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經典科幻恐怖片《變蠅人》The Fly (7):《變蠅人 2》蒼蠅版的「美女與野獸」

人狼屋

1986 年的《變蠅人》(The Fly) 以主角賽斯布朗德被射殺的悲慘結局收尾。布朗德的遺腹子為故事留下了未完的懸念,但導演大衛柯能堡 (David Cronenberg) 顯然對這個伏筆興致缺缺。此刻,他正閱讀提姆魯卡斯 (Tim Lucas) 寄來的續集草案,而且對他的點子很感興趣。

導演大衛柯能堡。

 

前情提要:【專題】經典科幻恐怖片《變蠅人》The Fly ( 6 ):「新肉體萬歲!」

《變蠅人2》怎麼演?誰來導?

在魯卡斯的故事裡,賽斯雖然失去肉體,但他的意識不知為何保留在傳輸器的電腦內。當傳輸器的贊助者打算利用他打造超級電腦時,塞斯與女友維洛妮卡取得聯繫,並在她的協助下恢復人形。人類意識數位化的題材,在《變蠅人》之後的電影屢見不鮮,不過對當時福斯公司的高層來說,他們只看見「變蠅人的詛咒」的借屍還魂,彷彿這個重生的系列電影將再次駛向不歸路。

魯卡斯的劇本被打回票後,柯能堡也退出續集的製作計畫。打造《鬼玩人》系列的山姆雷米 (Sam Rami) 曾一度名列續集的導演人選,但他狂放不羈的敘事風格,與電影公司要求的穩健路線並不對盤。最後製片找上了變蠅人的設計者:克里斯瓦拉斯 (Chris Walas)。

里斯瓦拉斯。

瓦拉斯雀屏中選的關鍵,在於柯能堡對他的認同及肯定。柯能堡的創意雖然匠心獨具,但能駕馭他的設計理念,並將它忠實還原的藝術工作者屈指可數,加上他很難具體描述自己的想法,因此與他達成共識的過程極為耗時耗力,就連特效化妝大師里克貝克 (Rick Baker) 也曾略有微詞。

相較起來,瓦拉斯與柯能堡在創作理念上的一拍即合,可說相當罕見 (五年後兩人在《裸體午餐》(Naked Lunch) 再次合作)。假如瓦拉斯能在大螢幕上重現柯能堡的怪誕美學,自然是一樁美事。

然而,即使瓦拉斯盡職地統一兩集的視覺風格,他卻無法像柯能堡掌握劇本的絕對主導權,也因此延伸出不少怪現象。舉例來說,他嫌米克蓋瑞斯 (Mick Garris) 的原始劇本「太像家庭電影」,但在多次加筆及潤飾後,最後的定稿反而變本加厲地往青少年路線靠攏,只因這是當時流行的題材。

關於作者

恐怖片的雜食動物,喜歡享用熱騰騰的新作,以及滋味妙不可言的冷門拼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