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英雄太無敵?「活得像個人」與觀眾共鳴的反英雄角色們

香港01

蝙蝠俠在成為英雄的過程,就是要將對抗情慾,克服非理性,成為文明之下的人類「典範」。

逝去的英雄時代

超級英雄能夠受公眾認同,其實與時代的脈絡相緊扣,簡單而言,超級英雄能夠憑藉超凡能力,輕鬆解決社會問題。西方超級英雄興起於二十世紀初,如今世人皆知的超人及蝙蝠俠,都是相繼在 1938 年及 1939 年誕生,當時正值第二次世界大戰、經濟大蕭條。面對種種戰亂、經濟困局,渴望逃離困境卻不能逃脫的宿命,超級英雄就成了解決問題,大眾投射的希望。

《神力女超人》的故事背景便設定在因長期戰亂,民眾需要更強大的力量作為寄託的年代。

電影《神力女超人》將時空場景設置在戰爭時期,超級英雄是劇中平民百姓的救星。

不過,當現代人面對的生活問題不再是戰火的困擾(雖然在「世界的其他角落」仍然存在),而是文明生活之下的精神壓力,這群只能解決大災難的超級完人便與市井小民的日常生活脫節,顯得不食人間煙火。

 

顛覆「英雄」形象的克里斯多幅諾蘭

克里斯多福諾蘭拍攝的《蝙蝠俠》可說是顛覆了超級英雄的傳統,一方面蝙蝠俠要面對高譚市裡的案件,但電影更著重描寫蝙蝠俠克服自我恐懼的過程。蝙蝠俠將恐懼由物理世界的毀壞變成一種情感的導向──心理的惶恐與不安,具象成「蝙蝠」的影像呈現於觀眾眼前,蝙蝠俠需要克服的障礙,其實是自己。蝙蝠既是正義的符號,亦是恐懼的圖騰,二者不能分割。

克里斯多福諾蘭的蝙蝠俠系列電影《黑暗騎士》劇照。

諾蘭拍攝的蝙蝠俠系列,大篇幅描寫蝙蝠俠的內心世界,與以往流行文化對超級英雄的描寫大不同。

反英雄的出現,正是將傳統上置於英雄以外的邪惡,與英雄一併結合起來,英雄既是英雄,亦是須要對付的反派。不過,反英雄所以能夠歸類為英雄,是因為他/她們的經歷,都是沿着傳統英雄的歷程而發展。

美國學者 Joseph Campbell 就曾將這些歷練歸納為「英雄神話」,簡而言之,就是英雄會受到號召走出舒適圈,一路上會遇上導師、挑戰與誘惑、覺悟、重生,然後回歸家園的一個旅程。不論是超人、蝙蝠俠,到哈利波特哈比人,或者死侍、傑克船長,都是沿着這個英雄神話的套路發展。

美國神話學者喬瑟夫坎伯 (Joseph Campbell) 在其著作《Hero’s journey》中,將英雄的經歷歸納成「英雄神話」,簡單而言,就是英雄會受到號召走出舒適區,一路上會遇上導師、挑戰與誘惑、覺悟、重生,然後回歸家園的一個旅程。

美國神話學者喬瑟夫坎伯在其著作《Hero's journey》中歸納出「英雄神話」的成長旅程。

雖然反英雄不會自稱為英雄,以至性格、特質上也有一定的缺憾,不過反英雄最終仍會收歸於社會的制度,順從社會的規範。

關於作者

《香港01》以網站、手機App、周報和01空間為本,提供一系列新聞、娛樂、生活資訊及生活應用服務,打造屬於每個人的數碼生活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