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完美結局》麥可漢內克對過往作品的回首與統整(Happy End)

地下電影

奧地利名導麥可漢內克有別於尚盧高達講出了「電影是每秒24格的謊言。」但了解漢內克的人不難發現,他擅以鏡頭下的謊言媒介,逼近所謂的現實甚至趨於真理。

從第一部長片《第七大陸》開始,漢內克幾乎就對自己往後近30年的導演生涯定了調,在他架構出來的電影中,幾乎看不到純粹肉體上的折磨,大部分是從心靈扭曲的暴力角度延伸,如外科醫師般冷靜、精準切入人性的黑暗,更以旁觀者的角度客觀看待社會議題,不落俗套抽離世俗對暴力的既定印象,簡約優雅同時膽大的將心靈暴力供以觀者感受,殘忍且赤裸的將『暴力』提升到另一種高度。

而這次入圍坎城影展主競賽的新作《完美結局》(Happy End)一如往常地延續了漢內克作品中人與人疏離、冷漠的母題,並同樣聚焦、檢視所謂的中產階級,甚至對我來說,漢內克到了回顧自己過往作品並做出總結的時候了。

影片開場即可看見《隱藏攝影機》的再現,打破框架突破銀幕界線,讓大家從觀者轉換成參與者,並且同樣感受到錄像中無時無刻被監視的感受,無所遁形的壓迫暴力一覽無遺,不過不同於《隱》片中使用錄影帶,這次換成現代化的iPhone錄像,媒介的不同也算是漢內克對時代推演的察覺與轉變,接著對老鼠的霸凌雖只是驚鴻一瞥,但同樣看見《班尼的錄影帶》中對動物(豬)的影子,隨著故事推演,彷彿看見漢內克一一對著自己過往作品檢視再檢視,《巴黎浮世繪》中密碼及語言的依賴、《鋼琴教師》中對於性愛的壓抑與慾望、《白色緞帶》中不健康的大環境帶給小孩的影響、《愛‧慕》中的失智設定和死亡方式,甚至同樣透過尚路易坦帝尼昂的台詞,將《愛‧慕》中殺死妻子前的故事重新演繹,在《完美結局》中更換成祖孫隔代的對話,更別說此片主人翁的名字和《隱藏攝影機》一模一樣(連演員都是老搭檔)。觀眾巧妙地被漢內克帶領,在《完美結局》中看見過往這些作品的核心概念一一延續、再現並統整,整個觀影過程,對我來說是相當有趣且饒富意味。

而對於漢內克的電影來說,「家」總是相當不安的存在,《完美結局》中凌亂的剪接正好符合影片中喪失家庭功能的中產階級,除此之外,此片還是關心著勞工議題、點出了種族移民議題,漢內克想說的、該說的還是一句也沒少,但《完美結局》這次以暖色為主,整體感覺並不如過往的漢內克給人直觀冷冽的感受,尤其跟冰川三部曲(《第七大陸》、《班尼的錄影帶》、《禍然率71》)中冷冽的調色大相逕庭,或許在視覺上稍微放過觀眾一馬,但拆開文本來看,片中透露出的不安和暴力感,還是刀刀見骨、針針見血,漢內克的這把手術刀拿了30年,仍然不減其鋒利度。

總結來說,《完美結局》說穿了就是漢內克的大全集,這邊直言沒看過、不了解漢內克的影迷在感受這部電影上會些許吃力,且整體當然也並不如過往作品令人驚豔,也難怪在各界對他的高期待下,換來是普通的評價,不過對導演和他的影迷來說,或許下了結語後再邁向下一部作品,也何嘗不是一個Happy End。

延伸閱讀:
▪歡迎光臨小孩世界!從兒童視角出發的六大推薦電影
2018奧斯卡遺珠!因為各種原因錯失入圍的演員們

▪ 法國影壇當紅實力男星的年度新作─《天上再見》、《BPM》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