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紅雀》(Red Sparrow) ─「慾」火重生後的「完美瑕疵」

杜麥特

法蘭西斯路易斯在《 飢餓遊戲 》(The Hunger Games)系列完結之後,三年後以《 紅雀 》(Red Sparrow)再度與珍妮佛勞倫斯相聚合作,以女性角色為主的諜報電影在影史上並不罕見,特別是男性臣服於女性的心理誘惑以及勾心鬥角更是如此,《 紅雀 》並非與《特務間諜》的動作諜報及政治驚悚骨幹相同,也非《極凍之城》的目眩神迷以及極致暴力,《紅雀》在政治驚悚及冷戰氛圍的骨幹及故事脈絡之下,論整體節奏處理之上的確是誠意十足,但過於冗長的電影片長則是成了本片的硬傷,在充斥諜報系動作以及腥羶色的潤飾之下,同時秉持著鏡頭下的冷色調與莊嚴;故事在淪為小珍妮佛的個人秀之餘,《紅雀》依舊能保持高調度的敘事水準,在血染銀幕及頗具膽識的R級故事文本之餘,依舊保有最為原始的「華麗」。

紅雀-電影海報

片中所表達的毒辣以及蛇蠍心腸則是相當地低調,小珍妮佛的冷豔,冷戰時期氛圍的冷淡畫面色調,毫無保留原汁原味地呈現出本片的「辛辣」以及「冷酷」;浴火重生後成為一隻雄偉璀璨的火鳳凰,《紅雀》則是多加琢磨鳳凰「浴火重生」的過程(或者該說是「慾火」才對),多明尼加從美麗典雅的芭蕾舞伶,因突如其來的人生轉捩點,為此殺紅了眼,蛻變從卻又極度危險的「麻雀」,所謂的完美極致的「瑕疵」,即是代表多明尼加命運多揣且「天生完美」的代名詞,原本是位優美華麗的天使,但卻因意外血染自己,而就此墮落於黑暗,成了兇殘卻又冷酷無情的魔鬼,在「天使」與「魔鬼」之間的不停的轉換,在「權力」的摧殘與改造之下,內心的卑微與束縛必須一一拋開的,就如片中多明尼加必須拋開對於裸露以及誘惑的拘束亦然,「情」與「慾」之間只有一線之隔,但處於「情」與「慾」之間的則是最為原始的「權威」以及「暴力」;「色誘」是多明尼加向敵手勾勒出真相的非常手段,不過此手段介於道德標準之間,則是最為可行且委婉的手段,而非以暴制暴直接了當的殘忍手段,在此同時也喪失了自身的尊嚴,甚至在內心深處留下難以抹滅的傷痕,臣服於男性,「順從他方」則將她活生生的剝開。

珍妮佛勞倫斯 在 紅雀 中飾演 芭蕾舞伶

紅雀-珍妮佛勞倫斯 在片中諜對諜

《 紅雀 》在「情慾」與「暴力」之間劃分界線

整體而言,《紅雀》可謂近年來最別具一格的心理驚悚片種,如果把《紅雀》定義為如同《特務間諜》或是《極凍之城》那般的典型女性特務諜報片,可能會導致在觀影過程感到呵欠連連,但不可忽略的致命傷,即是過於冗長稍嫌歹戲拖棚的故事篇幅,不過敘事及影像處理水平則是相當的細膩莊嚴,演員演出中規中矩,節奏掌握的四平八穩,不僅在「情慾」與「暴力」之間劃分界線,優雅不淪為下流的情慾挑逗,極為寫實且毫不掩飾扭捏的R級畫面水平,少了諜報片的花拳繡腿,最為純粹的則是骨子裡的「心理驚悚」。

《 紅雀 》可謂近年來最別具一格的 心理驚悚片

紅雀-電影劇照在等待漫威影業的《黑寡婦》獨立電影問世之時,各位可以先來瞧瞧《紅雀》,只是史嘉蕾喬韓森換成珍妮佛勞倫斯而已 XD。

個人評分:7.5/10

 

延伸閱讀:

關於作者

影視狂熱份子,超級英雄迷與影痴身份兼具,以腦中想法及文字來表達我對於影視的熱情及見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