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窒息》(Suspiria) 最高濃度的暴力美學 心驚肉跳的舞蹈獻祭

圓點點

2018 年出品的《窒息》(Suspiria)是根據 1977 年義大利導演達利歐阿基多恐怖名作《坐立不安》改編,由《以你的名字呼喚我》盧卡格達戈尼諾 (Luca Guadagnino) 執導,達珂塔強生 (Dakota Johnson)、克蘿伊摩蕾茲 (Chloë Grace Moretz)、蒂妲史雲頓 (Tilda Swinton) 主演。

《窒息》劇照

《窒息》。

《窒息》(Suspiria) 劇情簡介

《窒息》描述美國女孩蘇西 (Suzy) 錄取柏林的瑪柯斯舞蹈學院,不僅舞藝超群,還毛遂自薦擔任公演的主角。在白夫人的拔擢下,蘇西看似前程似錦,然而學員接連莫名失蹤,蘇西也噩夢連連。突然登門造訪的精神科醫生,欲探詢前學員派翠西亞的下落,蘇西與好友莎拉這才懷疑起舞蹈學院不為人知的秘辛。

《窒息》劇照

「格雷女」達珂塔強生一掃先前情慾電影的單調表現,在本片不管是簡單的跳躍、宛若蛇在地上匍匐演出,都顯現出她苦練多時的成果,讓觀眾為她的肢體、呼吸、體內的能量,甚至散發情慾誘惑的味道給震懾。

為了成就藝術,你願意犧牲到什麼地步呢?電影揭開成就精湛舞蹈背後的代價,當舞蹈成為邪教的獻祭儀式,試鏡入選禍福相依,萬中選一的主角其實是踏入險境而不自知,知曉真相的學員被當作精神疾患或是反動份子,必定遭受慘無人道的折磨。一場蘇西跳舞的戲,計畫逃離學院卻莫名走進地下排練室的歐嘉,隨著蘇西的舞步而難逃神祕力量的攻擊,自行扭轉骨折、全身瘀傷又失禁,最後竟像豬肉般被抬出,堪稱全片毛骨悚然的場面之一。

無法解構的電影

《窒息》劇照

片長兩個半小時,比起 1977 年的版本足足多了一小時,用詭異的竊竊私語、老師群的秘密集會帶出邪教成員的派系之爭,以虛幻迷離的夢境與俐落的剪輯手法、有意識的鏡頭速移,再加上大衛林區般讓人虛實難辨的混沌氛圍,讓本片成為無法輕易解構的恐怖片。

筆者必須老實說,如果抱著想要釐清故事背景、秘密宗教在搞甚麼的破解心態來看本片,很容易弄得燒腦煩躁,不如單純體會畫面色調、用心卻不故弄玄虛的配樂,以及蒂妲史雲頓跨越性別與人鬼、一人分飾三角的極致演出。

遍地開花的邪教

《窒息》劇照

本片分為六幕,內容支線繁雜,雖然是以派翠西亞的妄想開場、蘇西的蛻變為主軸,但穿插 1977 年德意志之秋,左翼恐怖份子紅軍派興起的城市炸彈客為背景,層出不窮的抗議與爆炸、劫機者要求釋放紅軍派成員的新聞,讓片子瀰漫一股不祥。然而故事不僅止於此,蘇西幼時過著阿米許人拒絕現代化的生活、精神科醫生心繫二戰時被抓去集中營的妻子,每條支線都指向極端信仰的狂熱所造成的傷害。

電影讓人省思極端團體超越時空一再出現的詭異循環。不管是納粹、信奉三位母親的舞蹈學院,表面帶著部分群眾走向美好,實則內部雜音不斷,更極端的就是不把人當人,把犧牲合理化,或是將血腥暴力視為理所當然,令處在當代的我們,聽聞相關事件仍會寒毛直豎。

極致暴力美學的佳片

整體而言,片子製作精良,看得出導演在形式與內容的用心,不僅呈現舞蹈的力道之美,片尾由先前寒冷的色調轉為全紅,讓銀幕如同一道潑滿紅漆的牆,再加上血柱四射的爆頭畫面,把暴力美學的濃度調到最高點。而電影選角恰當,即便是配角的米亞高絲或克蘿伊摩蕾茲,都把人像魁儡的瘋狂、失神、受到催眠而行屍走肉的模樣演到讓人不忍直視。當然達珂塔強森才是重點,導演捕捉到她清純卻誘人,彷彿融合智慧與戰鬥形象的雅典娜女神,更厲害的是其揭開真實面貌的淡定、剷除異己的大快人心。

關於作者

以嗑電影、寫文章、談生活為職志的影癡,用文字點亮電影是我的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