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老爸出任務》白髮人送黑髮人的滄桑感慨

杜麥特

《 老爸出任務 》(Last Flag Flying, 又譯《最後的旗幟飄揚》)由《愛在》三部曲、《搖滾教室》及《年少時代》的李察林克雷特(Richard Linklater)執導,在時間中所流逝的情感痕跡,並映照於故事之中不淪為矯情的溫柔,從橫跨時間的《愛在》三部曲及對於成長階段的羞澀琢磨的《年少時代》亦是林克雷特的拿手絕活。

相較於上述兩者,《老爸出任務》反而帶點「硬派」的黑色幽默,在林克雷特的人生勵志劇的本質之下,本片某種程度上是個極致的悲劇,不過在於角色關係琢磨,加上林克雷特一貫的振奮啟發性的故事調性,《老爸出任務》所提煉而成的傷感是一種既憤世嫉俗、其中所蘊含極具渲染力的正面能量。

老爸出任務 電影海報

以「白髮人送黑髮人」的悲劇情境設定最為主要核心價值,竟然是出自於林克雷特之手,這份「悲情」必定會呈現出別具一番的溫柔且平易近人的精神存在,老兵的凋零、年輕英雄的殞落,本片終究一直周旋於「白髮人送黑髮人」的母題,如果《愛在》三部曲所呈現地是最為簡約的浪漫主義滋味、《年少時代》則是能夠體會人生成長階段的羞澀之感,那麼《老爸出任務》能嚐盡人生的五光十色以及時光流逝的滄桑憂鬱感。

不至於太過緊繃且憤世嫉俗式的戲劇效果,透過三位老戲骨的對手戲及角色所產生的化學效應,來敘述三位老兵過去在軍中的年少輕狂,過往的鍋蓋頭時日已去,現今則便成了飽進風霜的退役老兵,史提夫卡爾(Steve Carell)的厭世神情、布萊恩克萊斯頓(Bryan Cranston)的耍嘴皮子的渾蛋頑強性格,以及勞倫斯費許朋(Laurence Fishburne)的成熟穩重,極具反差的角色本質為本片在情感層面多加潤飾了黑色喜劇的因子,互相嘴砲對方,深厚的同袍情誼一覽無遺。

老爸出任務 劇照

鐵三角典型人設及角色曲線,增溫戲劇當中的深厚的極具感染力的情感元素,不再耍嘴皮子的史提夫卡爾,脫離撲克臉莊嚴之流的布萊恩克萊斯頓,加上勞倫斯費許朋位於中間值的穩重,三位老戲骨同台飆戲,踏上「林克雷特式」的公路之旅,當然也並非庸俗的「服老」與「凋零」的人生感慨。

原文之意「Last Flag Flying / 最後的旗幟飛揚」,正是片中的三位老兵的衰退以及因戰爭而罹難的年輕士兵,披上國家的象徵、為國捐軀,「博士」所追究的不再只是喪子之痛,而是他曾是英勇鍋蓋頭的越戰時光,其中所留下的戰後創傷以及內疚之感,兒子在軍中的死則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老爸出任務》不僅闡述一位父親的療傷故事,更是在人生「時光飛逝」的剎那之間,藉此勾勒出心中難以抹滅的瘡疤,坦然接受並且拋開心中的內疚感。

《 老爸出任務 》溫柔卻帶點硬派式的黑色幽默

老爸出任務 劇照

整體而言,《老爸出任務》維持一貫的「林克雷特式」的心靈小品的溫暖,悲喜交加且極具意義,感受其中的飽進風霜的滄桑之感,假設《年少時代》、《我們的輕狂年代》是投射映照「年少輕狂」的我們,那麼《老爸出任務》則以溫柔卻帶點硬派式的黑色幽默,藉此勾勒其中蘊釀許久、感慨萬千的時刻,也許我們會對角色處境以及故事進展感到心寒傷感,不過所投射於我們眼中的,卻是不滅的兄弟情誼以及溫暖動容一切的公路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