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寄生上流》奉俊昊的大師手痕,揭示當代社會的階級之重

地下電影

南韓名導奉俊昊 2006 年和 2009 年分別以《駭人怪物》(The Host)、《非常母親》(Mother) 入圍坎城影展的「導演雙週」以及「一種注目」單元, 2017 年憑藉與 Netflix 合作的《玉子》(Okja) 闖進主競賽單元,今年再以《寄生上流》(Parasite) 二度角逐金棕櫚,旋即凱旋而歸,替南韓抱回坎城最高榮譽,引起各界一片叫好。

在坎城風光回到韓國後,票房至今也賣破 20 億台幣,證明此部片不僅深受評審青睞,對一般觀眾來說也能引起共鳴,兼顧商業與藝術的平衡。此作故事描述一家四口全是無業遊民,用盡詭計想以無孔不入的方式共享上流社會的生活。但他們需索無度的慾望卻讓情況逐漸失控。

《寄生上流》(Parasite) 劇照。

《寄生上流》延續著奉俊昊著迷的「階級」母題,揮別《末日列車》(Snowpiercer) 以及《玉子》的跨國製作大片,回到韓國本土後的創作更加犀利通徹,此作彷彿蘊藏著《小偷家族》(Shoplifters) 的核心,同樣以「欺騙」(無論階級)進而從人、解構出家庭、社會與國族中「生存」的無力之感,此外,片中沒有過多《小偷家族》的溫情,取而代之的,是奉俊昊一慣黑色幽默的類型片功力。

 

*以下包含《寄生上流》劇透,請慎入。

 

幽默角度切入階級議題 精準呈現貧富差距的面貌

《我們》(Us) 劇照。

全片在黑色幽默中,有著《我們》(Us) 的血肉與骨幹,以喜劇方式大膽切入社會議題,底層社會的悲哀無奈全都建立在大量的黑色幽默之下,而喬登皮爾透過地上、地下代表兩個世界的差異,奉俊昊則直接透過上下階層的互動,對韓國當代社會、甚至世界各地的貧富差距提出強烈的批判,高明的劇本以及台詞,讓觀眾入戲的當下,卻又能從喜劇中體悟到悲劇,後半段意想不到的劇情轉折,更把血淋淋的事實攤開,也把角色的美好幻想打碎。

在本作開場,奉俊昊即以極精準的鏡位視角切準主角一家「半地下室」的生存空間,以宋康昊為首的貧窮家庭,平常接受著醉漢的尿液、突如其來的消毒,無線網路的消失,揭露了社會中的底層階級面臨的諸多窘境,然而,在消毒戲中,奉俊昊大膽地暗喻了處在底層的人類與蟑螂無異,差別只在人類有著「被消毒」的「自覺性」罷了。(爸爸大呼別關窗,順便消消毒),當然不只蟑螂的隱喻,還有狗、螻蟻等生物跟人類求生欲望的符號象徵。

《寄生上流》(Parasite) 劇照。

奉俊昊更在片中也在屢次精準的構圖,以或明或暗極具空間感的攝影中,呈現富人與貧人的心理狀態,並透過不同的象徵符號凸顯階級的上與下,諸如半地下室氣窗以及落地窗的對比,山頂的豪宅與水溝下的家庭,豪宅中客廳沙發上與長桌下的對比,甚至豪宅中藏著不見天日的地下室,最精彩的一場戲,當然是那場「暴雨」,這場暴雨救了差點流於平庸的轉折(爸爸三人順利從豪宅中逃出),將階級面對暴雨(生活)血淋淋的拆骨去皮,更在精準的交叉剪輯中放大人性(體育館搶衣服;貴婦在更衣間挑衣服),把無力之感的意象與階級的不可逆沖刷出來,蟑螂終究是蟑螂,屬於底層的味道洗不去,透過這場雨,更加濃烈,錐心的酸楚如排山倒海般反覆衝擊人心,天晴之後,對立的衝突則加劇力道,這些利用影像而非台詞所堆疊出來的階級鴻溝,都是奉俊昊匠心獨具的大師之筆。

電影資訊

寄生上流 Parasite

上映日期
2019/06/28
寄生上流_Parasite_電影海報

導演

奉俊昊

劇情

★入選第72屆坎城影展主競賽單元。 一家四口全是無業遊民的爸爸基澤(宋康昊 飾)成天遊手好閒,直到積極向上的長子基宇(崔宇植 飾)靠著假文憑成功應徵上有錢人朴社長(李善均 飾)家的家教,才讓苟且偷生的一家人彷彿看到一線生機,紛紛用盡詭計想以無孔不入的方式共享上流人的生活,但他們需索無度的貪欲卻讓情況逐漸失控。

IMDB
8.5
Rotten Tomatoes
100%
PTT
好雷
94%
觀看完整介紹
寄生上流_Parasite_電影海報

關於作者

相信電影是每秒24格的謊言,但還是甘願栽進謊言中。希望以文字讓更多人在謊言與真實間找到一點人生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