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馬丁史柯西斯、迪士尼、與中國政府的黑歷史 (上):當東方巨龍甦醒,小老鼠絕體絕命

中國,偉大的中國市場,曾經被好萊塢視為畏途,從上世紀 90 年代開始,陸續有英勇的好萊塢「先烈」繼續往西跨海遠征,希望能夠打下這片歐美陌生卻遼闊的消費藍海。會說是「先烈」,當然代表死傷慘重,往後至今近 30 年,許多我們耳熟能詳的好萊塢影人,因為各種奇妙的理由遭到中國封殺。其中,馬丁史柯西斯 (Martin Scorsese) 這位影壇老大爺,與中國政府交手的血淚史,絕對是好萊塢進入中國歷史中最慘烈的一章。

影壇大導馬丁史柯西斯 (Martin Scorsese) 與中國影視市場交手曾有段血淚史。

早在 90 年代之前,史柯西斯已經以他目不暇給的運鏡與剪接、直白的言語與肢體暴力、表達激情與瘋狂的極限狀態,贏得了他在好萊塢的不朽地位。而到了 90 年代,他持續讓自己獨特的風格更加成熟,獲得了更多各大影展的肯定,證明了他不只能駕馭獨立製片的癲狂題材、主流電影的娛樂性、他的魅力還是全球性的,說著不同語言的男性觀眾,都能認同他電影裡那股男性特有的迷惘與野性。一法通萬法通,史柯西斯也許會是打進蠻荒中國電影市場的一記重擊。

馬丁史柯西斯作品具有強烈個人風格。

史柯西斯(右)與好友勞勃狄尼洛 (Robert De Niro)。

史柯西斯善於塑造人物魅力,越是顛沛流離性格複雜的真實人物,在他紛亂的鏡頭下更顯風采。那麼……如果史柯西斯想拍一部能在中國大受歡迎的電影,該拍哪位中國觀眾熟悉的人物傳記呢?達賴喇嘛 (Dalä Lama) 好嗎?

達賴喇嘛為中國敏感話題。

達賴喇嘛。

 

金獎團隊挑戰拍攝敏感題材

我們提過,迪士尼一直是好萊塢最積極打入中國的電影公司──該讓中國孩子了解米老鼠的好對吧? 1998 年的動畫電影《花木蘭》(Mulan) 裡可沒有米老鼠,只有中國少女木蘭。這是迪士尼專為中國打造的全新公主動畫電影,可惜真心換絕情,中國市場對木須龍與細眉鳳眼的木蘭沒有太大的興趣。但這並不是迪士尼第一次與最後一次向中國叩關,其實早一年,他們與史柯西斯就已經合作嘗試了一次: 1997 年的《達賴的一生》(Kundun)。

迪士尼與馬丁史柯西斯合作《達賴的一生》(Kundun),為了在中國影壇增市場加能見度

《達賴的一生》。

我知道你們之中有些人,聽到史柯西斯導演的電影就忍不住腿軟跪拜,但是來看看《達賴的一生》的製作團隊,這才叫金碧輝煌:史柯西斯導演、攝影大師羅傑狄金斯 (Roger Deakins) 掌鏡、極微主義配樂大師菲利浦葛拉斯(Philip Glass) 以低吟人聲襯底他拿手的無限輪迴旋律;《E.T.外星人》(E.T. the Extra-Terrestrial) 編劇瑪莉莎麥瑟森 (Melissa Mathison) 親自獲得達賴喇嘛首肯祝福,寫下他的傳奇半生故事;後來榮獲三座奧斯卡肯定的丹特法拉提 (Dante Ferretti) 打造西藏寺廟場景與服裝設計。這個團隊裡,集結了好幾座奧斯卡、坎城與威尼斯影展大獎得主,這個金獎團隊有更大的任務要挑戰。

《達賴的一生》集結各路好手,製作團隊十分強大。

史柯西斯在《達賴的一生》片場。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