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我陽光、空氣跟水!《活埋》、《氧氣危機》……強制啟動幽閉恐懼的五部作品

電影虎蘭花

無論身處在多寬闊的空間,只要放眼望去見不著半個出口,立即惶恐不安、冷汗直流,更別說一醒來發現自己躺在長寬高彷彿量身定做的箱子裡,翻個身都像災難,能教人不崩潰嗎!以下就介紹五部莫名其妙被鎖在密閉空間裡垂死掙扎的幽閉型作品。

 

  • 《活埋》(Buried):埋了一個我,世上還有千千萬萬個我。

想要隔著營幕都能感受到窒息的絕望,2010 年由萊恩雷諾斯主演的《活埋》是部名符其實的首選之作,場景從頭到尾都在難以活動只能躺著等與死的小小木箱,格局卻是橫跨美國與伊拉克之間的大大悲劇。除了聲音能無遠弗屆,狹窄的單一空間塞進主角一人都嫌勉強,就算賦觀眾上帝視角也毫無意義,只能與卡車司機保羅化為生命共同體,感受他的恐懼、緊張、希望,然後再次落入深淵。

 

  • 《氧氣危機》(Oxygène):我是誰?我在哪?我在做什麼?

年輕的女子(梅蘭妮洛宏 飾)在醫療低溫艙醒來,沒有記憶,也不知自己身在何處,然而想要逃命就必須還原全貌,即使真相足以崩壞一切認知。《氧氣危機》的「箱子」明顯比《活埋》來得實用,卻不全然代表優勢,畢竟科幻電影的發展不按牌理出牌,缺乏感情的人工智慧反而是種威脅。

與飢餓或缺水不同,呼吸是人體能夠活下去的最基本也是最直接的生存條件,因此在本片中,氧氣存量的警示遠比無法動彈更使人膽顫心驚。

 

  • 《密弒殺陣》(Brake):你看到的陽光,只是蒙主寵召的白光。

厲害的探員(史帝芬杜夫 飾),就是在伸懶腰都辦不到的透明箱中,依然能大展身手,打出動作片的驚險刺激。雖然能免於活埋或是缺氧危險,只要開個小洞,數十隻蜜蜂螫滿全身也是無處可躲;箱子被放置在後車箱,隨便一個急煞都能把人撞到失去意識,與其說是棺材,更像是銬問室,逼探員傑洛米說出「輪盤」的位置。但這可不是《密弒殺陣》最折磨人的地方,因為真正的危機,總是防不勝防。

 

  • 《蜿蜒》(Meandre):重點是過程。重點是過程。重點是過程。

一條不見盡頭的通道,除了遇到死路之外,還能夠發生什麼事呢?答案是「Everything」。《蜿蜒》是一部難以捉摸的科幻電影,當莉莎(蓋亞維斯 飾)被陌生男子綁走時,我以為是犯罪驚悚;當她得在時間內通過關卡,不然會被燒死、溶解甚至遇到喪屍時,又以為是死亡遊戲,直到結尾時才發現原來什麼都不是,它甚至無法歸類成一個具體的存在。

相較之下,《蜿蜒》的場景寬闊不少,至少比起動彈不得,跪爬還有機會奪得一線生機。事實上,正因為能夠行動,更突顯四周襲來的壓迫感,即使想放棄,面臨痛苦致死的未來,也只能掙扎前行。

 

  • 《1408》(1408):它只是個房間,一個該死的房間。

與上述四部相比,《1408》的房間寬闊到其他部主角會想大喊:「犯規啦!」的程度。光是可以起身站直走來走去就夠令人羨慕,還有洗手間、床等家具,麥可恩斯林(約翰庫薩克 飾)甚至還有一瓶酒!然而論起心理陰影的面積,從攻擊生理到操弄心靈,這間被飯店視為禁忌、房號相加等於13的鬧鬼房間「1408」,十幾年過去,我對這部電影仍舊記憶猶新。

一如《蜿蜒》用動作彰顯狹小空間帶來的威脅,麥可恩斯林激烈反抗、試圖逃出「1408」,卻發現自己從未走出這個房間時,甚至連情緒都已不存在,只感到手腳發軟,無法再起。

五部作品有一個共同點,就是孤軍奮戰。一群人被關進密閉空間,無論自相殘殺還是遭人屠殺,固然可怕,仍不及孤立無援來得無助,相對來說,也是極度考驗演員表演力的題材。有趣的是,就算同為幽閉型作品,即使都只有主角一個撐完全場,五部作品的故事起因截然不同,各自在受限的空間、有限的時間,展開毫不受限的精彩劇情……

但還是先讓我深吸一口氧氣再說。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