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恐怖系列 : 尖叫女王的殺人魔戰記 (一)《月光光心慌慌》與新傳說的誕生

人狼屋

第一眼見到潔美李寇蒂斯 (Jamie Lee Curtis) 時,你很難把她與電影殺人魔的受害者做出聯想:寇蒂斯的眼神凌厲,冷靜中帶有自信,且嗓音略微低沈,給人沈穩的安心感,這使她與演員對戲時,看起來並不像待宰的羔羊,反倒像守護羊隻的牧羊犬;而她散發中性氣質的五官與高大的身材,令人想起在「異形」大顯身手的雪歌妮薇佛 (Sigourney Weaver)。

你幾乎忍不住想像,假使寇蒂斯代替母親珍妮李 (Janet Leigh) 演出《驚魂記》(Psycho) 的浴室刺殺戲,她說不定會狠踢殺人魔一腳後,逃出貝茲旅館。

左:潔美李寇蒂斯 / 右:珍妮李。

左:潔美李寇蒂斯 / 右:珍妮李。

有趣的是,寇蒂斯之所以能飾演《月光光心慌慌》(Halloween, 1978) 的女主角洛莉 (Laurie),正是因為製片黛柏拉希爾 (Debra Hill) 想借用珍妮李的名氣,拉抬這部缺乏大牌演員的低成本恐怖片。

潔美李寇蒂斯。

希爾的決定讓寇蒂斯在處女作陰錯陽差的繼承母親的戲路,但兩人詮釋的受害者形象卻大不相同,也奠定殺人魔電影的女性角色轉型的分水嶺。

 

誰說受害者只能膽小受怕?

《月光光心慌慌》的洛莉只是普通的小鎮女性,她的個性頑固且不拘小節,與人群保持距離,對生活瑣事興趣缺缺,面對未知事物顯得理性(例如:不畏凶宅的傳聞),但在生死關頭仍有驚慌失措的一面。

她與殺人魔沒有瓜葛,也沒有讓男主角魯米斯 (Loomis) 必須捨命保護的特點,她遭遇的危機與轉機,都只是偶然的結果。這種平凡的角色設定不但令普羅大眾有所共鳴,與過去刻板形象的反差更替電影增加不少新鮮感。

寇蒂斯在《月光光心慌慌》成功地證明:她不必將受害者詮釋的惹人憐惜,也能讓觀眾為了她的安危緊張不已。

 

洛莉與麥克四十年的恩怨仇恨

洛莉這種看似平常,卻有不凡之處的角色,與導演約翰卡本特 (John Carpenter) 試圖營造的日常恐懼,以及殺人魔麥克邁爾斯 (Michael Myers) 的凡人氣質幾乎一拍即合。

關於作者

恐怖片的雜食動物,喜歡享用熱騰騰的新作,以及滋味妙不可言的冷門拼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