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禁播傳奇《發條橘子》暴力吞噬,只剩一顆顆腐爛的橘子

電影虎蘭花

Queer as a clockwork orange。

「發條橘子」源自於英國俚語,意思就像橘子栓上發條一樣奇怪。

是的,《發條橘子》從片頭就沒在掩飾。正紅色填滿全螢幕與藍色交錯,畫面一轉,右眼黏貼下睫毛的男子,正用下三白的眼神(但有點可愛)死盯著你──還是帶有惡意的那種。

▲就算被盯得發毛,亞歷克斯就是讓人無法移開視線

這部禁片要說「暴力」,並不敵線上随便一部動作電影;要說「情色」,社會版新聞都描述得更為怵目驚心,然而《發條橘子》像是把所有負面教材──從家庭乃至政府──都收進電影,以亞歷克斯為中心,自私利誘虛榮假象,人性變質逢場作戲,彼此勾引相扣卻不淪為低俗做作,時而幽默風雅,時而勾心鬥角,兩者互相拉扯平衡在一線鋼索,影眾堅守的道德也隨之搖擺不定。

  《發條橘子》改編自同名小說,為史丹利.庫柏力克執導的傳奇代表作,由麥坎.邁道爾精湛詮飾作惡多端又一表人才的亞歷克斯,鉅細彌遺劃分三階段轉變:無惡不作的罪犯,經歷恐懼、壓抑成為「好人」,最後從「痊癒」得到解脫。

以下涉及劇透,不怕的就來吧!

▲前衛造型與繽紛色調,空間掛滿赤裸掛畫,帶有瘋狂、慾望的暗示

誰在乎加害人或受害者-Ludovico療法

Ludovico是一種「厭惡療法」,將特定行為與特定生理反應做聯結,使其產生對應的懲罰感受。療法的確奏效,亞歷克斯從此「轉正」了嗎?不,他只是想吐而已。

撇開「罪犯是否適用人道權益」這個適合辯論賽主題卻得不到結果的議題,內政部長大力推行療法,亞歷山大檢舉剝奪人權,其實誰真的在乎亞歷克斯?連叛徒混混都能當上警察,誰真的關心社會治安,或是受害者的將來。

「亞歷克斯」只是爭奪政權的手段,橘子如何腐壞都無妨,外表看似鮮嫩多汁就好,Ludovico療法究竟是消除一個惡人,還是增加一名受害者?

▲亞歷克斯即興哼唱《萬花嬉春》主題曲──「Singing in the Rain」

反過來說,亞歷克斯又在乎過誰呢?從三個伙伴到疼愛自己的神父,他只關心今晚有什麼樂子。自殺未逐後的重生,刻意強調自己「完全痊癒」,因為遵循本性──也就是惡性──才是做自己。

  所以哪裡出問題了,或是說,還有哪裡沒出問題?

▲「停下來!拜託,我求你們!」──《發條橘子》最著名的片段

關於作者

看完電影,滿腹心情總想分享, 盯著鍵盤,只摸不打覺得手癢, 所以決定種一朵花, 能夠散播唬爛心得的「虎蘭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