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平成哥吉拉:《哥吉拉 vs 碧奧蘭蒂》歷經車諾比的哥吉拉,與挑戰科學倫理的碧奧蘭蒂 (04)

唐澄暐

最終成型的《哥吉拉 vs 碧奧蘭蒂》( ゴジラvsビオランテ )劇本世界,可以說是靠哥吉拉拓展廣度,並由碧奧蘭蒂拉開情感縱深。

前情提要:【專題】平成哥吉拉:《哥吉拉 vs 碧奧蘭蒂》來自少女漫畫的植物怪獸 (03)

哥吉拉延續前作,被誘導落入三原山火口後,在毀壞的新宿留下了一些細胞組織;除了日本之外,美國四大生物公司的聯合體「Bio-Major」、中東(虛構)國家「沙拉地亞」也紛紛派出特務來爭奪這珍貴寶物。奪得細胞的沙拉地亞,從日本請來了頂尖生物學者白神博士和女兒英里加來打造抗旱小麥,以擺脫從美國輸入糧食的束縛;但企圖鞏固糧食輸出霸業的 Bio-Major 卻發動炸彈攻擊,銷毀了哥吉拉細胞,英里加也因此喪生。若了解到美國在世界各地為維持其霸權而做過的事情,便會覺得這樣的描述設定其實是很貼近現實的。

《哥吉拉 vs 碧奧蘭蒂》劇照

《哥吉拉 vs 碧奧蘭蒂》

科技來自於人性的恐懼和慾望

五年後,放棄研究的博士像是死守著女兒般地,和她生前留下的玫瑰待在蘆之湖畔的植物研究室。但同時,再次開始活動的火山迫使日本政府必須開發新的對哥吉拉武器,而這時代最新穎的構想就是生物基因──利用哥吉拉細胞製造能吃核能物質的細菌,直接從哥吉拉體內奪走能量。

雖然這設定就物理來說不甚合理,但其想法卻頗能看出「核」在該時代的陰影。從 1984 到 1989 雖然才相差五年,中間卻發生了一件核能相關的大事件── 1986年蘇聯的車諾比核電廠事故,造成了人類史上最嚴重的核汙染。在蘇聯解體導致冷戰結束前,世界可說同時處在核電廠和核彈的雙重陰影下。「抗核菌」可以說是在這種憂慮中的願望──如果能讓核能無效化,不管是用來破壞核彈,或者是清除核電廠災害的外洩物,都會是最治本的理想方法。

這種理論上說不通但考量十分出於現實的想像,跟前作裡哥吉拉直接拔起核反應爐吸光核物質、甚至靠著兩顆核彈在東京上空互爆來充能的想像相比,可說是經歷了真實事件的洗禮後才有的天壤之別。

《哥吉拉 vs 碧奧蘭蒂》劇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