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奧斯卡13項提名大贏家:《水底情深》,緻美動人的異色童話

Wei

「我本來是打算拿這個(得獎感言小抄)來擤鼻涕的。」墨西哥導演吉勒摩戴托羅(Guillermo del Toro)站在舞台上幽默地說。他在第75屆金球獎獲頒最佳導演獎時,發表了一段真誠動人的致詞,表達自己從小就對「怪物」有著深刻的寄託,牠們曾使他獲得拯救與饒恕,怪物是人們美好缺陷的守護神,對於破敗與生命皆能予以包容,而如今,吉勒摩忠於創造帶有恐怖元素的奇異故事已有25個年頭。

這位極具個人風格的導演,最為人熟知的作品有自編自導的《鬼童院》、《地獄怪客》、《羊男的迷宮》、《環太平洋》和《腥紅山莊》等等。喜歡奇幻驚悚的異色童話故事者,自然會被吉勒摩創作出的獨特世界給俘虜,所以《水底情深》的首波預告一釋出,就被大量關注與討論,直到今年,台灣檔期將在情人節2/14上映,不過隨著聲勢看漲,許多影院自2/2已有限量場次讓影迷先睹為快。

《水底情深》(The Shape of Water)的故事設定於1963年的冷戰時期,Elisa是一名在政府秘密機構擔任清潔工的啞巴女性,過著千篇一律的單調生活,只有鄰居Giles與同事Zelda是她的朋友。一日,一個神祕的兩棲人形生物被送進實驗室,Elisa情不自禁地向他靠近,也逐漸發現這個實驗背後的陰謀,更使自己深陷危險之中。

介紹這部電影時,最直接、能吸人眼球的形容免不了會用上「魔幻愛情童話」等諸如此類的辭彙,讓人感到好奇、也不會卻步。不過《水底情深》光是英文片名「The Shape of Water」就透露這個故事的不簡單,導演認為「愛」就跟水一樣,形狀能隨著容器改變,具有宇宙間最強大的包容力量,在電影中,愛跨越了性別、物種,觀眾一開始會注意這些角色的「不完美」,到了後來,我們根本完全忘記了這些標籤。

《水底情深》的另一個深刻命題是「孤獨」,Elisa會深受這個兩棲生物吸引,是因為她明白無法融入人群的寂寞,而被孤立與排斥的共通點,成為他們之間獨有的語言,在沒有聲音的傳遞之下靜靜流動。談戀愛很容易訴說,不過更令人喜愛這個故事的原因,是它並不避諱談「情慾」,即使有著精彩的視覺和配樂塑造這個詭異迷人的世界,卻不會喧賓奪主將故事深度給淺化,愛與慾望的體現依然懾人。

演員表現方面,我最欣賞莎莉霍金斯透過眼神和肢體,就將女主角的悲歡詮釋地讓人隨之心碎、心動,而因本片入圍奧斯卡最佳男配角的李察傑金斯,亦將與女主角之間的友誼、理解和自身的落寞處境拿捏精準,表演火候收服了我。相較之下,麥克夏儂的反派與奧塔薇亞史班森的配襯都是預期之中的常規演出(不過奧斯卡真的好愛奧塔薇亞)。

最後附帶一提一則插曲,今年一月時Global News有一名記者發表了一篇標題為「吉勒摩戴托羅的金球獎得獎作品《水底情深》被控抄襲他人劇情」的文章,並附上網友整理《水底情深》和宣稱被抄襲的荷蘭學生製作短片《The Space Between Us》比較圖,兩部影片都有著政府機構女清潔工和神秘人魚形生物之間的戀情,畫面風格也有類似的水底景緻。

不過該篇報導立即被國外許多網友指控不實,因為吉勒摩去年就澄清過《水底情深》的劇本早在荷蘭短片問世之前就開始動工,且是根據共同編劇Daniel Kraus的小說而成,所幸這番在獎季掀起的虛驚風波,目前得以安然平息。

關於作者

唸法律但不務正業,藉由電影逃避與面對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