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腦全世界,讓我們無視《MIB星際戰警》20年來顛覆全宇宙(二):好萊塢最難搞的傢伙,如何成為全星際最難搞的黑衣戰警?

MIB星際戰警》(Men in Black)改編自漫畫《黑衣人》(The Men in Black),儘管《黑衣人》也有不少嘲諷笑話:例如熱門遊戲《太空入侵者》(Space Intruders),其實是MIB設計如何對抗真實外星入侵者的戰爭模擬器,而1951年科幻電影《當地球停止轉動》(The Day the Earth Stood Still)其實是外星人來訪的真實紀錄片。但《黑衣人》的本質仍是冷硬殘酷的,而這可不是《MIB星際戰警》想要的,從《MIB星際戰警》的主角與執行製作身上就看得出來。

前情提要:洗腦全世界,讓我們無視《MIB 星際戰警》20 年來顛覆全宇宙 (一):無所不用其極的政府黑幕,化身冷硬殘酷的黑衣探員

《MIB星際戰警》系列監製瓦爾特帕克斯 (Walter F. Parkes) 與蘿拉麥當勞 (Laurie MacDonald),不想要一套冷硬殘酷的政治陰謀諷刺電影,《MIB星際戰警》並不是另一部《X檔案》(X-files)。他們只想把陰謀論,用來當作帶點諷刺的詼諧笑哏。而不是讓你走出戲院後,淚流滿面驚覺原來老大哥一直瞪著你。

這種改變的決策也來自於娛樂大師史蒂芬史匹柏(Steven Spielberg),擔任執行製作的他是本片的重要推手,他的製片公司安培林娛樂(Amblin Entertainment)也是製片團隊。他希望《MIB星際戰警》,就如同他的《E.T.外星人》(E.T. the Extra-Terrestrial)一樣,那部大賣電影裡也有象徵政治黑幕的黑衣人,但他們永遠追不上一台載著外星人的腳踏車。

《E.T.外星人》

這種極端的天真帶給觀眾一種慰藉,這些也帶著陰謀論元素的電影,並非在大銀幕上狠狠撕開政府的假面具,而是反過來告訴觀眾,他們有能力逃脫這種其實漫天蓋地無所不在的權力宰制。《E.T.外星人》如此、《七寶奇謀》(The Goonies)如此、《驚異傳奇》(Amazing Stories)與《美國鼠譚》(An American Tail)如此、而《MIB星際戰警》當然也是。只要懷抱純真、希望與愛,你可以一飛沖天、小孩可以找到寶藏、穿越時空、在浩瀚人海中你能找到家人、甚至可以無中生有、無論你從多高的天空中墜落,地上永遠有片柔軟會接住你。

《七寶奇謀》

這種電影主旨定調了《MIB星際戰警》兩位主角傑(Jay)與凱(Kay)的選角方向,首先,《黑衣人》漫畫裡的凱,是一位很有經驗的抗敵老將。太有經驗了,他殺過的外星人可能比我們吃的飯還多。這讓漫畫版本的凱更加冷酷、更加高深莫測、更加無堅不摧與所向無敵。不管壞壞外星人如何隱形、偽裝與戰力高強,最終都要倒在他的槍口之前。他如果告訴你一項資訊,代表他還有一百項資訊沒講。他喜歡拿著大槍巨砲,但似乎他本人才是大槍巨砲──跟槍一樣沉默無情精準,令人懷疑他的血管裡裝的是不是機油、他的小名是不是叫做「魔鬼終結者」。

而傑呢?這位菜鳥基本上就是從《邁阿密風雲》(Miami Vice)裡走出的唐強生(Don Johnson)──比孔雀羽毛還要翹的翻飛金髮、墊肩老高的短版外套、還有輕挑不屑的陽光笑容,這位緝毒局白人警探是位辣手神探,而他的嘴巴比他的手更辣,時常問些非常白目或傷人的問題。他藉此似乎想要對百毒不侵的凱造成心靈傷害,但凱……他似乎沒有心靈,只有中央處理器。

原本監製們屬意讓克林伊斯威特(Clint Eastwood)成為凱──你要習慣,基本上有整整30年,好萊塢所有動作電影主角的第一人選,都是克林伊斯威特。但是克林老爺子從來都不喜歡什麼外星喜劇,他很快地推辭了。因此,監製們把目光望向了湯米李瓊斯(Tommy Lee Jones)。他演過幾部好萊塢大片、他把《絕命追殺令》(The Fugitive)裡鐵面無私的聯邦法警演活了,這個活生生的執法機器角色讓他獲得了一座奧斯卡。那麼,同理可證,他應該也能演活一台活生生的外星執法機器。

大家都笑得像笨蛋,我可不是笨蛋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