什麼」的疑問回家。上映而後大約 6 個月左右,這部電影的 DVD 發行了,你終於可以從出租店把電影帶回家,重看個好幾遍,以搞懂這部電影到底在演什麼。

尼可拉斯凱吉 2018 年主演的《曼蒂》即為實體影音周邊與院線同時推出。

凱吉如今許多電影都是同日上映上市模式發行。

但是問題來了,經營院線戲院不是簡單的生意,導致全國的院線數維持在某個總量上上下下。可是只要是有熱血毅力的任何人類,都可以製作自己的電影。而我們曾經提過,「製片」與「發行」是電影製作過程中兩種非常不同的流程,發行電影的困難之一,便在於要讓你的電影擠進這僧多粥少的院線戲院裡公開放映。而開戲院的老闆們也不是傻子,他們當然希望最賣座最能吸引客人的電影,都在他們的戲院放映。

某種程度上,這種狀況衍發了「西瓜偎大邊」效應:大型電影公司的「高概念」(High Concept) 電影更具有讓觀眾一見即知的娛樂性,加上這些電影也有更高的行銷預算,讓觀眾還沒決定該看哪部電影前,就已經被排山倒海的電影宣傳廣告洗腦了。因此,戲院老闆們當然喜歡放映主流電影──大型電影公司也常與這些院線簽訂長期合作合約,彼此建立了牢不可分的關係。

全球規模最大,美國市佔率第一的連鎖電影院:AMC。

AMC 是美國國內的大型戲院連鎖。

 

主流電影佔大位,獨立電影尋出路

這讓所謂的獨立製片電影,也就是我們慣稱的「另類電影」或「藝術電影」失去了生存空間──他們連擠進院線的機會都沒有,導致觀眾根本沒有機會了解這些可能其實一點也不曲高和寡的電影。即便它們能在院線上映,上映的週數也不多,甚至還可能草草下片、或被戲院排到只有顧客兩三隻的冷門時段。

因此,約略在 2007 年左右,有些藝術電影開始嘗試所謂的同日上映上市模式:在電影上映的同時,錄影帶或 DVD 等實體影音周邊或服務也同步上市。當然,早期同日上映上市的電影並非真正在同日上映與上市。像是 2007 年的電影《愛的階梯》(Hannah Takes the Stairs),就在上映 10 周後,讓這部電影上架了影音隨選服務 (Video On Demand, VOD)。但是這 10 周的上映與上市間隔,已經很明顯地比 6 個月少了非常多。

葛莉塔潔薇所主演的 2007 年電影《愛的階梯》。

《愛的階梯》。

就像你可能不知道,《愛的階梯》女主角葛莉塔潔薇 (Greta Gerwig) 在 10 年後的奧斯卡典禮上備受注目,一開始同日上映上市模式,事實上並非為了讓這些電影獲得更多的票房收入。就像《愛的階梯》在戲院的票房約有 2 萬 2 千元美金,而它在影音隨選服務的收入僅有悲哀的 250 元美金。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