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電影百狼圖(三):《華盛頓狼人》躲在美國白宮裡的狼人是誰?

人狼屋

米爾頓金斯堡 (Milton Moses Ginsberg) 從小就迷戀狼人。1941 年的《狼人》(The Wolf Man) 帶給他的童年震撼,遠超過其他怪物,也讓他立志拍出自己的狼人電影。從哥倫比亞大學畢業後,金斯堡曾想過以寫作為生,不過最後他進了國家廣播公司,並在擔任新聞紀錄片剪接師的同時,逐步往童年的夢想邁進。

米爾頓金斯堡拍攝《華盛頓狼人》的現場花絮照片。

導演金斯堡拍攝《華盛頓狼人》的現場。

 

前情提要:【專題】電影百狼圖(二):從《狼之一族》到《血紅帽》 小紅帽與大野狼警告你的事

 

不只是科學怪人、木乃伊等恐怖怪物的夥伴

金斯堡的運氣很好,他身處的 1970 年代,被美國的狼人影迷暱稱為「狼的時代」。狼人電影不但產量大增,題材也更多元。當與金斯堡熟識的製片向他提出邀約,他立刻把握機會,構思一部既復古,又深切反映時代脈動的新穎狼人片。

1941 年的經典恐怖片《狼人》(The Wolfman) 開啟美國影視的一股「狼人」潮。

經典恐怖片《狼人》誕生後,慢慢孕育許多狼人影迷長大,以及更多狼人題材作品。

此時水門事件尚未爆發,但國內對時任美國總統的尼克森強烈批判,這給了金斯堡不少創作靈感。他很快地想到讓白宮變成狼人老巢,將狼人與政治議題結合的點子──不過這個露骨的諷刺故事很快遭到製片否絕。處處碰壁後,最後只剩紐約世界戲院的老闆鮑伯薩姆納 (Bob Sumner) 願意投資他的計畫。曾因放映《深喉嚨》(Deep Throat) 被重罰的索姆納說過:

「政治已取代 A 片,成為最新的淫穢產業。」

此話不難看出,薩姆納背後的動機或許是想藉此片的聳動議題,對政府報一箭之仇。但無論如何,金斯堡的恐怖喜劇《華盛頓狼人》(Werewolf of Washington) 終於得以問世。

金斯堡的恐怖喜劇《華盛頓狼人》(Werewolf of Washington)。

 

當狼人出現在白宮:《華盛頓狼人》

《華盛頓狼人》的開場與《狼人》極為酷似。主角傑克有著與「狼人」相同的狼頭柺杖及五芒星符號,而且也是在旅途中被吉普賽狼人咬傷而受到詛咒。不同的是,傑克對狼人傳說斥之以鼻,他認為這不過是匈牙利的「共產黨陰謀」,在簡單處理傷口後就打包回國。

回國後的傑克成為白宮新聞秘書,也與第一千金瑪麗安相戀。但在平步青雲的同時,他卻為月圓時期不由自主的奇異行為所困擾。直到白宮附近發生一連串恐怖命案,他才警覺到自己是否真的變成狼人。在政府刻意隱瞞消息下,他打造了一顆銀子彈,留給瑪麗安以防不時之需。

《華盛頓狼人》(The Werewolf of Washington) 劇照。

片中的總統雖然沒有署名,但他的日常言行、外交政策,甚至是口頭禪都幾乎是尼克森的翻版。金斯堡將這位總統塑造為一個懦弱怕事、疑心病重,整天不是躲在廁所跟親信密談,就是往地下秘密實驗室跑的陰謀家。有趣的是,變成狼人的傑克反而相當符合總統的需求,白天為政府擦脂抹粉,晚上為政府剷除異己。可說是政治人物夢寐以求的好幫手。

米爾頓金斯堡 1973 年電影《華盛頓狼人》(The Werewolf of Washington) 劇照。

關於作者

恐怖片的雜食動物,喜歡享用熱騰騰的新作,以及滋味妙不可言的冷門拼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