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像個皇后、其實是個鬥士,凡妮莎柯比硬起來更美 (二):人生充滿苦澀,但別忘了總有奇蹟發生

12 歲以前,小公主凡妮莎柯比 (Vanessa Kirby) 的人生裡外一團糟,但在 12 歲,她的人生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從某種角度,這個命運轉折充滿了宿命性的意味。

也許是因為父親填鴨式的電影教育,讓她即便有很長一段時間,都覺得電影或戲劇表演很枯燥無聊──父親可不會跟她一起看迪士尼頻道。但是相對地,她看得多,這些她當時還不明瞭的戲劇劇情核心,隨著時間流逝,漸漸在她越來越成熟的內心裡發芽。而外在校園的霸凌生活,與內在病痛的侵襲,都讓她的思維被迫快速長大。而不管是希區考克的電影、或是《午夜快車》(Midnight Express) 這樣的電影裏頭,那些專注在人性缺陷的兒少不宜內容,很快地就成為了她生存之路上的指引。

凡妮莎柯比 (Vanessa Kirby) 。

複習上集>>看來像個皇后、其實是個鬥士,凡妮莎柯比硬起來更美(一):深陷身心地獄的小公主

 

凡妮莎蕾格烈芙 奠定了柯比想演戲的心

最終她發現,她並非為了讓自己已然高等的上流階級家庭添點星光,而立志成為演員。相反地,因為表演是她最能夠從中享受樂趣的活動。這種轉變,來自 12 歲觀賞契訶夫 (Anton Chekhov) 的舞台劇《櫻桃園》(The Cherry Orchard) 。

台上正在演出《櫻桃園》的是影壇傳奇凡妮莎蕾格烈芙 (Vanessa Redgrave),蕾格烈芙身形單薄,卻有張酷似男性的剛硬線條下巴,這無疑地來自她剛烈的個性。畢竟她當年得在舞台上,與勞倫斯奧利佛 (Laurence Olivier) 或是亞伯芬尼 (Albert Finney) 這樣會吃人戲份的百變戲精同台;而銀幕之下,她積極支持巴勒斯坦解放組織的立場,也與美國當時的親猶太主義格格不入。導致猶太保衛同盟甚至在那年的奧斯卡典禮外遊行抗議,而她在得獎感言時(當年她獲得奧斯卡最佳女配角),可沒有試圖大事化小,她直接在致詞時批評了場外的抗議。

舞台劇《櫻桃園》(The Cherry Orchard) 。

凡妮莎蕾格烈芙與弟弟柯林蕾格烈芙一起演出《櫻桃園》。

「我可不會被一小群猶太復國主義的流氓嚇倒!」

話說得痛快,但別忘了,在場許多好萊塢電影公司的大老闆們,本身都是猶太裔。她這番快人快語,自然讓大老闆不敢找她演戲,以免惹禍上身。因此她往後幾年的星運,都賠在這場被視為「醜聞」的致詞上。她很在意嗎?看來不會,她只會繼續更嚴厲地針砭是非。

影壇傳奇凡妮莎蕾格烈芙 (Vanessa Redgrave)

凡妮莎蕾格烈芙是影壇真正的硬漢。

這些事都發生在柯比出生之前,而就在她出生之前,凡妮莎蕾格烈芙也早就是柯比家的好朋友了。而就在這一晚,年紀輕輕的凡妮莎柯比看著台上鋒芒畢露的凡妮莎蕾格烈芙表演,她們之間的共通性可不只分享相同的名字而已,這位柯比熟悉的凡妮莎婆婆,展現了她全然無法想像的模樣,那不是她平日到家裡做客慈眉善目的模樣。在台上,凡妮莎蕾格烈芙是一家之主朗涅芙思卡雅夫人,她帶領著家人回家鄉處分充滿家族回憶的櫻桃園,她有時像個沉溺在歡樂回憶的小姑娘、有時又像感情過剩的熱情老太太、有時又像拒絕逝去的往日幽魂,

蕾格烈芙與連恩尼遜。

蕾格烈芙正是連恩尼遜的岳母,這張照片是他們一起參加蕾格烈芙女兒、尼遜妻子娜塔莎李察森 (Natasha Richardson) 的葬禮。

「這齣劇的震撼力讓我呆若木雞,同時我想著,天啊,不管實質演出舞台劇該做什麼,我真的很想要從事那樣的工作。」

柯比表示。她看見的蕾格烈芙,感覺距離與她無比遙遠、但記憶中的蕾格烈芙卻又無比熟悉。年輕的凡妮莎柯比,親眼見識了表演的精髓,奠定了她的一生志業。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