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杏仁與海馬》:努力輕盈卻依然沉重的劇情片

圓點點

2022 年出品的劇情片《杏仁與海馬》,塞林瓊斯與湯姆史登導演,前者親自飾演其中一位要角,與「胖艾美」瑞貝爾威爾森、坎城影后夏綠蒂甘絲柏格聯合演出。

「杏仁」與「海馬」是人類大腦掌管情緒和記憶部位的綽號。故事圍繞著兩對各自面對記憶流失的伴侶:考古學家莎拉跟丈夫喬的感情如膠似漆,然而喬因為腫瘤開刀傷及腦部,說過的話往往不出幾分鐘就忘記,讓莎拉心力交瘁。另一方面,室內設計師東妮為照顧十五年前車禍的伴侶葛雯,不惜放棄工作,如今卻不得不讓葛雯住進療養院。

當莎拉和東妮在療養院相遇,安慰彼此並發展出超乎預期的情感,他們要如何面對各自的伴侶,並找回人生的目標呢?

 

《杏仁與海馬》成「胖艾美」新挑戰

演慣喜劇片的胖艾美,近期瘦身有成,也出櫃覓得良緣,在《杏仁與海馬》則收起一貫的搞笑,難得演出劇情片。看她認真拼湊骨頭完成考古任務,回到家則面對記憶流失的丈夫,有苦無處宣洩,著實令人同情。

老實說,《杏仁與海馬》的選角組合令人出戲,胖艾美跟夏綠蒂甘絲柏格的組合實在不搭,尤其她們突然意亂情迷接吻,雖然拍得浪漫,胖艾美也演得認真,卻有種說不出的怪,讓人搞不清片子的調性,不知道要笑還是要感動。

 

努力輕盈卻依然沉重

講到失憶的電影,《我的失憶女友》、《腦海中的橡皮擦》都是經典。本片試圖以輕盈的方式探討愛、記憶與時間的關係,但笑點跟淚點都不明顯,鬱悶沉重始終揮之不去。

沒有記憶的伴侶,還是原先那個人嗎?當大腦損傷到不可逆的程度,甚至會退化到忘了自己是誰,一般的醫院無法長期協助,照顧的重責大任就落在伴侶身上。莎拉依照醫生建議,錄下每日給丈夫的指示,設鬧鐘提醒他要吃藥。她一出門,丈夫記得喝水卻忘記吃藥,去拿筆又忘記剛才接了電話,對著話筒另一頭的女人生氣,揭露記憶流失的人獨立的困難與突如其來的失控。

莎拉和東妮日復一日和伴侶說明對方記憶流失的緣由,不僅要承受愛人的喜怒無常,心靈上的無助與受困不足為外人道,而流失的時間更讓他們喪失希望與未來感。即便法莫醫生給病人和家屬協助,除了讓病人住院,也沒什麼具體作為讓主角群有所改變,給人一種勉強過活的感覺。

葛雯和喬的記憶流失,錯過許多至關重要的人生階段,葛雯記不得母親離世便是其一。雖然他們的處境令人同情,可是某種程度讓人羨慕,因為他們無法沈浸在哀傷太久,每一天都是新的一天。

若是《杏仁與海馬》故事更多篇幅描繪莎拉和東妮的人生新篇章更好,可惜我們只看到東妮把葛雯送走,狂歡一陣又回歸埋怨,想放下又做不到。倒是莎拉和東妮一夜溫存後說的話,頗令人玩味。莎拉講著想到自己跟喬上床好像跟陌生人一樣,讓人驚覺熟悉與陌生宛若身體跟影子般互相依存,盡顯愛的矛盾。

 

《杏仁與海馬》片中音樂的療癒力量

《杏仁與海馬》改編自舞台劇,不少鏡頭挺有劇場感。整體來說,故事性不強,不過情感糾結描繪深刻,並從中反思愛的考驗與延續。如果說人活著是為了說故事,莎拉和東妮顯然對伴侶說了無數次,卻在伴侶的遺忘中悵然若失,痛心於愛人的時間凍結,自己卻年華老去、遭人挖苦,人生進退兩難。

愛有很多張臉,不會只有青春正盛,也有皺紋頻出、膠原蛋白流失的時候。你不會在故事中找到「明天會更好」的心靈雞湯,女女的情感線點到為止,充其量是暫時的慰藉,不過結尾則用另一種方式呈現愛的延續。

值得一提,音樂讓《杏仁與海馬》大大加分,悠揚的大提琴聲撫慰人心,化解愛的糾結與遺忘而生的痛苦,讓那些風風雨雨化為音符,搭成一座座連結伴侶的牆。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3 TNL Mediage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