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幸福綠皮書》溫暖不分顏色 超越膚色的真實友誼

圓點點

幸福綠皮書》(Green Book)是 2018 年出品的傳記劇情片,根據真人實事改編,由彼得法拉利(Peter Farrelly)編導,維果莫天森(Viggo Mortensen)、馬赫夏拉阿里(Mahershala Ali)主演。

1960年代,美國種族對立嚴重,黑人鋼琴家唐薛利(Don Shirley)冒著生命危險決定前往美國深南部巡迴演出。為了維護自身安全,確保演出順利,唐僱用曾任夜總會保鏢的東尼(Tony)擔任司機。兩人從互看不順眼,到相知相惜,最後發展出一段跨越黑白藩籬的多年友誼。

對立到友善

《幸福綠皮書》劇照

電影片名源自「黑人駕駛綠皮書」,裡面列舉全美對黑人友善的餐廳、旅館等場所。故事背景發生在1962年,以靠唬爛維生的大嘴東尼帶出底層白人與黑人音樂家在階級、膚色、價值信念的衝突與磨合。

導演用隱微方式暗示諸多細節:開場以東尼丟棄黑人水電工喝過的水杯,揭示他對黑人的鄙視。電影雖然是種族對立的時代背景,基本上定調為喜劇,從東尼應徵司機時鬧了一連串笑話開始,沿途笑料不斷。尤其維果莫天森的戲精本色一覽無遺,不僅可以開車同時講個沒完,簡直是從外太空聊到內子宮,還大嗑炸雞,又不時對眼神不屑的路人比中指,演出其隨性自在、享受人生,更迷人的是無法忽視的俠義之氣,以及從心裡扎針、綁手綁腳的工作心態,到友誼至上、友善同理、超越金錢報酬與種族對立的迷人蛻變。

音樂的魔力

《幸福綠皮書》劇照

電影以大量的鋼琴樂穿插其中,多場唐接受白人邀請演出的戲,不僅讓台下觀眾體會音樂的美好,連東尼都樂在其中,顯現音樂作為世界通用語言的魔力。然而片子並沒有讓音樂因為特定場所、鋼琴廠牌、觀眾階層而受限,末了唐至黑人酒吧的即興演出,全場屏氣凝神看他琴藝超群的彈奏,能在自家人面前得到認同的喜悅令人動容。用個誇張一點的形容,當下你聽到的不僅是琴聲,而是隨著爬升琴鍵的人生突破;看到的不是唐的黑皮膚,而是沾染自信與滿滿尊嚴的繽紛色彩。

溫暖不分顏色

《幸福綠皮書》劇照

作為高處不勝寒的音樂家,唐其實很寂寞,臉上表情在平靜無波中藏有淡淡的哀傷與憂鬱。一場唐在大雨中向東尼沈痛傾訴的戲,說自己不夠黑又不夠白,甚至還不夠男人,盡顯人努力表現自我卻難獲認同的無奈。

電影以看似二分法的對立,黑與白、博士與司機、講究規範與自我隨性、個人獨立與家庭核心,講述先天差異或後天認同、選擇,不管是彰顯與隱藏都難成就生命中的圓滿,卻像東方太極符號裡黑中有白、白又藏黑,說明了非黑即白的時代背景與不合時宜的規範,諸如黑人不能在日落出沒於大街、必須使用專門的餐廳與廁所,單一、對特定人而言自以為完美的信念與制度終將被時間洪流吞噬。

《幸福綠皮書》劇照

東尼顯現了溫暖不分顏色,在水泥般頑固的歧視環境改變前,人必須先從心裡伸出橄欖枝,否則環境變了,人沒變,還是無法阻止族群對立釀成的暴力。

本片入圍第91屆奧斯卡最佳影片、最佳男主角、最佳男配角、最佳原創劇本、最佳剪輯等五項大獎。整體而言,片子色調溫馨、敘事簡單卻又不落俗套,清楚掌握重點與劇情起伏。維果莫天森與馬赫夏拉阿里的演出恰如其分,主僕互動妙語如珠、教學相長;配樂部分則讓人回味再三,甚至想找原聲帶來聽;更絕妙的是穿插東尼寫給妻子的家書,情話綿綿、風景躍然紙上,令人陶醉不已。

>> 推薦閱讀:【2019奧斯卡】 第91屆奧斯卡入圍名單 《真寵》《羅馬》提名10項領先 《黑豹》破紀錄入圍

關於作者

以嗑電影、寫文章、談生活為職志的影癡,用文字點亮電影是我的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