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屆奧斯卡】龍貓大王的第90屆奧斯卡得獎預測!

從今年的入圍名單,就可以看出第90屆奧斯卡金像獎的盛況。但頒獎典禮在即(美國時間3月4日),這三四個月所謂俗稱「大獎賽季」的時間也要結束,各種影展、協會與媒體評選的2017最佳電影獎項,都像是在為 奧斯卡 這個年度盛事下注,我也將為各位做出一份最終得獎預測(部分獎項),看看哪匹良駒能夠真正勝出這一年一度的金獎榮耀。

特別注意,以下預測無分影片品質高低,只論個人獲獎預測,今年的入圍影片都真的很優秀,都非常值得一看。

最佳男主角

-蓋瑞歐德曼(《最黑暗的時刻》)
-提摩西夏勒梅(《以你的名字呼喚我》)
-丹尼爾戴路易斯(《霓裳魅影》)
-丹尼爾卡盧亞(《逃出絕命鎮》)
-丹佐華盛頓(《羅曼先生,您好》)

有些沙場老將畢生無勳,在他最耀眼的時刻,獎沒有給他,可能是當時少了一點運氣,可能是整部電影底氣不夠,觀眾甚至會忘了他們沒拿過奧斯卡。直到有一天,終於天時地利人和俱全,把他們推到了機運的最高點。今年奧斯卡就有兩個活生生的老將例子,其一就是蓋瑞歐德曼(Gary Oldman)。

連英國女王都在看,描寫英國女王的Netflix熱門影集《王冠》(the Crown)、加上《敦克爾克大行動》(Dunkirk),似乎為《最黑暗的時刻》(Darkest Hour)做了最好的暖場,前述這兩部作品裡,有二戰後英國的政治風景、有二戰時敦克爾克撤退的描繪,就是偏偏缺席了在戰時最高政治統帥的行動,《最黑暗的時刻》剛好透過邱吉爾去填補了這個缺口,這同時對奧德曼來說,也是最佳的天時地利。所以儘管這部電影未必處處逢源,甚至對邱吉爾有太多美化(《王冠》裡老邁頑固的邱吉爾更加貼近本人),但幾乎沒人會批評蓋瑞歐德曼,這部片像是為他量身訂做的拿獎入門券,一將功成萬骨枯,是我給《最黑暗的時刻》的評價。

這機緣對歐德曼來說太珍貴,60歲的男演員很難在歷史片之外找到好的得獎契機,所以儘管我更偏好提摩西夏勒梅(《以你的名字呼喚我》),但我覺得一座奧斯卡影帝獎座,是給3月生日的歐德曼最好的生日禮物。

最佳女主角

-法蘭西絲麥朵曼(《意外》)
-莎莉霍金斯(《水底情深》)
-瑪格羅比(《老娘叫譚雅》)
-瑟夏羅南(《淑女鳥》)
-梅莉史翠普(《郵報:密戰》)

這座影后獎殺得難分難解,基本上除了梅莉史翠普以外,人人都有資格拿獎:《老娘叫譚雅》與《淑女鳥》都是聚焦主角的個人電影,而瑪格羅比為了演出溜冰選手哈汀,苦練溜冰直到自己也能跳出空中幾圈半,很符合奧斯卡最愛的「扮醜扮白痴,還要打落牙齒和血吞」精神;瑟夏羅南才24歲,已經3度入圍奧斯卡女主角與配角獎項,這次的《淑女鳥》,已經為她帶來了金球獎音樂喜劇類女主角、芝加哥影評人協會女主角獎與將近50項大小獎項的入圍;《水底情深》呢?更不用提了,在這部電影之前,可能只有很少人認識莎莉霍金斯──還是從《哥吉拉》裡渡邊謙身旁那個幾乎無言的助手開始認識的。

但就如同最佳男主角,《意外》這部電影如果沒有法蘭西絲麥朵曼(Frances McDormand),幾乎是拍不成的。這是一部衝突激烈的電影──不是說它有很多爆炸──激烈地衝突你的道德觀、衝突你對罪與罰的觀念,而這些衝突需要一個叛逆的硬頸狠角色,一個為找出殺死女兒真兇誓不罷休的地方媽媽,你可以說梅莉史翠普一樣能勝任這個角色,但麥朵曼很明顯地更好,而且她已經成功過了,22年前的《冰血暴》她一樣是演一個強硬的地方媽媽警長──雖然那次她的角色比較外柔內硬,而就是那次演出讓她拿到了奧斯卡影后。

最棒的地方在於麥朵曼這兩次演出,不只差別在一個是警長、一個是被害人母親而已,《意外》裡的麥朵曼更加地強勢、不講理與粗俗,但她粗中有細,不是喝酒喝到茫、只想找個人出氣的被害人家屬而已,她有她自己的邏輯、與她自己的問題,你可以不認同她對「旁觀=共犯」的想法,但你無法說她的所作所為是毫無邏輯。

最佳男配角

-威廉達佛(《歡迎光臨奇幻城堡》)
-伍迪哈里遜(《意外》)
-李察傑金斯(《水底情深》)
-克里斯多夫柏麥(《金錢世界》)
-山姆洛克威爾(《意外》)

回到最佳男主角的老將問題,另一位老將出現了,威廉達佛(Willem Dafoe)應該要謝謝《歡迎光臨奇幻城堡》,讓他從瘋子與兇手的刻板印象中掙脫而出。比起蓋瑞歐德曼,威廉達佛更加被定型,歐德曼還能演演正直不阿的警察局長,達佛現在演溫順一點,馬上就被觀眾懷疑是包藏禍心了(要不就是早早領便當)。

所以《歡迎光臨奇幻城堡》對達佛來說是非常重要的一部電影,即便最後沒有得獎,這部電影沒有把他塑造成一個天殺大好人,沒有讓他瘋癲地灑狗血,讓他變成一個本片裡與他沒有血緣關係角色的共同父親。他像個父親般維持這間破爛旅館的秩序、對房客做出他認為正確的判斷、也會心軟地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用笨拙的方式表達他的關係,很難想像威廉達佛在一部電影裡會變成最溫暖的存在,而《歡迎光臨奇幻城堡》做到了,威廉達佛也真的做到了。

最佳女配角

-蘿莉麥卡佛(《淑女鳥》)
-瑪麗布萊姬(《泥沼》)
-艾莉森珍妮(《老娘叫譚雅》)
-蕾絲莉蔓薇爾(《霓裳魅影》)
-奧塔薇亞史班森(《水底情深》)

先剔除一些名單:奧塔薇亞史班森至今入圍3次奧斯卡女配角,但後兩次──包括這次的《水底情深》──都很像她第一次的演出(《姊妹》),都是刀子口豆腐心的大媽型角色;這次入圍的肯定意義對蕾絲莉蔓薇爾與瑪麗布萊姬來說,大過得獎的機會,而最後剩下蘿莉麥卡佛與艾莉森珍妮,真巧,她們都演女主角的媽媽,而且母女關係戲都是她們這次演出的重點。

光看其他影展的得獎數目不太準確,因為兩個人都來勢洶洶,艾莉森珍妮拿到了金球獎與英國影藝學院電影獎(很多人都簡稱英國奧斯卡的XD)最佳女配角、而蘿莉麥卡佛拿到了28個影展的女配角獎。就如同聖地牙哥影評人獎的結果,最後同時頒給了艾莉森珍妮與蘿莉麥卡佛,這不是兩邊討好的結果,而是她們之間的確是毫無軒輊。我最終選給了蘿莉麥卡佛(Laurie Metcalf),原因是《淑女鳥》裡許多關鍵的橋段,都需要麥卡佛的母親去撐起瑟夏羅南,麥卡佛就像是許多擁有正值青春期女兒的母親一般,在關心與管教女兒的分寸上感到苦手,她必須像是古井無波似的去面對叛逆女兒的脫軌舉動,但麥卡佛最棒的地方是,其實這位母親也有自己的掙扎與叛逆,而她不著痕跡地顯露了出來,不著痕跡……這正是我認為麥卡佛勝出之處,比起艾莉森珍妮的霸凌婊子(bossy & bitchy)母親,憂心忡忡外冰內熱的嚴母是難演多了。

最佳原創劇本

-《愛情昏迷中》艾蜜莉戈登、庫梅爾南賈尼
-《逃出絕命鎮》喬登皮爾
-《淑女鳥》葛莉塔潔薇
-《水底情深》吉勒摩戴托羅、瓦內莎泰勒
-《意外》馬丁麥多納

除了《水底情深》之外,剩下四位參賽者一樣優秀,《愛情昏迷中》是不是原創劇本有點點爭議,因為這是兩位劇本家的真實人生故事;《逃出絕命鎮》可以說把種族歧視議題拉升到了更高的層次,脫離了種族歧視恐怖片只不過是白人殺黑人的低級水準;《意外》的故事更加簡單,但卻如同大劍無鋒一般直接,而且意外地,還很犀利。

最終我選給了《淑女鳥》(Lady Bird),這個劇本優秀之處,在於「不優秀」,它呈現了加州沙加緬度──一個除了NBA國王隊以外似乎沒啥名產的小地方──的小城風景,而像是國家地理頻道的紀錄片一般,沒有劇情刻意安排的戲劇高潮,就像真實生活的日常一樣平淡,但平淡,正是這部電影女主角最痛恨的情緒門檻,這個劇本要寫得平淡又有味,相信葛莉塔潔薇與諾亞鮑姆巴赫合作的那幾個年頭帶來了許多幫助。

最佳改編劇本

-《以你的名字呼喚我》詹姆士艾佛利改編自安德列艾席蒙的「以你的名字呼喚我」
-《大災難家》史考特諾伊史達特、麥可偉柏改編自葛瑞賽斯特羅、湯姆比塞爾的「災難藝術家」
-《羅根》史考特法蘭克、詹姆士曼格、麥可葛林改編自馬克米勒的「暮狼歸鄉」
-《決勝女王》艾倫索金改編自莫莉茉莉布魯姆的「決勝女王」
-《泥沼》維吉爾威廉斯、迪裡斯改編自希拉蕊喬丹的「泥沼」

幾乎沒有異議,就決定是《以你的名字呼喚我》(Call Me by Your Name)了。

一部好的改編劇本,需要能夠忠實傳達書中的精彩之處,《以你的名字呼喚我》不只做到這件事,它完成了更多:許多修改原著小說的部分,甚至比原著更令人心碎與心暖。

最佳動畫長片

-《寶貝老闆》
-《戰火下的小花》
-《可可夜總會》
-《萌牛費迪南》
-《梵谷:星夜之謎》

我知道最後應該會是《可可夜總會》掄冠,憑著超高票房、動聽歌曲與萬千觀眾的眼淚。但我仍選擇《戰火下的小花》(The Breadwinner)。

不只是因為這是一部塔利班政權下的現代花木蘭故事,而是在這麼殘酷的題材下,它仍然保持著童話般的輕盈,最重要的,與其他入圍者不同,它真實的不像一部虛構童話。

最佳紀錄長片

-《國寶銀行:小到可以進監獄》
-《堅強之島》
-《最酷的旅伴》
-《阿勒坡最後的男人》
-《伊卡洛斯》

這五部紀錄片都非常好看──當然,如果你以為紀錄片都令人昏昏欲睡,但是精采是一回事,去年最熱門的紀錄片《我不是你的黑鬼》(I Am Not Your Negro)卻不在這入圍名單禮,而這是一種奧斯卡『傳統價值』的恥辱。(實於去年已入圍。)

我們還是要做個選擇,我選擇《伊卡洛斯》(Icarus)這部描寫國際運動禁藥「疑雲」的片子。會說是疑雲,是因為運動員使用禁藥以追求更高成績,是一種常聽到的醜聞,但是《伊卡洛斯》並不是只猛打像是藍斯阿姆斯壯這樣曾是自行車運動英雄的禁藥使用者,它問了一個更大膽的問題:如果這些運動員常常使用禁藥,那麼他們是如何安穩通過上百次的賽前、賽間、賽後禁藥測試的?《伊卡洛斯》就像那個希臘神話一樣黑暗,只是墜落海中的不只是那些使用禁藥的爛蘋果而已,可能還得包括龐大的醫檢單位、主辦比賽單位、甚至是國家機器。

這部紀錄片揭露了真實運動世界的黑暗面,它甚至影響了攝影者的人身安危,當你目不轉睛地看完這120分鐘,你會發現這部紀錄片比許多好萊塢恐怖電影還要嚇人。

最佳原創音樂

-《水底情深》亞歷山大戴斯培
-《敦克爾克大行動》漢斯季默
-《霓裳魅影》強尼格林伍德
-《STAR WARS:最後的絕地武士》約翰威廉斯
-《意外》卡特伯韋爾

金球獎把最佳原聲帶頒給了亞歷山大戴斯培的《水底情深》,這是一部跟很多水與愛情有關的電影,戴斯培把這兩種元素混合在一起,製造出一種泡在溫水裡的舒適感,主題旋律有著從開頭至最終都不間斷的豎琴,彷彿毫不停歇的水波,小提琴與手風琴自然帶來溫暖的旋律,這些樂音包圍著你,戴斯培真的用音樂營造出宛若耳朵泡溫水的效果。

當然,漢斯季默(Hans Zimmer)在《敦克爾克大行動》的嘗試是大膽的。

膽敢把秒針滴答聲作為整張專輯的主要基底,不管得不得獎,這種勇氣永遠值得任何人敬佩。

最佳攝影

-《銀翼殺手2049》羅傑狄金斯
-《最黑暗的時刻》布魯諾戴邦奈爾
-《敦克爾克大行動》霍伊特范霍特瑪
-《泥沼》蕾切爾莫里森
-《水底情深》丹羅斯特辛

我在評選入圍名單時,希望蕾切爾莫里森能夠圓滿奧斯卡90年來,在最佳攝影獎項裡空缺女性名單的遺憾,她入圍了,而且《泥沼》的畫面的確很美(你可以在網飛上收看這部片子),但我仍然要把最終獎項選擇給了羅傑狄金斯(Roger Deakins)。

當然,這有一點前述提到的「老將效應」:因為狄金斯14次入圍奧斯卡都沒有得過獎(2008年他還因為《險路勿近》與《刺殺傑西》一起入圍)。但是更重要的是──正如同我過去提到的──「不論你多討厭《銀翼殺手2049》,你都無法忽視狄金斯絢爛瑰麗的攝影色調,除卻那些生化人與飛天車,是他的鏡頭──大漠飛沙的濃黃、城市巨大霓虹廣告的艷桃紅等等──讓《銀翼殺手2049》真正充滿了未來感。」

最佳原創歌曲

-「愛的奧秘」(《以你的名字呼喚我》)
-「請記住我」(《可可夜總會》)
-「這就是我」(《大娛樂家》)
-「為某些事挺身而出」(《馬歇爾》)
-「浩瀚之河」(《泥沼》)

好吧,我可能對《可可夜總會》有諸多不滿,但「請記住我」(Remember Me)這首歌實在太殺了,連蕭敬騰的中文版本聽起來都還蠻順耳。

原文版分攤了一大半《可可夜總會》讓人流淚的責任。

最佳導演

-吉勒摩戴托羅《水底情深》
-克里斯多福諾蘭《敦克爾克大行動》
-喬登皮爾《逃出絕命鎮》
-葛莉塔潔薇《淑女鳥》
-保羅湯瑪斯安德森《霓裳魅影》

這次最佳導演有四位新面孔:從諧星轉型為導演的喬登皮爾、從演員轉型為導演的葛莉塔潔薇、還有從未入圍過最佳導演的克里斯多福諾蘭與吉勒摩戴托羅,外加一位常客保羅湯瑪斯安德森。要決定這些交出漂亮成績單的導演之間,誰才是最佳導演,是很殘酷的一件事。我認為這次可能是吉勒摩戴托羅(Guillermo del Toro)最接近最佳導演的一次。

《水底情深》雖然入圍了此次最多的13個獎項,但在主要獎項可能落第的狀況下,補給他最佳導演是可能的選擇。加上《意外》的導演馬丁麥多納竟然在整片6項入圍的狀況下,連個入圍導演名單都擠不進去,很有可能這個位子就是留給第一次闖進最佳導演的戴托羅。

最佳電影

-《意外》
-《以你的名字呼喚我》
-《最黑暗的時刻》
-《敦克爾克大行動》
-《逃出絕命鎮》
-《淑女鳥》
-《霓裳魅影》
-《郵報:密戰》
-《水底情深》

《意外》應該算是今年整體最出色的電影,它的劇情讓中文片名甚至不能算是離譜(原名:Three Billboards Outside Ebbing, Missouri),因為它真的充滿了意外,不是那種翻天覆地的邏輯逆轉意外,而是處處見血地試探人性。它不只討論歧視、霸凌或是小鎮的鄉愿而已,它討論的是全面的缺陷人性,遺憾、悔恨、殘忍、痛苦、遷怒與追求公理。

這部電影值得獲得年度最佳電影,因為它幾乎涵蓋了當年最棒的幾部電影主旨,《意外》掄冠當之無愧。

(編按:感謝熱心讀者指出2處勘誤,《水底情深》正確入圍項目為13個獎項;《我不是你的黑鬼》已於2017年入圍該屆奧斯卡最佳記錄長片,以上原文皆已修正。)

 

延伸閱讀:

好敵手!看看諾蘭眼中的奧斯卡導演獎入圍者之作
《以你的名字呼喚我》看來正一步步走上奧斯卡金獎之路

【電影背後】《母親!》《銀翼殺手2049》《水底情深》三部電影你不知道的共通點

———————————
📢【#奧斯卡】就要你的神預測!📢

熱愛電影的你,相信心中早有一份奧斯卡得獎名單,現在只要參加神搜局奧斯卡特企,下注自己最看好的第 90 屆奧斯卡金像獎入圍作品/人選,就有機會贏得 #免費電影票,你就是最神準的「預測神人」!

欲參加預測抽獎活動的探員們🔥火速🔥點入以下網址,按照活動頁面說明即可參加活動:
▶▶ 參加《2018神搜局特別企劃 就要你的神預測!》抽獎活動 ◀◀
———————————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