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戰慄遊戲》史蒂芬金心魔之作:榔頭和子彈是我對你的崇拜

電影虎蘭花

驚悚 小說大師 史蒂芬金 (Stephen King) 翻拍成電影的作品無數,《 戰慄遊戲 (Misery) 》雖為其中一部讓書迷和影迷皆津津樂道的傑作,故事構成和呈現效果相反,是部單純簡潔的電影,攏聚影眾注意力的最大元素是驚悚嚇人的配樂,緊湊危險的片段連接,以及藉著有如天使更似惡魔的演技,奪下奧斯卡最佳女主角的 凱西貝茲 (Kathy Bates) 。

史蒂芬金 驚悚 小說改編 戰慄遊戲 ( Misery ) 電影海報

場景多圍繞在一個房間,一扇門和一扇窗,簡單裝潢卻有無盡的壓迫感,每一次門把轉動都無法預測接下來的發展;由下往上的主觀特寫鏡頭,讓安妮起初人畜無害的形象,逐漸擁有至高的掌控力;快節奏的鏡頭剪接,不禁為偷跑出房間的保羅頻頻捏把冷汗,劇情所傳遞的訊息,也不只是書迷發神經這麼簡單。

小心,被劇透會比看鬼片更恐怖哦!

戰慄遊戲 劇照 凱西貝茲 飾演 安妮維克斯

你熱愛的作品,也許是作者憎恨的枷鎖

我們都知道福爾摩斯曾經「死過一次」,和莫里亞提教授的決鬥中兩人跳下萊辛巴赫瀑布,無論在書名或是柯南道爾的認知中,都是《最後一案》。這樣的結局卻遭到讀者抗議,在多方的壓力下,不得不在 1903 年出版《空屋》,讓福爾摩斯逆天生還。

電影中,縱然在編輯的極力勸說下,保羅依然堅持為《Misery》系列劃下句點,完成一部風格大相徑庭的新作,內心的欣喜是身為小說家的幸福,然而這部尚未命名的作品,卻在安妮的唾棄與憤怒下化為一團灰燼。誰甘願自己的成就止步於前呢?但是一和利益、讀者連接關係後,你的創作就再也不屬於個人資產了。

戰慄遊戲 劇照

安妮一下是狂熱小粉絲,一下成為偏激的綁架犯。

只要為自己冠上合理的名義(e.g. 我是你的頭號粉絲),便與對象建立起自認為親近的關係,進而展開過度干涉、扼殺思想的非物理──依保羅遭受的遭遇來說──以及物理性的傷害,只是安妮用榔頭,而現代人用的是網路,如今在言論抨擊下,甚至能讓人不敢出門,同樣連行動的自由都能剝奪。

許多知名的漫畫大作至今仍連載到天荒地老等不到結尾,也許是作者還有鋪天蓋地的情節想畫,更多的狀況其實是讀者不允許!漸漸地,決定故事走向的人早已不是作者,而是市場的喜好與利益風向。

戰慄遊戲 劇照

有一種粉絲叫安妮維克斯: 凱西貝茲 奧斯卡小金人代表作

挪至現今已淪為常見的恐怖片公式下,史蒂芬金的一貫風格──出乎意料的驚悚劇情中,再剝下人性的另一層皮──固然能使《戰慄遊戲》顯得與眾不同,但安妮維克斯的影響力想必更超越這位人氣恐怖小說家。

凱西貝茲得像個瘋子切換不同開關,一點一滴透露安妮極端複雜的性格:她的狂熱是真的、關心是真的、喜愛是真的,憎恨到加以毀滅的瘋狂也是真的;她沉迷 Misery 的魅力,卻又不准這位虛擬角色以不公平的方式復活,崇拜保羅的愛變質為極具傷殘性的對待,更以謙虛又脅迫的方式,要求以自己為原型創造角色來完成 Misery 的重生小說,滿足受人矚目的慾望。

隨著囚禁保羅的行為越凶殘,故意弄灑的酒杯、殘忍打斷的雙腳、揭開惡行的剪貼簿,安妮不再是熱情體貼的頭號書迷,而是聰慧偏激的自戀狂。

戰慄遊戲 劇照

為了不讓保羅逃走,安妮舉起榔頭再次毀了他的雙腳。

某篇冷知識文章說道,「古柯鹼」對史蒂芬金來說,就是操縱思考的頭號粉絲安妮。無論投稿失敗,或是聲名大噪,現實的壓力讓他逃進毒品的世界裡,任由心中那隻「看不見的手」(不是亞當斯密哦)代替意識完成一部又一部的人氣大作,甚至有幾部作品自己根本沒印象。

差別在於他沉迷毒癮帶來的能量開關,而保羅在最後一刻選擇了結這個可以象徵瘋狂粉絲、利益脅迫等各種你為她冠上名義的心魔。

史蒂芬金 驚悚 經典之作 電影《 戰慄遊戲 (Misery) 》預告:

電影片名:戰慄遊戲(Misery)
電影年份:1990 年
片長:107 分
導演:羅勃雷納(Rob Reiner)
原著:史蒂芬金(Stephen King)
編劇:威廉高德曼(William Goldman)
演員:詹姆斯肯恩(James Caan)、凱西貝茲(Kathy Bates)

延伸閱讀:

【影評】《遊戲夜殺必死》有限顛覆的絕妙驚悚喜劇
【影評】《BPM》愛滋讓我活的更用力,更多色彩也更多遺憾
【影評】《泥沼》(MUDBOUND) 比起可愛的家鄉,我寧可懷念無情的戰爭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