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A+ 瞎妹》:青春從來不曾這麼瞎,因為好笑到令人睜不開眼睛

A+ 瞎妹》(Booksmart) 來得實在太遲,美國是在 2019 年 5 月上映的,而我們將近一年後才看到它,而延檔這件事,是《A+ 瞎妹》唯一的缺點──這基本上跟電影本身一點都無關。《A+ 瞎妹》是近年來最好的 YA 喜劇,或說是最好的喜劇,它真的 smart,卻又不放棄每一個搞笑的機會。它太容易被誤解,但誤解本身就是這部電影的主題。眼見為憑,觀賞《A+ 瞎妹》才能得到完整的樂趣。

一位美豔女演員轉行做導演、第一次執導電影;四位女性編劇執筆劇本;拍攝一部兩位高中女生在高中最後一個夜晚,決定海放她們過去書呆子人生的喜劇電影。這種描述本身就充滿誤解的標的:全女性陣容代表著這會是部「女權」電影,充滿著閹割男性的憤怒笑話;演而優則導,代表奧莉維亞魏爾德 (Olivia Wilde) 就算執導了一部爛片,我們還是要說「她是新手」或「新手有這種表現很棒了」;而兩個書呆子決定使壞墮落一晚的劇情,看起來就是山寨版女孩版《男孩我最壞》(Superbad)。

《A+瞎妹》為好萊塢演員奧莉維亞魏爾德 (Olivia Wilde) 首次執導的電影。

《A+瞎妹》:站中間的魏爾德根本看起來就是主演而不是導演。

以上猜測,全部錯誤,而且是大錯特錯等級的錯誤──連「近年來最好的 YA 喜劇」這句話都是錯的。《A+ 瞎妹》是這幾年才可能拍得出來的喜劇,如果沒有 #MeToo 事件帶起的新一波女性自覺風潮,就不會有這部電影。這代表,《A+ 瞎妹》完全是這個世代專屬的喜劇電影,它多管閒事地挑起當今社會所有與女孩有關的議題,多管閒事地在搞笑之餘、甚至是搞笑之中,去回答每個現代女孩都會遇上的高中尷尬期問題。

《A+ 瞎妹》跟上女性自覺風潮,講述許多女孩在高中會遇到的事。

《A+ 瞎妹》。

 

《A+ 瞎妹》打破迷思 舊瓶裝新酒

青春期誰都尷尬,在這個社群網站世代特別尷尬,最慘的是這個尷尬世代的女孩,她們根本是尷尬合成物:妳要不做個憤怒女文青、不然就得做個校園女王蜂。妳只能選擇一種極端,然後在其中發展自己的角色,否則很容易落入政治不正確的尷尬陷阱。現在沒有平凡女孩,人人都是邊緣女孩,每個另類都是主流,只是每個類型之中大家看來都一模一樣。

《A+ 瞎妹》是在 2019 年上映的美國校園青春喜劇。

《A+ 瞎妹》。

《A+ 瞎妹》是近年來打破最多迷思的電影,刻意地甚至有點挑釁,好像在大喊「你們根本不懂現代年輕人」。當然,它只是想告訴妳一個亙古不變的道理:「眼見不為憑」。就像校園女王蜂其實很好心、自戀怪咖其實很有頭腦。但是這種套路,其實我們早在 1985 年的《早餐俱樂部》(The Breakfast Club) 就見識過。

《A+ 瞎妹》挑戰觀眾對校園角色的既定印象。

《A+ 瞎妹》。

可是雖然《A+ 瞎妹》沒有要告訴我們更高明的答案,但它告訴我們更新的應用情境:短髮刺青滑板妹其實不見得是 T 妹;反社會覺醒女文青其實很溫柔;女同性戀並不是生下來就知道如何與女性做愛;教職員有著長年低薪問題,嚴重到只能下課後去打工;荒唐糜爛的瞎搞學生,其實早就考上哈佛耶魯史丹佛。《A+ 瞎妹》挑戰我們對同性戀的想像、對 YA 電影的想像、對《早餐俱樂部》的想像、對芭比娃娃的想像、對羞辱肥胖 (fat-shaming) 的想像、對物化女體的想像。它在每個笑話裡偷偷包藏這些顛覆,讓你笑出來後才發現自己其實一直都想錯了。

《A+ 瞎妹》由凱特琳黛佛 (Kaitlyn Dever)、比妮費爾德斯坦 (Beanie Feldstein) 主演。

《A+ 瞎妹》。

它看起來不只是很像《男孩我最壞》,它的劇情架構基本上就是《男孩我最壞》。但是《A+ 瞎妹》絕對不只是《男孩我最壞》的親生女兒,反而應該這樣說,《A+瞎妹》讓《男孩我最壞》看起來像是曾曾曾祖父一樣老氣橫秋:《A+ 瞎妹》的時代氛圍太新穎了,它的心思已經不在高中生偷喝酒偷嗑藥有多刺激這種老氣層面上。兩位女主角之一的艾美 (Amy),她是個高一就出櫃的女同志,連她的虔誠基督教爸媽,也都清楚並承認自己有個愛女人的女兒。光是這個同性戀少女的題目,過去就可以單獨拍成一部成長喜劇,但在《A+ 瞎妹》裡,這僅不過是主角身上的一個設定而已。

《A+ 瞎妹》故事設定時代氛圍新穎。

《A+ 瞎妹》。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