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導演拒絕用導演剪輯版來拯救今年最殘念的電影

每部電影首映的那一刻,導演就失去了主控權,這好像是理所當然的一件事,但這幾年的好萊塢,卻明顯地不這樣想。對導演來說,一部在觀眾心中不那麼好的成品,還有起死回生的機會:導演剪輯版。

現今,導演剪輯版已經很明顯地變成了一種救命仙丹,我們喜歡的電影,我們期待著它的導演版;而我們不喜歡的電影,我們更期望導演版能為它挽回一些名聲。這部電影公司大老闆曾經誇口會賣出三億美金票房、最後卻面對賠錢苦果的電影--《銀翼殺手2049》--似乎很需要導演版的即刻救援。

而我們今天知道了兩則新聞,一則以喜:《銀翼殺手2049》的確有一個4小時的初剪版;另一則消息則不一定你會喜歡:你永遠看不到《銀翼殺手2049》的4小時導演剪輯版。

這部當年由雷利史考特拍攝的科幻經典續集,面臨著叫好不叫座的尷尬狀況。偏偏它的上一任父親雷利史考特,在最近他的新片《金錢世界》上映時,又不改大砲本色地--是的,這是雷利史考特最令人討厭的毛病之一--批評所有他想批評的事情,其中就包括了《銀翼殺手2049》。

他是這樣告訴Vulture的:「(小聲偷偷地說)我得小心我的措辭,我真的得小心我的措辭,《銀翼殺手2049》真他媽地拍太長了,殺了我吧…」

雖然他沒有對《銀翼殺手2049》導演丹尼維勒納夫的表現表示好壞,但這種發言--你應該體會到這位八十歲的阿公幾乎是想說啥就說啥--真的是令人無言。最後這段談話,以雷利史考特的懺悔結束:「我不應該說這些的,我這樣做真是個混蛋(Bitch)。」

但反過來,需要承擔《銀翼殺手2049》失敗的導演丹尼維勒納夫,當然也被問到了導演版的問題。畢竟,導演版有時能夠證明導演的功力所在,而可以把電影票房不佳的責任怪在監製或是片商身上。

先前的口碑不佳電影《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就發行了所謂的「終極加長版」藍光影碟,增加了30多分鐘的片段,讓整部電影超越了三小時的長度。但是這部導演版,某種程度上的確挽回了一些先前對導演查克史耐德不滿的聲音。而對於《銀翼殺手2049》這部劇情多線進行的電影來說,導演加長版會不會讓它在影碟出租銷售市場得到一些獲利的平反呢?

是的,丹尼承認了《銀翼殺手2049》的確有一個4小時的初剪版本,他也曾經想過是不是應該把4小時的電影給剪成兩部曲分開上映,但看來他有一套自己的觀點:

「把這部電影分成上下兩集的想法,只存在於剪輯室裡…一部電影最佳的呈現形式,就是在戲院裡上映,但4小時的版本真的是太長了。我自己比較喜歡戲院的版本,因為它更為優雅,但是4小時版本裡的某些片段,是真的非常…有張力。」

喔喔?有一些被剪掉的張力片段?看來我們還是有機會看到這個4小時版本嗎?

「….有時你就是得割愛,而4小時的版本有些太過自我放縱了,但當然這段對話有點奇妙,因為我們在談的是《銀翼殺手》(舊版有非常多重剪版本),所以觀眾自然想知道它會不會有其他的版本。每部電影都有比起戲院版更長的版本,在剪輯工作還沒開始前,永遠都會有一個最長的版本,首剪版都是很長的,但它還需要經過許多處理流程,以及一大堆的剪輯工作。」

最終丹尼維勒納夫勇敢地說出了他對好萊塢日漸增多的「導演加長版」作風的看法,真的很勇敢,但卻自有他的一番道理。

「我得說,被剪掉的部分,都不是好東西。當我剪掉某一段,那段就死透透了,代表著那個片段就是不夠好。就算有時我得親手剪掉我最喜愛的片段,我仍然強烈地認為,當片段被剪落在剪輯室的地板上,它就永遠不應該再重見天日。我不喜歡加長剪輯版,我得說,除了《銀翼殺手》與《歷劫佳人》(Touch of Evil)之外,我沒看過有哪部導演剪輯版,比原來上映的戲院版更好的。我完全不喜歡《現代啟示錄:重生版》(Apocalypse Now Redux),我覺得搞出《現代啟示錄:重生版》就是一個大錯誤。」

「我不會把4小時版本公開釋出的,這個版本是行不通的。你現在能看到的《銀翼殺手2049》,就是唯一的《銀翼殺手2049》。」

丹尼維勒納夫,你是一位有骨氣的導演,你先前坦承《銀翼殺手2049》的失敗,而現在拒絕用導演剪輯版這種事後補票的方式,給觀眾一個新的詮釋。比起來,雷利史考特真是令人氣結,竟然有膽批評別人拍得太長。畢竟,他可是出了名的「導演剪輯版之王」:《銀翼殺手》總共有七種剪輯版;2005年的《王者天下》上映長度有2小時23分鐘,但在隨後的導演版裡,加進了45分鐘的新片段,甚至加進了原版沒有的劇情支線,讓這兩個版本快要變成不一樣的電影;2013年評價普普的《玩命法則》也有一個不分級導演版;讓史考特一戰成名的《異形》當然也有導演版,只是這個版本比院線版還短,還更換了不一樣的片段;《羅賓漢》、《美國黑幫》、《絕地救援》全有導演版,全部都被認為比院線版更差….

對於好萊塢來說,沒有美國時間讓導演用一輩子來製作一部宇宙名作,永遠緊迫的時間表,與永遠需要割捨的多餘創意,是好萊塢導演的終極挑戰,能夠狠下心割肉斷骨自己的心血結晶,剪裁出一個兩小時的戲院上映版本,是多麼不容易的一件事。就是因為如此,導演這份工作才能讓人由衷致敬,畢竟人人都討厭那些考試時間鐘響時,還在振筆疾書的犯規傢伙,而導演剪輯版,在那些堅持自我完美原則的導演眼中,是一種雷同作弊的行為。

你喜歡導演剪輯版嗎?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