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那些恐怖電影教我們的事 :「塊陶阿!終極戰士來襲,我要活下去」篇 - 電影神搜 【專題】那些恐怖電影教我們的事 : 終極戰士 來襲 ! 塊陶阿 我要活下去 !

【專題】那些恐怖電影教我們的事 :「塊陶阿!終極戰士來襲,我要活下去」篇

【 專題 】 那些恐怖電影教我們的事 :「 塊陶阿 ! 終極戰士 來襲 我要活下去 」篇

地球諸君,當各位眺望星空時,是不是曾經好奇過銀河的另一端,有沒有其他生物正注視著我們?答案當然是有,而且牠們時常自助旅行來到地球辦派對──獵殺派對。《 終極戰士 》(Predator) 裡的外星獵人種族「Yautja」似乎對地球情有獨鍾,當然牠們不是來買買土產就回家,牠們熱衷狩獵活動,而且期待把你的頭顱帶回家──如果你的戰鬥力爆表的話。也許終極戰士對阿諾或是史特龍來說,是個不錯的健身挑戰,但對我們這些手無縛雞之力的宅宅來說,除了大喊「 塊陶阿 ! 我要活下去 !」之外,我們更需要一套逃避終極戰士的法則。

據說終極戰士即將在 9 月 14 日來到地球,希望以下我們椎心嘔血為您整理的幾條求生守則,屆時可以派上用場:

《 終極戰士 : 掠奪者 》將於 9 月 14 日在台上映。

 

知己知彼!了解《 終極戰士 》的習性先:

  • 使用光學迷彩隱形

需要近距離拍攝動植物的國家地理頻道團隊、以及熱愛《Oh!透明人間》漫畫的讀者願意用大把美金買下的能力,想想如果能夠透明,在澡堂偷窺似乎也不是太困難的事。

終極戰士 能夠使用 光學迷彩 隱形。
猜猜我在哪?
  • 錄下獵物的聲音

終極戰士喜歡錄下獵物的聲音作為跟蹤與識別之用。但更糟糕的用途,是把這些聲音拿來誘敵:所以當你被終極戰士抓住以後,別再慘叫了,這些慘叫在你死了以後還會被拿來重播 N 次,多丟人啊。

  • 強韌的肉體能力與跳躍力

牠們的近身格鬥能力很強,這有賴於牠們全身的肌肉怪力,可以單手把人類大漢舉得高高的;另一方面,這種力量也讓牠們擁有超強的跳躍力,可以自由上下樹枝頂端。

  • 近戰遠戰兩相宜

牠們身上通常裝備應付不同距離敵人的各式冷熱武器,像是長槍、手刃、飛鏢、還有惡名昭彰的雷射肩砲。

 終極戰士 身上有不同武器,用來對付不同的敵人。
其實可以不用大家都瞄準我 (看看後面)。
  • 萬能面具

透過面具,牠們能夠以熱感應模式或紅外線模式在各種時間帶繼續獵捕獵物,還具有望遠與自動錄影能力,可說是高科技產物。不過脫下面具之後,牠們識別獵物的能力也大幅下降了……

 終極戰士 面具下的樣貌,令 阿諾 都忍不住罵髒話。
脫下面具以後會被阿諾罵髒話哩。
  • 運動家精神

終極戰士們對於認可的獵物,會用公平公正的方式進行戰鬥,牠們會評估對手的剩餘能力來決定自己應戰的裝備,不會勝之不武。

  • 不服輸

雖然終極戰士們很有運動家精神,但這不代表運動輸了之後牠們不會氣噗噗:牠們會啟動手環上的自爆裝置,然後啟動哈哈笑模式,在令人毛骨悚然的哈哈笑聲中等待蕈狀雲升起的瞬間。這樣還能說牠們有運動家精神嗎?我也不太了解。

輸給敵人的 終極戰士 ,會啟動自爆裝置。
輸了以後自行清理戰場,真有公德心。

 

面對外星威脅,如何絕地求生?

許多犧牲者付出了他們的生命與尖叫之後,為我們收集了以上終極戰士的各種習性。接下來我們來看看,當你非自願地成為終極戰士光榮的獵物時,該如何求生?

1. 跑、跑、跑

真是有點丟臉,原來求生的第一法則就是「跑」嗎?當然,面對戰鬥力滿點的終極戰士,逃跑絕對是第一選項。但是這並不代表你只要轉身、然後讓雙腳開始動作就行,逃跑還是需要一點技術的。

由於終極戰士是一種任性的生物,牠有決定誰是獵物的權力。因此,你不但要逃跑,還要跑得像個魯蛇,讓牠覺得你一點都沒狩獵的價值:首先把你身上的所有武器全部丟掉──注意,包含電子設備也最好拋棄,終極戰士的面具能夠接收各式無線訊號,你可不希望終極戰士因為你正在 IG 打卡而抓到你吧。

一堆電子產品的《回到未來》馬蒂麥佛萊,可能會被「 終極戰士 」作掉吧?
馬蒂應該會被終極戰士秒殺。

跑吧,像隻膽小雞一樣逃跑吧,所有會讓馬蒂麥佛萊 (Marty Mcfly) 生氣的事全都去做吧!但是這可不代表你能脫離危險。像是「壞份子終極戰士」(Bad Blood Predator) 就以沒有運動家精神著稱:畢竟這種終極戰士就是因為破壞所有種族規範才會被稱為壞份子的。另外像是殺性大起的「孤狼終極戰士」(Wolf Predator),也不會考慮公平對待獵物這件事。

壞份子 : 壞血終極戰士 喜歡將人頭骨掛在身上。
非常喜歡把戰利品直接掛在身上的壞份子。

所以不只是逃跑而已,畢竟你的速度比不上有 2,000 匹馬力的怪力外星人,在你卸除全身武裝之後,最好把自己浸在泥巴堆裡──說服自己在做死海泥漿護膚吧──把全身都均勻地塗上泥巴,這樣能讓你在終極戰士的熱感應畫面上消失──阿諾就是這樣成功的。當然,如果沒有泥巴,趕快拿光劍剖開咚咚獸的肚子,然後把自己塞進去也是可以的──路克就是這樣活下來的。

《 星際大戰 》中的 咚咚獸 。
咚咚獸──你最好的坐騎與棉被。

2. 化敵為友

如果你沒有任何逃離的手段,那麼只好考慮這個危險的方法:想辦法跟你的敵人變成好朋友。2004 年的《異形戰場》(Alien Vs. Predator) 裡,女主角阿蕾莎伍茲 (Alexa Woods) 成功過一次,她在劇末時與「刀疤終極戰士」(Scar Predator) 一起戰鬥,這種戰友的關係讓刀疤願意把阿蕾莎救出異形的巢穴,在這裡我們見證到了跨物種的真摯友情。

《 異形戰場 》女主角 與 刀疤終極戰士 並肩作戰。

問題阿蕾莎到底做對了什麼,才讓終極戰士承認她也是位夠資格的戰士呢?很不幸地,《異形戰場》裡沒有給我們什麼有用的線索。電影裡設定阿蕾莎是無氧氣筒狀況下攀登聖母峰最年輕的女性,這似乎為她身為環保鬥士的身分多增加了一絲絲戰鬥力,但是很明顯地,當你看到她時,你不會聯想到戰士這個詞。

《 異形戰場 》中刀疤終極戰士的頭盔......
刀疤,話說幹嘛在自己的頭盔上亂畫呢……

最終,似乎是阿蕾莎把刀疤的槍還給了牠──按照阿蕾莎的說法,他們把獄卒終極戰士的槍拿走了,才讓囚犯異形為所欲為──然後刀疤就突然覺得這個人類獵物變成人類小夥伴了。這種詭異的劇情處理,更有趣的是,在先前就已經有角色吐槽過了:

被獵殺的動物才不會幫獵人裝武器咧!

當然你會說,阿蕾莎還在刀疤面前親手殺了一隻異形,但很明顯的那是運氣好,而戰力高強的獵人應該分得出來。

《 異形戰場 》的 阿蕾莎 在 刀疤終極戰士 前意外的殺掉一隻 異形 。

所以結論,化敵為友這件事還是很看運氣的,當然也得考慮到導演一廂情願的便宜行事狀況,我們還是不要嘗試這種方法比較好──除非你是丹尼葛洛佛 (Danny Glover),別忘了他在《終極戰士2》(Predator 2) 裡可是真的把終極戰士打得很慘:用獵槍轟牠、砍斷牠的手、最後還裝死然後一記黑虎偷心,這才叫有資格化敵為友 (不過對方也沒命跟你做朋友了)。

不要小看 DEA 探員 :《 終極戰士2 》經典片段

3. 戰鬥

好吧,最大的攻擊就是最好的防禦。無法用 9 秒跑百米的你、無法用友情感化的牠、你們之間只剩下廝殺這條血路了。但是除卻你是超級英雄的狀況──如果你是超英雄請先通知我──還是有人類可能致勝的方式,現在讓我們來介紹一下。

不要依賴任何飛行道具或是遠程武器:一來終極戰士的運動神經比我們好、二來我們也不是百步穿楊的鷹眼、三來更糟的是如果你隨身攜帶手槍或鏈砲,可能在遇上終極戰士前就被依槍砲彈藥管制條例拘捕了。所以最好的還是冷兵器,球棒、鐵鎚、扳手或是高爾夫球棒……想想你被警察詢問時,你還可以說:

身為一位專業的水電工……

這句名電影台詞。

好的,你有武器了,接下來是很重要的步驟:把你的上衣脫掉,然後發出你充滿睪酮素的男性怒吼叫聲:不知道為什麼,也許終極戰士非常崇尚男子氣魄,牠們對赤裸上身然後像隻野獸一樣嚎叫的男性非常著迷,著迷到願意放下所有武器然後肉身相搏的地步。

別忘了我們的 比利大叔 :

他丟下了裝備與長槍、脫下背心、雙眼圓睜、還拿長刀在胸口畫出一道長長的血痕、站在獨木橋上就像他娘親的張飛一樣──許多人忘記了,三國演義改編作品那麼多,但這一幕事實上是史上最佳改編《張翼德喝斷長坂橋》的橋段──而比利的下場呢?我們不知道,但我們知道電影沒有拍出他的下場,也許他還活著,也許他還把長刀成功地捅進了終極戰士身體內。不管如何,比利的下場總比那些眼睜睜看著自己被殺卻無法可使的傢伙們好太多了。

別忘了在 2010 年的《終極戰士團》(Predators) 裡也有類似的情節:日本黑道靜靜地脫下衣服,拔出武士刀,接下來發生什麼事?終極戰士從樹梢給他一槍?錯錯錯,牠解除了隱形,伸出手甲上的利刃,跟黑道來場轉圈圈的刀劍對決。

事實上這是你唯一戰勝終極戰士的機會,只要你露出你自豪的胸肌──我們還不確定女性是不是也能用這招──用手上的武器暗示牠要來場刀刀到肉的決鬥,然後看來終極戰士就會放棄牠所有遠程攻擊手段、以及那些偷偷摸摸的暗殺方式,現出真身跟你一對一較量。

看看《終極戰士團》教導我們的:這位看起來似乎不是劍道名家的日本流氓,也能成功地宰了一隻終極戰士,多威啊。

 

拜託 ! 我要活下去 ──

希望各位已經學到了如何面對終極戰士了,你可以在 9 月 14 日上映的《終極戰士:掠奪者》(The Predator) 預告裡,看到幾乎每個人類主角都用子彈招呼終極戰士,現在你知道他們都在幹些蠢事:脫掉上衣、拿起你的武士刀……或是趕快躲到泥巴裡……

面對終極戰士,你沒有其他更好的選擇了。

 

延伸閱讀:

 

Tags:

  •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