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背後】大明星們都嗑了什麼?電影科普冷知識:銀幕那批很純的白粉都別給我來一點

 白粉可不能亂吸──到底他們都嗑了些什麼

但是電影公司老闆與監製,可不能允許明星吸毒後茫暈暈地工作。假白粉遂隨著毒品在主流與 B 級電影裡逐步增加鏡頭的狀況下誕生,可是,雖然很容易找到白色的粉末,但要被吸進巨星高貴平滑鼻腔裡的粉末,應該不能是隨便一種白色粉末。

彭浩翔導演的《AV》裡,幾個屁孩角色為了證明「男孩不壞、女孩不愛」理論,而把餐廳的糖粉當作白粉猛吸一通。電影裡已經演出他們鼻腔重創的蠢模樣,我們就知道不是什麼白粉都能亂吸的──不,誰會蠢成這樣呢?但是換個角度,要如何找出最像白粉、對演員最不傷身體、卻又最像真實白粉的假白粉,這是電影幕後道具團隊數十年來的研究精華與經驗智慧。

香港導演彭浩翔 2005 年的青春電影《AV》。

《AV》。

有趣的是,正如同每個人都有自己喜愛的食物口味,假白粉的選擇也是各形各色。在好萊塢早期,奶粉是大量作為假白粉的材料。奶粉至少是食物、而且聞起來有奶香──這很重要,因為是你的鼻子要吃的。但是奶粉麻煩之處,在於奶粉通常有著淡淡的粉黃色,這很容易在近拍毒品時露餡──「你是在吸奶黃古柯鹼嗎?」──因此,很明顯還不是所有奶粉都可以當白粉,還得選擇雪白無暇的奶粉。奶粉真不錯,如果演員加班到半夜,還可以幫他們泡一杯通宵奶當消夜,真是一兼兩顧、吸粉又吃粉。

2001 年電影《一世狂野》(Blow),強尼戴普、潘妮洛普克魯茲等影星主演。

《一世狂野》。

比起來,有些道具組選擇烘培蘇打 (Baking soda) 就不太人道了──把 Baking soda 寫成烘培蘇打而不是小蘇打是不是讓它更像食物了呢?

小蘇打真的不是什麼山珍海味,雖然它可以吃,但它有淡淡的苦味,而且它本身是鹼性的,吸進鼻腔後不知道會對嬌嫩的鼻腔黏膜產生什麼反應。苦主就是可憐的艾爾帕西諾,他在《疤面煞星》裡飾演狂妄的古巴毒梟莫塔納,這部經典黑幫電影的吸毒畫面當然很多,帕西諾可是狠狠吸了不少。這導致他在電影拍完後數個月裡,鼻腔道都出現問題──真諷刺,假白粉跟真白粉都一樣傷身。

《疤面煞星》中艾爾帕西諾博命不知嗑了什麼,但我們並不想來一點。

帕西諾搏命演出。

先暫停還有哪些假白粉的話題,光是吸白粉這件事就很令人頭痛。因為演員可能得重複表演一個簡單的吸白粉片段數十次,而不管他們吸進的是珍珠粉還是人參粉,都很難消化這已經霸佔他們鼻腔的大坨白粉。不過這也難不倒老經驗的道具組了,他們會在吸管內部塗上一層凡士林,讓演員吸進的白粉黏附在吸管壁而不是他們的鼻孔裡。

2018 年《抱歉打擾你》劇照,鈔票吸管與吸塵器連結,以保護影星們嬌貴的鼻腔。

在 2018 年電影《抱歉打擾你》(Sorry to Bother You) 裡,這根鈔票吸管裡甚至有根暗管,連接到桌下的吸塵器。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