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還看不到《飛狼》電影?( 上 ):寂靜的藍色閃電劈出了直升機傳奇

80 年代不只是恐怖電影的黃金年代,在小螢幕上,美國電視影集也在這十年進入了最精彩的時代。不但影集數量大增、成本大增、題材也千奇百怪眼花撩亂。這些影集大量地引進了台灣,可以說是當時只有三台的台灣觀眾,能從電視上獲得的最大娛樂之一。而影集《飛狼》(Airwolf) 當然是其中最歡樂的一部,它是許多人第一次看到以直升機為主角的影集、第一次看到直升機能飛給導彈追、第一次看到每一集都有如戰爭電影一樣刺激浩大的影集。於是,一個有趣的問題產生了:為什麼我們到現在還看不到《飛狼》電影?或者……至少誰來重製一下影集吧?

80 年代紅極一時的美劇影集《飛狼》(Airwolf)。

 

讓直升機成為電影劇集的主角

但既然提到《飛狼》,我們不可能不提到它的前輩,1983 年的電影《藍色霹靂號》(Blue Thunder)。這部電影讓直升機第一次耀武揚威地成為主角,它讓人們對天空的想像更加豐富了。

1983 年上映的美國電影,以警用直升機為主軸的《藍色霹靂號》(Blue Thunder)。

這部電影由才華洋溢又偏激的編劇:丹歐班農 (Dan O’Bannon) 撰寫劇本,歐班農巧妙地將直升機在美國歷史上的地位與脈絡,轉化為一部驚悚又極度諷刺的警匪電影:美國在韓戰時期,首度投入直升機進行傷兵救援任務,大量地縮短了原本透過軍機運輸的時間。

曾編導許多電影的丹歐班農 (Dan O'Bannon)。

丹歐班農最出名的作品包括了《異形》與《魔鬼總動員》。

這種機動性高的載具,在叢林戰為主的越戰更受重用。你可以在幾乎所有的越戰電影裡,都看到直升機的出現:大多時候它代表著隨著結局來到的救援;有些時候它代表著將要降臨到敵軍身上的死亡女武神;但很多時候,直升機的旋翼聲就代表著戰爭本身,離開戰場的退役士兵們,常在夢中被這些聲音帶來的戰場恐怖夢魘嚇到驚醒。

 

集尖端科技於一身的直升機主角《藍色霹靂號》

《藍色霹靂號》的主角,就是一位從越戰退伍、並有著嚴重創傷後症候群(PTSD)的洛杉磯警察。他接受任務,駕駛著警界最高科技結晶的戰鬥直升機「藍色霹靂號」,每晚在城市高樓間穿梭,進行各式監視任務。

除了裝備各式望遠鏡頭、強力收音麥克風與照相機之外,藍色霹靂號當然也裝載著火力武器,但這些監視設備比起武器更加令人不安:藍色霹靂號就像是一只來無影去無蹤的耳目,在夜裡無聲地監視著洛杉磯的任何一位市民──這種設計當然來自歐班農對政府科技的極度不信任感。藍色霹靂號代替了老大哥,隨時知道你在偷偷說些什麼。

1983 年電影《藍色霹靂號》。

而仍然被戰爭蹂躪陰影掩蓋的主角,卻發現他越戰時的仇敵牽涉一樁軍政陰謀,而自己的夥伴更因此被害。越戰的陰影原來從未遠去,主角只好與反派進行一場城市戰爭。這場結尾動作戲裡,藍色霹靂號大戰警用直升機、武裝直升機、甚至還有一台 F-16……本片在這些空戰中把直升機的靈活空中優勢拍得刺激又好看。

《藍色霹靂號》的確為觀眾上了一堂精采的直升機行銷課,連玩具銷量都跟著水漲船高。雖然整部電影的焦點,其實並不在直升機的優異性能,神勇的藍色霹靂號仍然只是一個工具,用來隱喻越戰所帶來的傷害、以及高層勢力將科技做為滿足野心的工具、視法治於無物的狂妄。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