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好萊塢重量級製片人 (二) : 每部電影絕不虧本!恐怖電影界的奇蹟──布倫屋的創辦人 傑森布倫

走過這些年頭,好萊塢每隔幾年就會有不同類型的電影風潮, 如同 80、90 年代的動作電影風潮、乃至超英雄電影風潮與如今的恐怖電影風潮。而當大銀幕上同類型的電影大量出現時,代表背後有幾間優秀的製片公司或製片人交出了亮麗的成績單。這些擁有個人風格的製片家,形塑了不同的好萊塢樣貌,拉拔了日後各成一家的導演與編劇,並製造了一套又一套的大賣票房電影系列。而如果談到近年的恐怖電影風潮,那麼布倫屋製片公司 (Blumhouse Productions) 絕對是當中亮眼的功臣之一。

是「他們」造就了傑森布倫的好眼光

這間可以說是好萊塢一片昏昏欲睡的片商中,目前最有活力的製片公司,由製片出身的傑森布倫 (Jason Blum) 創立。如果說布倫屋日後挑選題材的眼光獨到並精準,那麼其中一個原因可能就是來自於傑森布倫的出身:他的母親是藝術教授、父親是獨立藝術經銷商。母親對藝術的長年研究加上父親對藝術品的估價手腕,讓他從小就開始學習如何挖掘滄海遺珠,並且做出正確的判斷。

傑森布倫

世界上沒有電影監製系畢業的學生,但傑森布倫的成長過程,就像待在一間專為他而設的製片學校裡。他後來在如今淪為過街老鼠的哈維溫斯坦 (Harvey Weinstein) 手下做事,這位成功把藝術電影變成票房巨片和影展最愛的天王製片人,與他的兄弟鮑勃兩人成立了米拉麥克斯影業 (Miramax)。舉個例子證明溫斯坦兄弟的能耐:早在 80 年代,米拉麥克斯推出的《性、謊言、錄音帶》(Sex, Lies, and Videotape),不但讓導演史蒂芬索德堡 (Steven Soderbergh) 拿到了坎城最高榮譽金棕梠獎,還在票房上獲得了成本 20 倍以上的成功。而 27 歲的傑森,在 1996 年進入了米拉麥克斯擔任採購經理--又是一個讓他學習挑片的絕佳機會。

哈維溫斯坦

當然,那段日子並不好熬,華爾街日報的採訪裡這樣說:

「哈維是傑森的導師,也是施虐者」。

高壓專制的管理方式逼使傑森必須快速成長,而努力的成果總是不會受到哈維的讚揚,而是接到下一份任務,而如果任務結果是失敗……有一次傑森搞砸了一樁收購案,哈維溫斯坦竟然用點著的香菸丟他。

史蒂芬索德堡 (左) 與哈維溫斯坦 (右)

第一次的成功堅定了傑森布倫的原則

4 年後,這位初生之犢決定不再當社畜,他很感謝溫斯坦給他的過多歷練,而他的目標很明確,他要成為業界第一,而待在大型製片公司裡是永遠無法成為第一的。於是傑森布倫做了事業上最重要的一次投資:他成立了自己的製片公司布倫屋。從米拉麥克斯的經驗告訴他,電影的精彩程度,無分大小製片預算,米拉麥克斯投資了許多小成本的電影,卻製造出票房與口碑上的雙贏;而相對的,米拉麥克斯也不小氣,如果看到了精采的劇本與導演,他們甚至願意重金投入製作成本,只為了讓好電影誕生。

《進擊的鼓手》

所以,2000 年成立的布倫屋製片公司,幾乎可以說是米拉麥克斯的私生子。它跟它暴虐無道的父親很像,但它更小而美一點,只專注在一件事:低預算成本的恐怖類型電影、而如果有這條規則例外的案子,像是當時只有 15 頁劇本的《進擊的鼓手》(Whiplash),那麼布倫屋也絕不會吝嗇投資。

布倫屋打算一招走天下,而在 2009 年的《靈動:鬼影實錄》(Paranormal Activity),傑森布倫獲得了第一次的成功,這部電影的成功太過巨大,讓布倫屋製片公司往後將近 10 年,都對「只拍低預算成本的恐怖類型電影」的原則深信不疑。

《靈動:鬼影實錄》與傑森布倫

低成本恐怖片≠ 賠錢

39 歲的歐倫佩利 (Oren Peli) 有個點子,想拍一部拾得影像 (Found footage) 類型,劇情是小情侶住進鬼屋的恐怖電影,因為沒有太多預算,所以在佩利家裡拍攝--連搭景都不用了。這部佩利自編自導、找了 6 個演員、直接拿家用攝影機放在腳架上、花了 1 萬 5 千美金拍完的電影,早在 2007 年就拍好,但好萊塢沒人要搭理,只有一個人反應「這部電影節奏不太對」,佩利欣喜若狂──因為沒有太多電影公司願意給他回音,而你現在知道這位知音是誰了。

最終這部電影的全球票房高達將近2億美金,是成本的1萬2千倍。

《靈動:鬼影實錄》公映前的每次試映會,都有觀眾嚇到逃出戲院

布倫屋製片公司花了 9 年時間沉潛,一部《靈動:鬼影實錄》就讓他們大出風頭,而印鈔機正式啟動了;相隔一年,續集 300 萬美金成本的《鬼入鏡》(Paranormal Activity 2) 上映了,全球票房 1.7 億美金;又相隔一年,500 萬美金成本的《鬼入鏡3》(Paranormal Activity 3) 上映了,全球票房 2 億美金;又再相隔一年,《鬼入鏡4》(Paranormal Activity 4) 上映了,評價差到是該系列作的新低點,但是全球票房仍有 1.4 億美金,看起來是系列作裡賣得最糟的一部了,但我忘了提它的成本:500 萬美金。這部可能你不會想看的實境鬼屋片第四集,仍然回收了將近 30 倍的成本。

2014 年的《鬼入鏡:詛咒》(Paranormal Activity: The Marked Ones) 之後,還會繼續拍嗎…

布倫屋製片公司的成就:不斷發掘人才

整體來說,傑森布倫對市場的敏銳判斷力,讓布倫屋製片公司賺到手軟,這間公司持續地製造低成本又有話題性的恐怖電影,這些電影大多數都沒有強力卡司、劇情也普普通通、影評人可能連打星的動力都沒有,但這種廉價的嚇人效果卻仍然有某種娛樂性,而布倫屋持續穩定地製作這些電影,就像是你家巷口的速食店,你不會想請女友父母到這裡用餐,但有時下班累了,它永遠在那裏提供服務。你無須動腦,就能紓解你生活中的苦悶。

《鬼遮眼》

但是另一方面,正如傑森工作性質差異很大的父母一般,布倫屋製片在打造廉價恐怖片工廠的同時,他們也專注在某些新導演或是乏人問津的導演身上。像是麥可弗拉納根 (Mike Flanagan),他第一部公開上映的電影《鬼遮眼》(Oculus) 便是由布倫屋製片公司製作的;而像是被《地球過後》(After Earth) 搞臭名聲的奈沙馬蘭 (M. Night Shyamalan),他回歸小成本恐怖電影的第一部作品《探訪》(The Visit),也是由布倫屋製片公司製作。這些小而美的電影,讓布倫屋製片公司看起來並不全然是一部垃圾販賣機,有些時候他們也會挖掘出沒人知道的黃金。

奈沙馬蘭 (左) 與傑森布倫 (右)

舉個例子,如果沒有《探訪》的成功,奈沙馬蘭又怎麼會拍出日後的《分裂》(Split) 呢?而當然,《分裂》的續集《異裂》(Glass) 也會由布倫屋製作;又如果麥可弗拉納根,沒有透過《鬼遮眼》讓大家看到他的才華--在這部電影前,他已經奮鬥了10年無人聞問--如今他又如何能執導《鬼店》(The Shining) 的續集《安眠醫生》(Doctor Sleep) 呢?當然,我們更別忘了,《逃出絕命鎮》(Get Out) 這部已經改變恐怖電影歷史的偉大傑作,背後也是傑森布倫願意投資諧星出身的喬登皮爾 (Jordan Peele),才能讓奇蹟發生。

如今的布倫屋製片公司,除了喬登皮爾與奈沙馬蘭這些導演支持之外,還手握《靈動:鬼影實錄》系列、《陰兒房》(Insidious) 系列、《碟仙》(Ouija) 系列與《國定殺戮日》(The Purge) 系列等等。別忘了,10 月 19 日上映的《月光光新慌慌》(Halloween),背後也是布倫屋製片讓它能夠經典復活。

《月光光新慌慌》四大幕後功臣:(由左至右)傑森布倫、系列監製馬力克阿凱德(Malek Akkad)、導演大衛高登格林 (David Gordon Green)、編劇丹尼麥布萊(Danny McBride)。

好萊塢的都市傳奇之一,就是布倫屋製片公司至今每部電影都賺錢,無論他們推出的電影多爛,就是不會賠錢。這樣的奇蹟讓人想起 70 年的好萊塢 B 級片天王羅傑柯曼 (Roger Corman),像柯曼與傑森布倫這樣的電影人,不相信大預算的電影才會賺大錢,他們只靠自己的直覺與眼光,在影評與觀眾都不注意的荒野中找尋商機與創意,最終,製造了一部又一部口碑或票房上的奇蹟。如今的布倫屋製片公司,繼續製拍低成本恐怖片,同時製作低成本、高話題性高創意的電影,這間公司也許本身已經活成一個奇蹟:片片賺錢,兩招天下無敵手。

延伸閱讀: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