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麥斯》續集遙遙無期!我們必須祈禱這隻澳洲瘋狗獲得勝利

第三個年頭過去了,那大漠黃沙與噴火吉他的奇異影像,好像已經離我們很遠了。但我們當然還是很憤怒,憤怒到快發瘋:我們的《 瘋狂麥斯 ( Mad Max )》續集到底在哪裡?!而這幾天有個不幸、但我們早已了然於胸的答案:還得再等。因為法官說,現在誰都不准拍《瘋狂麥斯 5》與《瘋狂麥斯 6》。

 瘋狂麥斯 Mad Max 劇照 莎莉賽隆

這件事情我們已經在5個月前向各位報告過了,為各位複習一下:


你可能會以為是莎莉賽隆(Charlize Theron)與湯姆哈帝(Tom Hardy)的不合傳言、或是莎莉賽隆含蓄地抱怨這部電影的拍攝過程太辛苦,而導致續集一直難產。但事實如果真是這樣那還好點:澳洲新南威爾士州最高法院法官大衛哈默施拉格表示,在《瘋狂麥斯:憤怒道》的製作合約裡寫明,如果這部電影的製作成本沒有超過 1.57 億美金,則米勒的「甘迺迪米勒米歇爾」製片公司則可以獲得 700 萬美金的酬勞。而華納影業最後判斷,這部電影的預算超出了 1.57 億美金,所以甘迺迪米勒米歇爾無法拿到這筆額外獎金。

問題來了,米勒爆氣了,對這位從第一部電影就自己籌錢的獨立製片人來說,控制預算是在拍片過程中最需要注意的關鍵要素:沒有錢,什麼都沒法拍。既然事前已經與華納訂下了這條合約,米勒與他的製片公司,當然拿出省一毛是一毛的小氣本色,勉力拍戲,他們認為自己完全沒有超過 1.5 億美金的預算:你可以到像是 boxofficemojo 這樣的網站上查詢,那裡的數字還是 1.5 億美金。

 瘋狂麥斯 拍攝照片 喬治米勒

那為什麼華納覺得成本超支了呢?米勒認為這些都是華納自己的問題,是華納影業在過程中的錯誤決策,拖延了這部電影的拍攝,也增加了預期外的成本,而這些決策問題帶來的成本增加責任,不能被算在甘迺迪米勒米歇爾頭上。除了這個,甘迺迪米勒米歇爾還指控華納影業,背叛了一開始雙方的融資協議,他們並未按照協議,卻轉向與 RatPac 娛樂合作(沒錯,這就是布萊特雷納的電影公司),讓 RatPac 在本計畫中占有了 12.5% 的份額。

道格米歇爾,甘迺迪米勒米歇爾製片公司的負責人之一,他的話令人心碎:

「我們努力工作的結果,呈現在銀幕上,獲得了世界廣大的回響…我們真的很想繼續與華納兄弟影業合作電影,但是,當我們已經努力了超過一年之後,我們仍然無法獲得一個滿意的結論,最終現在還得透過法律途徑來解決。」


簡單地說,這場官司到了 2018 年還沒打完,對於合約,雙方都各有各的解釋,而且很明顯地沒有交集:華納覺得米勒徹底地不受控,而米勒覺得華納說話不算話。過了這幾個月,我們仍然看不到和解的可能,反倒是知道了更多的衝突點:華納原本希望《瘋狂麥斯:憤怒道》是一部 100 分鐘的 PG-13 級電影。這代表著 13 歲的孩子可以在父母認同下觀賞《瘋狂麥斯:憤怒道》,這聽來很瘋狂吧。這個數十年來都是 R 級水準、內容充滿撞車、爆頭、還有撞車爆頭的電影系列,竟然要被降級成一部親子觀賞的電影。

 瘋狂麥斯 Mad Max 拍攝照片

不提米勒本人會不會屈服,光是上映前就會被憤怒的影評與觀眾們嘲笑晚節不保。當然,澳洲硬頸老鄉是不會屈服的,但華納影業可不滿意──當他們數著《瘋狂麥斯:憤怒道》全球數億美金票房的鈔票時滿不滿意呢──把這件事也當作呈堂證據交給了法官,作為米勒不合作的證據之一。

但喬治米勒與甘迺迪米勒米歇爾製片公司也不是好惹的,他們的怒氣也從一長串事證中噴發出來,不包含上述的超出預算爭議,還有這些:

1、華納阻止他們拍攝某些劇本中的橋段:

這包括了不死老喬的王國介紹等等,而換成了某些臨時決定的橋段,這甚至包含了更換原訂的結局。

 瘋狂麥斯 Mad Max 劇照

2、華納要求最少十次的《 瘋狂麥斯 :憤怒道》內部試映

而且,每次試映結束後都要求修改內容,這更增加了無謂的時間與人力成本。

3、華納在 2013 年尾,要求拍攝計畫外的新增橋段

這需要計算搬運機械回澳洲拍攝的成本、重組演員與劇組的成本、重新搭建場景以及後製的成本,而這些成本都應該被算在電影製作的淨成本之內(因為是華納要求的)。

而華納仍然堅持,甘迺迪米勒米歇爾製片公司在拍攝《瘋狂麥斯:憤怒道》時,不但超出了 6 分之 1 的成本、還延遲了製作時間。現在甘迺迪米勒米歇爾製片公司竟然還敢來聲討獎金,實在是不可思議。

在法庭上的戰爭看來短時間內還不會結束,這導致了現時雙方都無法繼續《瘋狂麥斯:憤怒道》後兩部續集的誕生:即便華納財大氣粗,也無法拋棄米勒,因為這個系列的權利還在他手上。

但是拍不出來不只是最令人痛心的,更悲劇的事實是:喬治米勒已經寫好《瘋狂麥斯》第 5、6 集的劇本了。也就是說,如果沒有這場國際官司,現在米勒已經坐在導演椅上拍新的《瘋狂麥斯》了──甚至可能第 5 集都拍完了。這讓人想起《瘋狂麥斯:憤怒道》裡淒慘的一幕:枉死的孕婦腹中,是個健全的胎兒。

 瘋狂麥斯 紫屋魔戀海報

傑克尼克遜在拍《紫屋魔戀》時跟電影公司處得不太好

「我想起傑克尼克遜對我說過,要對付這些大片商,你必須表現地比他們更瘋狂。」

喬治米勒這幾天與學生座談時說道。

像隻瘋狗一樣,為了捍衛那可愛的心肝寶貝,喬治米勒必須收起他那有點傻氣的咧嘴笑容,必須像條《瘋狂麥斯》裡的飛車黨瘋狗,死命地咬住不認帳的電影公司。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