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瘋人院》Camera 扛累了?驚悚衰弱片 iPhone 10 天完拍!

電影虎蘭花

《 瘋人院 》(Unsane)最瘋狂的要素是什麼?索雅準備在新城市擁抱新生活,卻被當精神病患留院察看?還是她妄想周圍的人都是跟蹤狂?都不是!

是導演史蒂芬索德柏(Steven Soderbergh)僅花十幾天,就用「iPhone」拍完整部電影,對,沒錯,就是你友善的好朋友 iPhone!

瘋人院 劇照01

但即便轉景或移鏡位都擁有輕盈自由的優勢,對早已被科技慣壞的觀影角度來看,iPhone 呈現出的影像效果,是否能媲美現今影像規格帶來的視覺影響,我抱持懷疑的看法。

查了維基百科,一般電影螢幕常見的尺寸為 239:1,而《瘋人院》的畫面尺寸類似 4:3,現今在電影院應該很少看到以下這樣的比例了:

瘋人院 劇照02

中間的畫面其實更趨近正方型。

播放在習以為常的寬螢幕上,兩旁留黑邊,僅剩中間區域有畫面,有種早期年代的復古感,搭上不自然的角度和畫質不佳的影響,讓影眾不自覺體驗到「跟蹤狂」的視角,呼應《瘋人院》真正的故事主軸。

索雅為了逃離跟蹤狂搬到新城市,更換手機號號碼和 Mail 早已成為日常,彷彿生活不再由自己控制,但一方面卻刻意安排索雅主動在酒吧搭訕陌生男子、帶回家,再突然抓狂,讓跟蹤狂本身的存在成了懸點──是真有其人嗎?還是一切都是妄想呢?

瘋人院 劇照03

病患被要求當場服用藥物。

以下涉及劇透,請謹慎前行!

 

二擇一的劇情發展,無論哪種都屬於「可預料的」走向,既然如此,中間「逃脫」的過程就更為重要。原本讓索雅一邊證明自己沒瘋,一邊從大衛伸出的魔爪中死裡逃生,即便題材不夠新鮮,也能像《救命解藥》展開無力感滿滿但「驚彩」的劇情,不過索雅的狀況可不一樣:

除了假藉大麻成癮入院勒戒,其實在調查院方不合理制度的黑人男奈特,我很好奇這部電影中還有其他心理正常的人嗎?

瘋人院 劇照04

索雅故意叫大衛把鄰床女孩拐來作為自己逃跑的誘誀。

索雅的被害妄想雖然有跡可循,但暴力傾向也並非一般,與其說逃離大衛的致命侵擾,這兩人更像在爭誰比較瘋狂。利用鄰床女孩作誘餌逃脫,索雅卻掙脫女孩的求助,眼睜睜看她慘遭毒手,直到此刻我才明確認知,原來在《瘋人院》中誰跟蹤誰、誰正常與否根本不重要,只是單純呈現誰的手法更變態:是醫院為了獲得預算亂關人,大衛自以為兩情相悅百般侵略他人生活,還是索雅為了活命而無所不用其極?

究竟是大衛帶來的恐懼逼使索雅心理扭曲呢,還是索雅的瘋狂吸引大衛?

瘋人院 劇照05

對索雅一見鐘情的大衛,假冒身份混入精神病院。

瘋人院 劇照06

只有奈特是唯一行事正常的角色。

2015 年曾上映過一部名為《瘋人院十日》(10 DAYS IN A MADHOUSE)的電影,講述一名記者在多次揣摩後,成功以精神病患的身份潛入一家醫院的真實故事(近似本作奈特的角色)。我原本也以為《瘋人院》的重點是:「在精神病院中要如何讓他人相信自己?」,事實上它並不走燒腦路線,只是一部在心理異常的催化劑下誕生的恐怖驚悚片而已,論獨創性和驚悚度,《逃出絕命鎮》對我來說顯然更勝一籌 。

瘋人院 劇照07

比起劇情,運鏡的角度和手法更吸睛。

瘋人院 劇照08

那 iPhone 真的能帶出電影界的新趨勢嗎?確實在《瘋人院》中超脫世俗認知的運鏡角度,成功營造出窺視、扭曲的感受,動態人像正背面重疊後的迷幻感前所未見,但可能礙於手機的防震效果始終不敵正規器材,看得出畫面較為僵硬,視野也因此受限,因此就我個人而言短時間還是沒辦法的,不過從各方消息得知,導演史蒂芬索德柏似乎愛上 iPhone 拍攝帶來的自由奔放,就讓我們對下一部作品敬請期待吧!

《 瘋人院 》中文預告:

瘋人院 雷達圖

電影片名:瘋人院(Unsane)
電影類型:劇情、懸疑 / 驚悚
上映日期:2018-03-23
片  長:01 時 38 分
發行公司:福斯
導演:史蒂芬索德柏(Steven Soderbergh)
演員:克萊兒佛伊(Claire Foy)、喬許倫納德(Joshua Leonard)

 

延伸閱讀:

【影評】《爸媽也瘋狂》愛之深殺之切!為了活命,別讓爸媽看這部!
【影評】《想成為奧田民生的BOY……》愛到瘋癲的妻夫木聰與美到犯規的水原希子

歲末年初的三部超狂電影! 《野蠻遊戲:瘋狂叢林》、《大災難家》、《抓狂美術館》

關於作者

看完電影,滿腹心情總想分享, 盯著鍵盤,只摸不打覺得手癢, 所以決定種一朵花, 能夠散播唬爛心得的「虎蘭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