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瑟:王者之劍》成為美國網飛本週最熱門電影:為什麼許多票房毒藥電影,在網飛如此受到歡迎?

你聽過《機戰未來》(Stealth) 這部電影嗎?或是《亞瑟:王者之劍》(King Arthur: Legend of the Sword)?可能都沒聽過,因為這些電影都不是由你熟悉的票房天王主演,而它們都是影史知名的票房毒藥電影。但是,在網飛上不同——《亞瑟:王者之劍》是本週美國網飛最受歡迎的電影;而《機戰未來》在月初獲得了這個寶座。這產生了一個有趣的問題:為什麼這些票房毒藥在網飛上表現亮眼?我們試著來找出答案。

《機戰未來》。

《機戰未來》。

這種情況不是只在美國發生,連台灣也是:當時在台灣票房普普、成本 6,800 萬美金、但全球票房僅有 5 千多萬的《縮小人生》(Downsizing),在本週台灣網飛熱門電影榜裡,也有第五名的高位。幾乎在全球不同國家的每週更新榜裡,你都能發現當年「不屑一顧」、「票房表現差勁」的糟糕電影,成為本週當地民眾的網飛最愛。而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網飛上有那麼多經典電影,你隨時都能欣賞柯波拉與史柯西斯的名作,但是為什麼票房毒藥卻能在串流平台上有更加亮眼的表現呢——連《火線追緝令》(Se7en) 都沒有爬上熱門榜首過。

《縮小人生》是本週台灣區熱門電影。

《縮小人生》是本週台灣區熱門電影。

電影越來越多了,這是事實。我們先忘記討厭的中國武漢肺炎,在 2015 到 2019 年,北美地區上映了總共 3,848 部電影,等於每一年都有近 770 部電影上映——每天都有超過 2 部電影上映。而大多數觀眾,沒有那個美國時間每天看 2 部電影。更何況,許多觀眾未必一週能看一部電影,而當他們這週末願意走進電影院、掏出他們一週辛苦賺來的工資買下電影票時,他們會希望自己享受最完美的 2 個小時影音體驗。因此,盡可能選擇最多大明星演出、特效或劇情同樣登峰造極、同時具有話題性的電影,通常是他們的選片邏輯。

《全民情獸》曾經是網飛熱門電影。

《全民情獸》曾經是網飛熱門電影。

這導致某些不符合「盡善盡美」原則的電影,被貴人事忙的觀眾放棄了,它們也許沒有大明星——例如《亞瑟:王者之劍》主角是欠缺知名度的查理漢納 (Charlie Hunnam),更知名的裘德洛 (Jude Law) 沒有那麼大的吸金魅力,而且他明顯地飾演反派;它們也許評價不佳——Indiewire 在電影上映前 3 天,就貼出《亞瑟:王者之劍》的評論,說它

「混雜了一點《冰與火之歌》與《偷拐搶騙》,變成一鍋垃圾」

你會願意去電影院親眼見證這部「第一幕就很糟」、有著「無聊又愚蠢的史詩故事」的電影嗎?可能很難。

《亞瑟:王者之劍》電影劇照。

《亞瑟:王者之劍》。

《亞瑟:王者之劍》沒有明確的吸引力、加上導演蓋瑞奇先前的《紳士密令》(The Man from U.N.C.L.E.) 票房反應也平庸、還有許多媒體阻止你不要亂花錢。這部成本高達 1.7 億美金的古裝奇幻電影,最後在美國票房悽慘地僅收不到 4 千萬美金,而全球票房也沒有超過成本的 1.7 億美金,拔出石中劍的亞瑟,遺憾地無法稱王。這部電影成為了華納影業在 2017 年的心靈創傷,還好《亞瑟:王者之劍》上映該月底的《神力女超人》(Wonder Woman) 表現出色,讓人快速忘記了亞瑟的失敗。

《亞瑟:王者之劍》。

《亞瑟:王者之劍》。

但是,當《亞瑟:王者之劍》本週在網飛美區上架,畫風突變,它立刻成為觀眾的最愛,奇妙的是,這並不是《亞瑟:王者之劍》第一次在串流平台上架,數個月前,華納直營的 HBO max 就已經上架了此片,更別提這部電影的家用媒體版本,都已經上架好幾年了。為什麼它突然如此炙手可熱?

《亞瑟:王者之劍》。

《亞瑟:王者之劍》。

可能的原因,還是得回頭檢視這幾年觀眾的觀影行為變化。如今,電影已經不是觀眾能享受的唯一視聽娛樂,華納影業或迪士尼最大的對手,已經不是其他好萊塢同業,而是你電腦裡的遊戲《英雄聯盟》、手機裡的遊戲《傳說對決》、Twitch 每晚的數百個遊戲直播、YouTube 與 TikTok 上不斷湧出的小短片。而需要花上好幾個小時的「出門到電影院看電影」這個行為,變成一項有著沈重時間成本的娛樂。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