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電影百狼圖(三):《華盛頓狼人》躲在美國白宮裡的狼人是誰?

人狼屋

 

披著怪物電影皮的正港諷刺劇

故事的三名被害者,令人聯想到當年指控政府非法活動的瑪莎米謝爾 (Martha Beall Mitchell)、華盛頓郵報發行人凱瑟琳葛蘭姆 (Katharine Meyer Graham) 以及黑豹黨 (Black Panther Party) 的成員。傑克的狼人症狀讓白宮陷入醜聞危機。但他也在無意間為政府除去不少頭痛人物,讓總統樂的隔岸觀火,並以粉飾太平的姑息心態看待一切。

《華盛頓狼人》片中幾位慘遭總統下令「處理」的被害者,看似皆與現實人物團體十分相似。

不過就像恐怖片的固定模式,刻意隱藏的醜聞與秘密,自然會有反噬當權者的一天。在總統與中共總理的會面中,無法控制變身的傑克咬傷總統與特勤人員,並在闖入瑪麗安家中後被銀子彈擊斃。即使白宮成功的轉移焦點,將傑克塑造為英雄,總統在記者會上變成狼人的醜態,仍毫無保留的暴露在全國觀眾面前。金斯堡在片尾以全黑的畫面與總統的嚎叫,留給觀眾無限的想像。

善惡有報,《華盛頓狼人》片尾則回歸恐怖片公式發展,總統的惡行終被揭發。

 

雖然是影史最大膽無畏的狼人電影……

1973 年,《華盛頓狼人》在水門案沸沸揚揚的時間點上映,不過可惜的是,時間點與議題的巧合並沒有為電影的成績加分。影評認為金斯堡在恐怖與幽默感的拿捏失當,缺乏賣點與吸引力;而對觀眾而言,金斯堡不只碰觸人民心中的傷口,甚至以指桑罵槐的方式,在傷口上再劃下一刀。如此兩面不討好的情況下,不難想見電影的慘敗。

電影的失敗讓金斯堡大受打擊。更挫折的是,他的前作《寂寞攝影機》(Coming Apart) 至少還有好惡兩極的評語,這次卻毫無正面評價。在拍了兩部不賺錢的作品後,金斯堡放棄導演之路,回到熟悉的電影剪接工作,並在業界闖出一番佳績。

《華盛頓狼人》讓金斯堡放下導演夢,但卻依然是影史上最重要的狼人電影之一。

知名度與成功度不一定成正比……

不過隨著愛好者的口耳相傳,《華盛頓狼人》反而越來越受重視,甚至被譽為有史以來最大膽無畏的狼人片之一。這部只花十天就完成的電影並不精緻,但它的政治諷喻及黑色幽默,就今日來看仍充滿力道,就連屬性相似的狼人名作《破膽三次》(The Howling, 1981) 也比它晚誕生了八年。足見它的前衛之處。

此外,當二十一世紀的美國政局,彷彿又回到四十年前對政府不信任的氛圍時,「狼人在白宮」的主題再度引起人們的好奇。華盛頓郵報的專欄作家約翰凱利 (John Kelly) 更在多方打聽後,聯繫上已退休的金斯堡,請他暢談這部令他又愛又恨的收山作品。

在訪談的尾聲,凱利意有所指的問他對川普政府的看法。

「川普很適合我的電影題材。」

金斯堡說,

「不過恐怕不會是喜劇,而是貨真價實的恐怖片了。」

>> 點此看更多【電影百狼圖】完整專題介紹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